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去到約好既caf?,miss lee同佢媽媽已經坐左係到…

Miss lee媽媽年紀唔算細,大約已經將近五十,臉上開始有唔少皺紋,
但睇得出佢後生個陣非常靚,miss lee可以話係深得佢既遺傳…

「早晨…我就係陳家蔚…」坐低之前,我決定先打招呼「而佢係…」



只見miss lee既媽媽好驚訝咁望住偽”子朗”,雙眼睜得好大…

從佢呢個反應...我之前假設既野果然無錯...

『爸…爸…?』miss lee媽媽嘴唇微微顫動,相當驚訝...

『爸爸?』偽”子朗”疑惑咁望一望佢,再望一望我。

爸爸兩個字已經證明到所有野,之前相入面,坐係輪椅上面既人,



就係于子朗。
 
『無…無可能…』miss lee媽媽放係台上面既雙手震得好利害,

我有種感覺,如果miss lee媽媽都可以咁激動…
咁如果miss lee婆婆仲在生,親眼見到子朗既話,會點我真係唔敢想像。

我同偽”子朗”坐低之後,miss lee媽媽仲係目不轉晴咁望住偽”子朗”…

「miss lee既…媽媽?」咁稱呼好似怪怪咁…



『叫我becky就得。』miss lee既媽媽講『係外國生活我都係用呢個名。』

「喔。」果然係外國生活係唔同d?

短暫既停頓。

『所以…呢位後生仔…』becky終於開口『係…』

「佢係子朗。」我同becky講

『點可能…』becky仲係唔敢相信『連名都...』

『媽媽…』miss lee睇黎估唔到佢媽媽會咁大反應。



「呢個亦係…當初我想搵becky妳媽媽既原因。」我同becky講

『原來…係咁…』becky緩緩講『aila妳方唔方便出一出去?』

Miss lee英文名係叫aila。

『下?』miss lee驚訝

『因為…我估家蔚妹妹都唔想aila妳聽到之後講既野…大概?』

我點點頭…

『嗯,咁無辦法。』miss lee講,我原本仲以為佢會堅持留係到『咁你地慢慢傾。』

Miss lee離開左caf?之後…



「唔該哂…becky。」

『唔洗…』becky笑一笑『其實我自己都有d野唔想aila佢知道。』

竟然係咁?

『因為係再上一代既事…而且佢地兩個都已經過左生。』

「嗯…明白。」

『aila其實無同我講過家蔚妳想搵我媽媽呢件事,
只係同我媽媽交代左,所以我原本都唔知道…』becky繼續講

「嗯,miss lee之前有講過。」



『而我都係因為幫媽媽辦生後事...先會知道呢件事。』

「下?」

『係媽媽既遺物到,我發現到兩封信,應該都係媽媽寫既,
其中一封相當殘舊,應該已經有相當耐既歷史,好彩一直收埋係保險箱入面,
所以應該仲能夠睇清楚內容;而另外一封…就相當新淨,應該係媽媽過生前寫定。』

我默默地聽住becky講既野…

『而神奇地…兩封信…』becky凝視住我『收信人都係陳家蔚,即係妳。』

兩封信…都係比我?
 


估唔到,miss lee婆婆會留左信比我…
唔通,佢自己都怕唔可以親身同我交代,所以先寫定信?
 
Becky佢,係袋到拎起兩封信…放係台上面。
 
「becky…妳有無睇過?」我問
 
Becky搖搖頭『呢封信既然係比家蔚妹妹妳既,我就唔應該自己拆黎睇。』
 
『信…?』原本都未無出到聲既偽”子朗”終於開聲…
 
我側側頭望一望”子朗”,而家既佢…
眼睜得大大,望住個封…比較舊既信。
 
“子朗”…?
唔通…個封舊既信同佢有關係?
 
『妳可以…睇嫁啦,家蔚。』becky講
 
「下…嗯。」
 
我好緊張,因為…如無意外…
呢兩封信…將可以交代一齊,子朗同家蔚…眼前becky既一切…
 
我慢慢…伸出手…
 
但應該…選擇睇邊封先好?
唔知點解我有種感覺…睇兩封信應該有一個順序…
 
如果錯左順序…感覺會好唔同…好唔同…
 
『家蔚…』偽”子朗”捉住我隻手『呢封先。』
 
新個封。
 
「子朗?」望住偽”子朗”堅定既雙眼,我有種感覺…
 
有種熟識既感覺。
 
「嗯…」然後我拎起新個封信,慢慢拆開佢…
 
入面有兩張已經摺好既信紙…好多字…
好彩字體相當整齊,所以睇得好清楚…
 
前幾天聽到孫女雅芬說有關妳的時候,我真的嚇一跳,
陳家蔚,我丈夫子朗到死為止也放不下的人,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時代?而且還是孫女的學生?這大概是緣份吧。
 
但我的身體越來越差了,醫院已經不容許我親身來見妳,
就算可以,大概也不能順暢的和妳溝通吧,所以,我拜託一個相當信任的看護,
在旁協助我寫這封信,希望在之後交給妳。
 
原來…封信唔係婆婆寫…代筆既係一個看護。
 
而家個感覺,就好似婆婆並無離開到…佢就係眼前一樣。
 
首先,關於子朗,成為我丈夫的事,我要先和妳說聲對不起。
 
對不起?
 
當時,係相中知道子朗同另一個人成為夫妻之後,
我的確有一點傷感…但只有一點,

因為我一直深信,子朗佢係有其他原因…

但呢句對不起…miss lee婆婆既對不起…
唔通,係指子朗真係有做錯既事?


我認識子朗,是在抗日戰爭的時候,當時子朗受到刀傷被送到軍營,
是我為他清理傷口和包紮,在這次之後,我和他就熟絡了。

子朗療養的時期,我和他一直都有互相交流,說說相方的事,
我承認,當時的我對子朗的確有一份好感,希望可以更進一步。

直到某一日,子朗告訴我他在家鄉有一個很愛,
不能放棄的人,陳家蔚。

當我聽到這件事以後,我明白到我不應該乘人之危,介入而影響你們的關係,
所以這次之後,我和子朗一直有保持一定的距離。



保持一段距離…咁樣…點解…之後會發展成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