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從個對情侶問清楚時間之後…

我好肯定時光機已經成功左…

我,陳家蔚,原本仲身處係十二月三十日既屋企
但而家,我已經係尖沙咀…時間係十二月十七日既夜晚…



六點鐘…即係係我同阿理…係馬路中間kiss之前…

離個段時間仲有至少半個鐘…
如果而家去…我就可以阻止到…個件事發生…

無錯…但首先…我要確認返一件事先…
如果仲有半個鐘既話…

我慢慢,行去碼頭上遊輪既方向…
心情開始緊張起黎…



好快就到左,我見到遊輪已經拍左岸…
乘客開始慢慢落船…

噗噗…噗噗…

心跳聲好利害…

然後…我就見到了。
我同阿理,阿理舅父舅母…落更船…



好奇妙…

用第二個角度,去望到自己既感覺
好奇妙…真係好奇妙…

我真係想…第一時間衝出去,拉住自己…
同自己講...之後會好危險...唔好出去...

但諗諗下…咁樣…其實好奇怪?
自己見到另一個自己…連阿理都會見到我…

本身…唔應該發生呢件事嫁喎…

我開始猶豫…


如果我就咁衝出去…會唔會發生好壞既事情?

比起阿彥發現到…更加壞…

但如果我唔敢做…咁點阻止個件事發生喎…

電話?

我嘗試拎起電話…試下打比自己…

無反應…連打比阿理都唔得...
唔通…兩部電話同時存在係會影響到?

唔知…好混亂…



越黎越混亂…
我唔應該咁心急…而家咁樣我真係唔知道應該點做…

如果唔可以出面阻止我同阿理咁行既話…
電話又打唔通…咁樣…

「啊…」我醒起啦…

呢個方法…應該可行…無錯…

既然阻止唔到我同阿理…咁就阻止阿彥…

阻止阿彥…見到個陣既我。
 
但實際應該點做呢…


係街搵打電話比阿彥?

然後我發現左一個重要既問題…
銀包…我無帶係身。

雖然我係有最基本既準備,著出街衫去芷螢房間,
但我根本就無諗過時光器會咁容易就發動…

我原本仲以為要攪多d野…

「死火…」無銀包即係無錢…唔通要問人借?

唔好…咁樣好尷尬嫁嘛…
無論係身為毒撚,定係靚女…我都做唔到。



始終,問人同借錢係兩回事…問人借電話都係一樣…
一直個個人指住另一邊話「個邊咪有電話亭囉!」我咪醜死人!?

而且攪得黎分分鐘就會錯過左個時間…
阿彥電話亦有可能唔通...或者聽唔到...

咁唯有…
自己親身去搵阿彥…阻止佢…

但尖沙咀咁大…

我只係知道阿彥會係個條馬路出現…
甚至唔知道佢係邊個方向行去個條馬路…

唔知…去到先算!

要比過去既我快一步撞到阿彥,又唔比自己發現既話
就要繞一條較長既路,所以我加快腳步…

但因為著更拖鞋既關係,所以速度快唔得去邊…

不過一定比過去既我快既…嗯…

然後,我就走到去個個路口…
喘哂氣既我拎起電話望一望時間,仲有五分鐘…

五分鐘後,就會見到阿彥…同對面馬路既我同阿理…

只係係到等就得…

一邊等,心情就越黎越緊張…

歷史…會唔會改變到呢…阿彥…
為左阿彥…為左阿彥…

等等下,我發現有個中年阿叔企係兩米以外一直望住我,
神情仲…呃…非常咸濕,得閒仲笑一笑…

不過因為我要全神灌注留意阿彥會係邊個方向黎,
所以無行開迴避佢…

但係…

『小姐…一個人咁寂寞企係到呀?』個中年阿叔終於行埋黎聊我講野…

「我…等更人。」

『乜唔係…等更叔叔咩?』中年阿叔伸出手,企圖掂我隻手…

我即刻退開幾步,「你想點呀?」

『小姐?妳企係呢到無非係想做個d事姐!?』中年阿叔繼續講,之後指住我身後面既燈牌...

我望一望,終於知道點解…
個燈牌掛係到寫住…「想與美女按摩?請上樓內談。」

啊呀!?
唔怪得會吸引到人啦!原來我企係個咁既位!

咁...咁岩岩d途人會唔會都當左我係...係個d...雞...妓女嫁?
呀呀呀,醜死人!

『小姐…幾多錢無所謂嫁…最緊要係可以令到叔叔舒舒服服…』

「傻…傻嫁!?」我再退開幾步

『唔係而家先扮矜持嘛?不過叔叔鍾意...』

「我根本就無諗過做呢D野!」

弊啦…周圍開始有人望過黎呢邊…
如果呢件事越攪越大…一陣比自己撞到…就好麻煩…

『唔係話?小姐…』阿叔訝異咁講

「就係咁…」做乜要同佢講咁多野喎…「完全無諗過...我...我要走先...」

然後我就轉身向個中年阿叔望住既方向走…
一路無另轉頭…

『車!咁就唔好企係到啦!烚戇既!』後面既中年阿叔大嗌

不過我好驚…好驚個阿叔會捉住我…到時…就好麻煩…

但無…阿叔無咁做…佢應該從第二個方向走左…

好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