254.


同小樂告白…
同小樂告白…
同樂宜告白…
邦文…佢打算同樂宜告白…

「…」



『小蔚妳無乜野想講?知道呢件事之後…』

「點會…有野講…」

反正,樂宜佢一定唔會應承…唔會…

『哦…咁呀...』邦淫點點頭『咁聽日見啦。』

「拜…拜…」



『啊…點解唔係「一定唔會見!」既…哈哈』

do,我收左佢線。

我望住食更飯既兩個女仔…
反正…樂宜唔會答應既,以我認識既樂宜…

但點解…我個心…會有少少痛…

刺痛。



「食完野休息一陣就要沖涼啦…小芋有無岩著既衫?」我問小芋

『啊…依層呢…』小芋搖搖頭『無!』

「係啊…雖然我d衫唔岩著…不過都夠大…小芋妳可以套落去當連身裙既…」

『姐姐既衫!』小芋雙眼發光『呢個年代既衫!我想試好耐啦!』

為左盡天使姐姐既本責,我決定同小芋一齊沖涼…

但當然仲有其他原因,一,可以從中知道時光機係乜野樣…
二,就係同小芋一齊個陣,唔知點解煩躁既心可以平靜落黎…

樂宜…



調查完小芋個套浮誇衫褲,無發現到任何類似時光機既存在,
無頸鏈,無錶,連銀包呀,身份證明個d都無...

我開始懷疑,唔通個副黑超就係時光機?
又或者…佢收埋左係第二到?

「小芋妳之前係住係邊到嫁?唔會…露宿街頭掛?」幫小芋沖身個陣,我嘗試問

『呢個係秘密!』小芋講『哈哈哈,好癢呀姐姐!』

秘密…睇黎小芋始終對我有戒心…

「咁…」我決定…照直問「姐姐其實想知道時光機係乜野樣…話哂都係未來產物喎…」



『係啊…』小芋另轉身凝視住我,用佢幼嫩…即將發育既身軀面對住我。

「小芋…?」

『其實就係呢到啊。』小芋用雙手捉住我無拎住花灑既左手…放係佢心口到…

「心…?」

『無錯…心。』小芋講『時光器就係心到,所以…無人可以搶走…或者破壞佢。』

搶唔走...又破壞唔到...咁...咁芷螢咪即係...
唔得…一定仲有其他辦法…
 
「係心…到…呀...我仲以為一定係更實質既物體TIM...」



『早期既時光機先係咁!』小芋講,唔通...小芋係黎自比芷螢更遠既未來?

「咁…咁使用方法呢?」

『依個呀…』小芋笑一笑『家蔚姐姐,有無乜野遺憾呀?』

「遺…遺憾?點解會講到呢層既…」

『我記得呢…佢地送我黎個陣…』小芋合埋眼,努力回想
『就係要我邊掂住心口,邊諗一件好遺憾既事情。』

「咁…即係…」

『我曾經呢,唔小心打爛左媽媽一個好鍾意既花樽,
所以個陣我就係到諗,如果可以返到過去,我一定唔會整爛佢姐…然後…』



「然後…」

『我就黎到呢到。』小芋講『遺憾…就係回到過去既原動力。』

知道時光機啟動方法之後,感覺雖然唔係突然震撼...
但係感覺,好奇妙。

『姐姐未答我喎,姐姐既遺憾。』

「我既遺憾啊…」

老實講…好微妙…
但第一個諗到既係…

「返去我媽媽未過身既時候…好好孝順佢…話比佢知我而家過得好好。」我答

『係啊…而唔係想改變一件事?』小芋問

「改變事…?」我搖搖頭「無…應該…無。」掛?

『咁姐姐就用唔到時光機啦。』小芋講

「竟然…」

『因為姐姐已經係一個幸福既人嘛!』

*

「咁今晚…小芋不如同我訓?」我提議…

如果我仲同芷螢一齊訓,一定會好令小芋懷疑…

『我訓廳可以嫁啦!』小芋著住我件長袖衫 (果然變左連身裙) 拍拍梳化講

「下…但妳咁細個…」

『小芋我一早已經習慣左!仲有...』小芋指住芷螢『訓廳先可以防止佢逃走!』

『下...』芷螢反應

「咁呀…唯有咁。」

結果,我訓返原本房,芷螢就訓原本堂姐訓個間房,小芋訓廳…

因為小芋既出現,關於個晚芷螢點解打比阿彥既事,

唯有之後再問清楚。
 
第二朝,我好早就起身打比樂宜同佢講生日快樂…

『多謝!』樂宜回應

「嗯…」我好想…早一步話比樂宜聽,邦淫想同佢告白呢件事…

之後…就問佢…會點答…呃…

「咁一陣見啦…係冰瑤間別墅到…」但我…講唔出口…

『嗯。』

因為kevin間別墅好多野玩 (就係上次比人綁架),
所以咁早起身係為左早d去個度玩成日。

阿彥屋企因為離別墅好近,所以我就叫佢自己去…

但臨出門口個陣,先發現原來有個好重要既問題忽略左。

『妳地想去邊呀。』攬住隻熊公仔睡醒既小芋問。

隻熊仔原本係堂姐既,佢去英國之前留左係到。

「啊…」我望住芷螢,佢又望住我「去生日派對。」唯有照直講

但小芋佢…會唔會唔比芷螢去呢…如果係…應該點做好…

『生日派對!』小芋雙眼發光『我可唔可以一齊去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