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

...

...

我隻手…震得好利害…



我禁一禁短訊個頁…樂宜封短訊…

(我已經同邦彥講清楚啦,我感覺到佢有軟化到,
總之,你就好好休息啦 ^^ 所有野包係我身上!)


無變過,除左一開始我同阿理件事有唔同到之外…

所有野…都係一樣,



包括,阿彥要同我分開。
 
一樣
 
係完全一樣
 
雖然對話入面無左阿彥知道阿理同我KISS呢件事…
但結果都係一樣,阿彥都係要同我分開…
 


點解…點解會咁嫁…
 
未來唔係改變左嫁咩?
 
 
唔怪得…阿彥係馬路邊DUP低頭睇電話呢幕咁令我不安…
就算時間唔同…情況唔同…結果都係一樣…
 
嗚…
 
啪啪啪!
 
拍門聲令到我嚇一嚇…
 
啪啪啪!


 
係邊個…?
 
『家蔚…嗚…家蔚呀!夠啦!』係芷螢…從佢把聲聽落…佢喊更?
 
「芷…芷螢?」
 
『快D比返條頸鏈我…快呀!』芷螢大大聲咁講
 
「頸鏈…」我望一望自己既側邊,條頸鏈…就係我枕頭上面…
 
然後另一段記憶浮現上黎…
 
冰瑤教訓我之後就走左去…
佢講既野令我好在意…


 
無盡既遺憾深淵…
 
夜晚,我等到芷螢訓著,之後入佢房搵佢條頸鏈…
最後係芷螢頸到扯落黎…但唔小心整到佢流血…不過唔嚴重…
 
驚慌既我唔知點做…就跑入自己門鎖埋門…
 
雖然情況唔同…但我都係搶左芷螢既頸鏈…
 
即係我都係打算用時光器
但應該點做好
 
如果唔關阿理事咁樣咁樣既話
 


子朗子朗個邊先係真正既原因
 
阿理同我KISS…只係一條導火線
 
*
 
十二月二十九日夜晚。
 
我而家企係個棵樹既附近
「我」同子朗跳舞既附近
 
我無視頭痛只為左找到阿彥既蹤跡
 
根據阿彥發現我同子朗既位置
會經過既路段只有一條


 
所以只要企係到阿彥一定會經過
 
無錯。
 
因為係深夜時份…
所以街邊既人唔係好多…

阿彥…幾時會到呢…
唔係喎…其實應該係我同子朗先到…

我地首先會坐係到傾計…然後…

一講曹操…曹操就到。

我同子朗…係另一個方向行到去大樹下…
之後…「我」抬起頭望住棵樹…

然後…會問子朗佢到底係紫晴定係于子朗…

佢地呢邊已經安定落黎…
而家問題係阿彥到…

『小蔚?』

未…?

「阿…阿阿阿彥!?」突然係我面前出現…嚇我一跳!

『咁夜…點解妳會係到既?』阿彥想望一望樹個邊既方向…

「哦…岩岩行完夜街姐!」我即刻用身體遮一遮「阿彥呢?」

感覺真係好奇怪
其實係一粒鐘前我同阿彥先做過類似既對答…

但係對阿彥黎講已經係十幾日前既事…

『我…』阿彥dup低頭…

「阿彥…?」

『我都係想係到行下…』

今次我感受到…阿彥佢係講大話…
到底點解呢…唔通…真係同芷螢係海旁個日既事有關…

「阿彥…你跟我黎…」我捉住阿彥隻手,之後拖住佢行…

唔理之後會有乜野話題…首先我同阿彥要離開呢個位置先…
只要阿彥見唔到我同子朗…咁樣…今次…一定會成功啦掛?

我帶阿彥行到去另一個公園,
如無意外,黎到呢到…阿彥應該無可能會再見到「我」同子朗…

「阿彥…你黎呢到係咪因為芷螢?」然後,我提問。

我要係阿彥身上…
知道芷螢係個日…同佢講既野。

『小蔚…妳點知…』

「無得解!總之我就係知道!」我講「佢到底同你講左d乜野…係海旁個日!」

『我…其實…都唔清楚。』阿彥講…

「下…?」

『芷螢佢的確係有日想同我講…但係…到重點個陣…佢就走左去。』

「但係…你唔係有追咩!?啊…」

唔小心爆響口tim…

『無錯…我有追到…』好彩阿彥無覺得奇怪『但係追唔到。』

「就係咁?」

『嗯。』

即係…芷螢係個晚同阿彥講既野,唔係我同阿彥分開既關鍵?
 
「咁樣…到底…咁今晚呢?」

『今晚?』阿彥感到錯愕『其實…我…』

「阿彥…好講啦!我要知道點解你會係呢到!」我用不滿既態度講

因為係而家既阿彥眼中,我並無做過任何錯事...
所以我先可以用呢種態度...去抱怨...

『其實…』

「好講…啊呀!?」突然…我個頭好痛…

好痛…真係好痛。
點解會咁痛…

比對起對上幾次用時光器既後違症唔同…今次…痛得好利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