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家蔚…』係別墅既其中一間房,芷螢擔心咁望住我

「唔洗用咁既神情望住我喎,我無事呀…」我同芷螢講

『但係…』

「再嘈就會整醒佢嫁啦…」我指住隔離床既小芋。



倒數之前小芋已經一臉疲態,倒數完直接要我背住佢返房訓。

「訓啦…」我同芷螢講

『唔…』

本來以為咁就應付完…但係…

『係咪有人拍門?』一訓低無耐芷螢就問…



「應該係…」我爬落床…行去開門…

拍門既人係阿kay…

『girl talk!』阿kay細細聲講,不過語氣就好重

「下…但係…」

『行啦!』阿kay側一側個頭望住房入面既芷螢『芷螢,跟埋黎!』



『哦…哦!』芷螢一聽到都爬落床…

呢個時候既girl talk…唔通…

入到去另一間房,冰瑤,”紫晴”,仲有樂宜都係到…
佢地三個而家坐係床上面…感覺就好似…

『而家就好似宿營咁,不過多左芷螢!』阿kay講左我諗既野…

冰瑤同樂宜都和應,”紫晴”除外。

『所以…咁夜召集所有人既原因,登登登凳!』阿kay雙手擺出一個隆重登場既姿勢『樂宜!』

果然係…



『太誇張啦掛!』樂宜笑住講

『應該既,啦,今次唔係玩玩下啦掛?』阿kay接住講『唔同臨記個次...』

樂宜笑一笑,之後點點頭…

『啊,點解邦文會睇上妳睇唔上我嫁?』阿kay感嘆
『今次樂宜妳真係要識諗d啦,邦文好臨記不知幾萬倍!』

『唔洗妳提!』樂宜講,之後望住我『家蔚你知嫁啦可?』

「我…我知…知乜…」點解我會咁講嫁?

『表姐?』阿kay望住我,一面「妳唔係有份睇咩?」既表情



『邦文佢岩岩同我告白…而我…我呢…』樂宜扭扭捏捏咁講『應承左。』

雖然我心裡面一早已經清楚明白,但從當事人到聽一次,個種震撼…

心 彷彿都快要被震碎。
 
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我病左。

朝早係別墅離開個陣已經覺得有少少頭暈,
當時我仲以為只係唔夠訓,直到返到屋企,企都企唔穩之後…

先明白到自己係發更燒,仲要燒到40度…

我岩岩食完藥 (之前病食淨既),而家訓係床到…


芷螢係旁邊照顧更我…小芋就係佢隔離,擔心埋一份…


「小芋…咳」身體軟弱無力,講野都有少少辛苦「妳返出去…唔係會傳染妳嫁…」

『姐姐…』小芋擔心咁望住我『記住準時食藥,唔好用可樂送啊…』

「哈…哈…咳!我唔會飲可樂…唔會飲zero…放心啦…」

『唔…咁我出去啦…雪碧都唔得啊!』

「知啦…咳!知啦…」

我病左呢件事並無通知到阿彥,
但阿彥唔知點解會知道 (大概又係芷螢通知)…



『不如…等我黎照顧妳?』阿彥已經唔知第幾次講呢句說話

「唔洗啦…有…有芷螢嘛…唔洗麻煩阿彥你…」

『點會麻煩呢!小蔚…妳唔應該咁諗…』

「嗯…但真係唔洗啦…同上次一樣,好快會好返…」

『嗯…』

但阿彥都係唔放心我,所以佢決定唔收線…
即使佢隔離既邦文抱怨,佢都係堅持用屋企電話同我通電…

但要講既野一早已經講完…
我地而家只係靜靜地聆聽對方既呼吸聲,得閒互相叫一叫對方個名…

但咁樣,我個心已經平靜落黎…

好平靜…好平靜…

好快就會好返…

病…好快就會痊癒…

但心病…

『家…蔚…』芷螢望住我…大概係見到我…又喊更…

點解...

我唔想...

唔想再喊...
 
多得芷螢既照顧,小芋既支持,
同埋阿彥每分每秒既關懷…到第二日我終於有返起息…

但每當我諗起樂宜…係花園攬住邦文個幕…個心都會刺痛起黎…

連阿彥既溫柔…都治療唔到呢份痛…
所以…我唔知呢份痛…會維持幾耐…

我好希望…可能有另一樣野…去改變呢個現狀…
任何事都好…總之可以打破呢個困境既…乜都好…

直到個日之前…我都係處於一種行屍走肉既狀態…
就算同阿彥一齊都好…同其他人一齊都好…

阿彥佢…都好明顯感受到我有唔妥…
但我唔知點同佢解釋…

不知不覺…就到左呢日。

十二月二十九日,星期四,

『我媽媽…已經攪掂左婆婆既生後事。』miss lee係電話到講

「所以…已經返左黎?」

『嗯…』

「咁miss lee妳有無同佢講…話我想見佢?」

『係媽媽主動提出先。』miss lee講

「下…?」

『我媽媽主動提出搵妳…我自己都好奇怪…
我明明無同佢提起過…但佢的確係搵陳家蔚無錯。』

「咁…奇怪?」

『下午得閒嗎?家蔚…』

「可以。」

我原本都思考左好耐,到底我應該帶邊個去...
但到左下午,我只係叫左一個人跟我去…偽“子朗”。

『我都以為家蔚忘記左我哦…』偽”子朗”唔開心咁講『唔通係禮物唔鍾意?』

「點會呢...」我回答,雖然我一次都無用過…

『家蔚?』偽”子朗”凝視住我『妳好似怪怪地哦?』

「無…無古怪,一陣上到去…妳唔洗點出聲…由我黎就得。」

『感覺就好似見家長咁哦!』偽”子朗”睇黎希望我提起精神…

「嗯,就當係咁...」

『家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