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而家我地兩個,坐係長椅上面…
 
『雙腳郁得返既感覺,真係好奇怪,而且…仲好順暢。』
 
「因為你而家用更既係年青人既身體。」我講
 
『嗯…年輕真係好。』


 
「係喎…我岩岩先醒起…如果你係于子朗…咁你既記憶咪即係…七十幾歲…」
 
『無錯…』子朗笑一笑『唔知會唔會有代溝呢?』
 
「希望唔會啦…」
 
『哈哈…』
 
好輕鬆…感覺真係好輕鬆…


我原本仲認為同子朗見面…個感覺一定會好傷感tim…
 
「咁…你都未答我喎…點解你一直都唔願意出現?」
 
『紫晴…同妳地所叫個個偽紫晴,都已經講過…』
 
「『我再無面目見妳,家蔚?』」
 
『嗯。』子朗點點頭『因為我做左無可挽回既事…』
 


「原因…就係咁簡單?點解我覺得…唔係?」
 
『果然比妳睇穿左,其實…我一直有觀察住妳,家蔚。』子朗用雙眼凝視住我
 
「留意住…我?」
 
『唔係上世既妳,係今世既妳。』
 
「下…」
 
『由樂宜…到而家既邦彥…』子朗繼續講『我唔想出現最大既原因…』
 
『係因為唔想因為我地上世既事,而影響到今世既妳。』
 
『係當初,第一次見到家蔚妳個陣,我承認我係想出現。』



「即係...紫晴既身體個陣?」

『無錯...但當時我有好多野都唔肯定,所以我決定先觀察一陣,再作決定,
然後...你地同紫晴都經歷左好多野,我終於有左個決定,我決定左唔會出黎。』

「我唔明…」

『見住今世既”妳”,都係咁努力去戀愛,我唔忍心出現去影響妳,
或者妳已經感受過,妳只要見到我既身體,就會產生一份好難壓抑既感受。』

「嗯…真係咁...」

『咁如果…身同心都係我呢?一直都係我呢?』子朗望住我



「唔…我一定會…把持唔住...」

『就算而家既妳…因為有邦彥既愛,可以忍耐到落去,
但比我影響到只係時間既問題。』子朗搖搖頭『咁樣唔係愛,妳只係被迫。』

「無錯…唔係愛…」

『如果我都清楚既話,我相信…上世既妳都應該明白到。』

「佢係有講過…佢都希望我幸福…」

『嗯…咁佢即係已經一點一點比妳感染到。』子朗笑一笑『咁實太好啦…』

「但係…咁樣既話…你地咪...」



『唔好比我地既感情同記憶影響到妳,家蔚。』子朗講『我愛既人…係上世既家蔚,唔係妳,
而妳都好清楚,妳愛既人,係邦彥,而唔係今世或者上世既我。』

「嗯…」

『好啦…要同妳講既野就係咁多。』子朗彈起身,不忘揮一揮活動自如既雙腳。

「下?」我疑惑…

『我有個不情之請。』子朗講『你咪話想我親口同妳講封信既內容既。』

「嗯…」我都企起身

『但妳忘記左一點,我想親口講既…係上世既妳。』



「喔。」係喎…

『就算妳知道”家蔚”原諒左我,亦唔代表佢肯出黎聽我解釋…』子朗講

無錯...上世既"我"一直都無出過聲,就證明左呢點...

『不過我決定試一試。』

「下…?點試…」

然後子朗…好似一個紳士咁,伸出一隻手。

『可以同我跳返場舞嘛,家蔚?』
 
「跳...舞…?」我望住子朗隻手

『無錯,我想...用呢場舞搵返家蔚,就好似...妳之前用場舞搵返我一樣。』

「當然可以…但我…唔係好叻。」我講

『相信自己,相信上世既妳,妳之前唔係已經試過嗎?』

「嗯…無錯…」我緩緩伸出手,放係子朗隻手上面…

『開始囉…』

「噢!」

聽唔到聽呀上世既”…

『由我開始,妳應該會知道點入…黎吧…』子朗佢…開始踏出第一步…

妳所愛既子朗就係我面前。

「…同上次比好…好似難好多咁…」

『哈,呢句說話好熟悉…不過當年係我講既…』子朗笑一笑

佢而家帶領更我,跳呢場舞

『我讀書就叻,叫我跳舞…真係同拎左我條命差唔多。』

但唔應該係我佢要既舞伴

『「你放心啦,子朗!有我帶領你完全可以放心。」當年家蔚…就係咁講…』

應該係妳呀

『家蔚佢…真係一個好出色既舞蹈老師。』

「嗯…我都…夢見過…」

如果妳聽得到我講野,妳就現身啦

『如果我…當初無加入到抗日,隻腳…無傷到,我地而家會點呢…』

「我地…」

你地已經錯過左一次啦唔好唔好再失去埋今次

『我曾經幻想過…個世界一定好美妙…』

難得命運決定補償你地

『我地會係家鄉…舉辦一場盛大既婚禮…然後…』

好好珍惜好嗎

『然後…我地會…』

「生兩個…趣緻既仔女。」

舞,因為我既叱一句而停頓了…

『家…家蔚?』

「繼續跳…子朗。」

感覺…好奇妙,我清楚我身體係郁更,我係講更野,
但郁既人唔係我,講野都唔係我…

子朗笑一笑『係既…家蔚。』

然後,佢地兩個都無再講到野,
我就好似一個旁人咁觀察住佢地既呢場舞,

一場約定既舞,

遲了七十年既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