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我記得阿彥之後都有講到幾句野…
但實際係講乜我實在聽唔清楚…

因為…

我腦海只係不斷重覆呢句…



不如…我地分開下?

不如…我地分開下?

分開下?分開下?分開下?分開下?分開下?

分開下?分開下?分開下?分開下?分開下?…

「阿彥…你…你講更乜呀…」我個心…突然感到好空虛…



分開下…

咁…咁係咪指分手…?

係唔係呀…?唔好呀...唔好係咁...唔好...

「阿彥…係…係唔係指...係…唔係…」電話另一面...已經係do,do,do更…

但我都係唔願意收線…



因為我相信阿彥仲係到既…阿彥仲係電話到…無錯…

「唔好呀…阿…阿彥…」

Do.do.do.do.do.do.do…

唔好呀…

「我…我知錯啦…」我雙腳無哂力…跪係到…

拎住電話隻手...係我唯一既堅持...唯一僅餘既力量...

Do.do.do.do.do.do.do…

『家…蔚…』芷螢望住我…



『姐姐…』小芋都一臉擔心…

「我…嗚…嗚…我真係…嗚…知錯啦!」我大嗌,眼淚不斷湧出黎「嗚..唔好呀…阿彥…」

Do.do.do.do.do.do.do…

嗚…

「唔好呀…」

但電話依然都係do,do,do,do咁響…

唔會中止,亦無辦法中止...



仿佛…係永恆既夢魘一樣。
*
 
 醒返已經係第二日既一點正,
琴日我到底點上床呢嫁…?

如果我印象中無記錯…應該係…
係小芋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拉我返上床…

我拎起旁邊既電話…
見到有好多未接受來電…同短訊…

「阿彥!?」我突然又覺到…有一線曙光…

阿彥佢…唔通又諗返清楚…之後打黎…?



但唔係…

係紫晴…滿滿既紫晴…

係喎…琴日…如果用返子朗同紫晴既角度黎講…
佢地應該係突然交換返身體…應該充滿左問題…

但係…我而家無心情理…

我慢慢再禁落去…

紫晴…又係紫晴…紫晴…紫晴…紫晴…冰瑤…紫晴…紫晴…

一路禁…我心越黎越難受…



阿彥呢…阿彥你係邊…

點解唔打黎…

紫晴…紫晴…紫晴…樂宜…

樂宜…

嗚…

嗚…………

我又喊起上黎…

我仲點可以聽妳電話喎…樂宜…點…點可以…

嗚…

我慢慢…行出廳…
身體仲係好乏力…

芷螢房係打開既…廳都無人…
連小芋都唔係到…

可惡…芷螢…衰人…可惡呀…

我坐係梳化上面…混亂既思緒協助唔到我諗接下來應該點…

我同阿彥…應該未絕望…無錯…一定未…
阿彥佢只係…火遮眼姐…嗯…

一定有辦法...可以一齊返...

一定有...

冰瑤...係啦!佢有打比我...

冰瑤咁聰明...見識咁多...佢應該幫到我...

嗯。 
『好啊,咁家蔚妳係屋企等我一陣。』係電話到,冰瑤咁講

「下…?」

『妳屋企唔係無人咩?』冰瑤問

「嗯…」

就係咁,我乖乖留係屋企等冰瑤上黎…
我真係好唔想留係到…因為…會令我諗起好多唔開心既野…

但講真…我都唔想出去…因為唔知出到去街…會點…
我更加...唔想比任何熟識既人...見到我而家既醜態...

好快,冰瑤就到左。

『紫晴係有打比我,話好擔心妳,所以我先會嘗試打比妳。』冰瑤講
『我大概都估到會發生呢種事,但估唔到…係嚴重得多。』

「嗚…阿彥…嗚…」冰瑤咁冷靜同淡定陳述返件事,又令我開始喊起上黎...

『如果只係…于子朗件事,或者可以同邦彥講得返既…』

「無錯…但係阿理…阿理個邊…嗚…」

『呢個就比較麻煩。』冰瑤認真咁講

「嗚…點解我當初會咁決定…我…嗚…」

『家蔚…妳後悔?』

「更係啦…如果我知道會變成…嗚…而家咁…我…我一定…」

雖然咁對唔住阿理…但而家我…我同阿彥…嗚呀...

「因為呢段假既關係…影響到我地真既關係…」

『老實講我幫唔到家蔚幾多。』冰瑤照直講

「下…冰瑤…但係…」

『妳知我同邦彥無任何交接點。』冰瑤無奈咁笑一笑『唔通叫KEVIN去?』

「無可能…嗯…我有諗過…或者…係…係阿彥屋企樓下等佢?之後同佢親身解釋...」

如果佢唔出現就一直等…就好似…過去既一段往事咁…

『我唔知呢個係咪一個好方法…』冰瑤講『我可以肯定邦彥一定會出現…但係…』

「但係…」

『以家蔚妳呢個當事人既身份…同性格…我諗…』

「攪…唔掂…?」

冰瑤點點頭…

「嗚…」我DUP低頭「咁…咁又係…如果我當初…當初有做好既話…」

『所以…如果有第二個人肯幫手勸佢就好。』冰瑤講『清楚所有事既人。』

「下…」

『樂宜。』冰瑤講『其實...係我黎個陣,佢已經去左搵邦彥。』
 
「點解…又…又係樂宜…」

『樂宜佢知道左成件事。』冰瑤講『佢唔係都有打比妳咩?』

「係…但係…」

『因為妳無聽到電話,又無覆到佢,所以佢話好擔心妳。』冰瑤繼續講

點解喎…

『佢原本想先搵家蔚妳,但佢知道妳搵左我黎…所以佢決定…』

明明樂宜妳已經有邦文…

『代妳去搵邦彥同佢講清楚…』

點解仲要一直一直幫我喎…

「唔得…唔得呀…」我企起身…相當激動…

『家蔚…』

「呢件事…唔可以由樂宜…唔可以由佢幫我…唔得…唔得…」

『已經…太遲。』冰瑤再講

「唔遲…唔遲呀!」我望住門口個方向「而家趕去阿彥屋企…仲黎得切…」

去到…只要叫樂宜走先,就可以我同阿彥兩個單獨…

總之,唔可以靠樂宜…唔可以…

「唔可以唔可以唔可以唔可以唔可以…」

『妳去到…佢地可能已經講完。』

「唔會…一定…」我慢慢打開大門「唔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