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


我唔知呢場舞跳左幾耐,
但幾耐…都唔會夠七十年耐,

對於佢地黎講,呢場舞係一場交流…
將幾十年黎想講既野…係呢場舞都一次過講哂…

大概個封信既內容…亦都包括在內…



『家蔚…』跳完之後,子朗佢…情深咁望住”我”…

「子朗…我…嗚…真係好掛住你…」

『我都係…我都係…』子朗講『我應該一早就要搵妳…應該要…』

「已經過去啦…子朗…已經過左去…最緊要係而家…而家呀…」

『但妳應該明白…我地唔應該影響佢地…』



「無錯…係同佢經歷既呢段時間…我已經明…」

『其實我好怕…今次又會係一次錯既決定…』

「唔會…」”我”搖搖頭「子朗你…從來都無做過錯既決定…從來都無…」

”我”再次拎起番封舊信…

「呢封信…」”我”慢慢撕爛封舊信…「我已經完全明白哂…」



『家蔚…?』子朗驚訝

「從子朗你既雙眼…心跳…岩岩跳過既每一步...
都已經好好傳達到比我…真心…真意…我已經…完全明白哂。」

『但係…』

「我唔想…係呢一刻回首過去…」”我”投向子朗既懷抱
「我只係想…珍惜而家我地可以相處既…僅餘時間…」

僅餘時間?

『家…家蔚…』



咪住先…咁係…乜野意思…

「我已經明白子朗你既心意…仲有…”我”自己既心意。」

『嗯…就交比佢地自己決定。』子朗講

我唔明…我…

「家蔚…我已經…心滿意足,本來要求妳既呢個”任務”,
就係我任性…強人所難…但我而家已經明白哂,我唔會再影響妳…家蔚。」

咁即係…

「而且…以後家蔚妳要做男做女…決定權唔再係我到。」



下…

「我已經感受到…妳對邦彥既愛,即使…可能仲有其他問題存在…
但我相信將來妳一定可以解決到,努力啦…家蔚。」

家蔚…嗯...我會努力...

「但可以容許我再任性一次嗎?家蔚…」”我”問「我想…」

唔洗講出黎啦…今次我明白。

「咁就好…」”我”再次望返子朗「子朗…就算今世我地唔可以一齊…
下輩子…下下輩子…我相信我地一定有呢個機會…」

『家蔚…』子朗講『我地約定…無論呢個約定要等幾耐…


始終會好似今日呢場舞咁…會等到呢一日…』

「嗯…約定…」然後,”我”慢慢伸個頭埋去子朗到…

再見啦,家蔚。

告別既一吻,但感覺比較似係佢地向我告別…

子朗同家蔚…上世既佢地…

係呢一吻之後,就離開左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