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我無理會到自己個淡妝已經化左幾多…
亦無理會到自己衫裙起左幾多皺摺…

總之…無野阻到我…

我要阻止樂宜…阻止樂宜幫我…



我已經…無野可以還比樂宜...亦無得還…

佢每次幫完我…都會額外帶比我一層又一層既罪惡感…

因為樂宜佢唔清楚…所以佢一直堅持...幫我...

暗地裡幫我…

但偏偏…我每次都知道…每次都發現得到...



樂宜啊…唔好…唔好再幫我…唔好…

終於…我去到阿彥屋企樓下…

樂宜同阿彥都唔係到…唔通…佢地已經…
唔會…我寧願相信…佢地仲未見面…阿彥拒絕左樂宜既見面…

無錯…

我而家…就要上阿彥屋企…同佢…講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但係樓下等更LIFT個陣,我收到個短訊。

係樂宜…

(我已經同邦彥講清楚啦,我感覺到佢有軟化到,
總之,你就好好休息啦 ^^ 所有野包係我身上!)

呢一刻,我終於崩潰。
 
*
 
各位,有過遺憾嗎?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


之前…小芋問我個陣,我都係到猶豫更…到底我有無遺憾呢?

但如果佢而家再問,我可以好肯定咁講…有。

原來我要阻止既野有好多…
但只係一直都知得太遲…

頭好痛。

真係好痛…

上一刻…我記得我係係溫暖既室內…

但而家…我只係感受到海風既冰凍。



痛…應該好快就會消除…

我見到有對情侶,係海旁傾更計…相當溫馨…

我不禁…想起我同阿彥…

阿彥…

嗚…

「我想問下…而家係咩時間?」我問一問個對情侶既男仔…

『下?』男仔好緊張『六…六六六點。』

雖然無心情...但我知道佢緊張既原因


從佢眼神由我個樣慢慢移落胸部就知道。

「日子呢?」

『唔…十…』個男仔仲係好緊張…

『十七號啊。』個女仔答

「唔該哂…」然後我就行開左…

『做乜眼定定望實岩岩個女仔喎!衰人!』對情侶個女仔開始不滿咁打個男仔…

『我…我無啊…』男仔解釋…

如果係之前既我…係阿彥說出「我地分開下?」之前既我…


我一定仲笑得出…嗯…

我拎起部Iphone4s,上面既公主兔仔遮住左個時間…
我用另一隻手,慢慢拎起隻兔仔…

上面既時間,係十二月三十日夜晚八點。
 
係海旁一路行,
頭痛開始慢慢冷卻…
 
之前發生既事開始慢慢浮現返上黎…
 
*
 
收到樂宜封短訊之後…
我記得我喊得好利害…
 
喊到…連管理員同之後路過既幾位師奶同婆婆,
都行埋黎好心問我發生乜野事…
 
「無…嗚…真…真係無事…」我已經唔記得我講左幾多次…
 
既然…樂宜已經做到咁既地步…
 
嗚…我…我已經…無辦法再上去搵阿彥…
因為…我知道我只會越攪越壞…
 
然後害左樂宜一片苦心…
 
無辦法…
 
所以,我唯有返去屋企…只可以咁做…
我岩岩係屋企咁樣走左去…唔知道…冰瑤走左未呢…
 
結果…係未。
 
冰瑤仲係一個人靜靜坐係梳化到。
 
『返黎啦,家蔚。』一臉看透所有事既樣…
 
「嗯…」我點點頭…
 
『我都收到樂宜短訊…』冰瑤講『所以…』
 
「係咪…冰瑤妳叫樂宜幫手?」
 
『下?點解家蔚妳會咁諗呢?』
 
「我唔知…樂宜就算估到…估到我同阿彥發生咁既事…
佢都…唔會…幫我…因為…佢…佢明明已經有邦文…」
 
點解我會咁講…
唔通…我只係希望搵到一個會令自己心入面好受D既理由?
 
『估唔到到左呢一刻妳都係咁諗。』冰瑤企起身『我對妳真係好失望,家蔚。』
 
「下…冰…冰瑤?」
 
冰瑤佢搖搖頭…然後係我身邊行過…
 
『妳就一直繼續內疚…』
 
「我…冰..冰瑤?」
 
『陷入無止境既遺憾深淵啦…家蔚。』
 
我默默咁企係到。
 
無追到冰瑤,無問清楚佢咁講既意思。
 
乜都無。
 
就只係企係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