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啊…啊…」我禁住自己個頭…

『小蔚?妳…妳無事嘛?』

我…我…

『小蔚…?』



奇怪…

『weqeqe蔚?xadqw野…dqdqwd?』眼前既阿彥…突然變得朦朧…講既野亦都唔清楚…

點解…點解會咁…
我係咪要盲…要…要矓呀…?

唔…唔會掛…



但過左幾秒之後…又無事…
但係個頭…依然好痛…

恐懼...恐懼又開始湧上黎...

「無…無事…」我仲講到野…「我…我去一去前面個洗手間…洗個面先…」

『我帶妳去…』

「唔洗…」



『但係…』

「唔洗呀…阿彥…你坐係到就得…」

『係…咁我坐係到…』

係行去洗手間既途中,我都扮到好似無事咁…
希望阿彥唔會覺得奇怪…唔會…

行到入洗手間…我即刻成身缺力…用手勉強支撐係洗手盤到…
望一望鏡入面既自己…好似好辛苦咁…

洗面…無錯…洗面…



要快d無事…然後…出去問阿彥…關於…關於

「啊呀…!!!」突然又開始痛起黎…

我既叫聲係整個洗手間迴響…阿彥…會唔會聽到…

然後…我終於頂唔順…個種接近撕裂既劇痛…
成個人跌左係洗手間既地上面…

唔得…再係咁…我…

時光機…要…要返去…
 
因為頭好痛…所以我無辦法專注去回想返頸鏈既位置…
所以我只有…慢慢係自己身上面到搵…



唔知用左幾耐時間…我終於係一個衫袋到…頸鏈既觸感…

我將手放入去...抓實條頸鏈…慢慢拎出黎…
頸鏈…溫度無變到…並唔係好似上次咁突然發燙…

咁…咁係咪即係未到時間返去?
但其實…要點樣先叫做可以返去?

有時間限制?有特定條件?

啊…啊呀…好痛…思考唔到…

『嘩?女仔?』突然…有把男聲出現係我頭頂附近…



係邊個…

「係…阿…阿彥?」係咪阿彥?

『點解會有個女仔係男廁?』把男聲繼續講

男…男廁!?

男聲既一句說話令到我好非常驚訝…
我而家係男廁?我…

心突然沉一沉…

岩岩因為頭好痛既關係…我並無注意到呢點…
呢到係男廁…我唔小心入左男廁…



唔會掛…唔會掛…

『哇,又係妳!?』幾下腳踏聲之後,把男聲好震驚咁講

下…我唔明…

我雙眼,就好似聚焦唔到既相機一樣…好朦朧…
我望唔清楚眼前個個到底係邊個…

然後個把男聲既主人…將個面靠近我到…
可能因為近左既關係,我終於睇清楚係邊個了…

十二月十七日,我遇到個個中年阿叔,佢而家就係我眼前。

『唔通食左藥?』把男聲繼續講『無嘔白泡,又唔係咁似喎...』

我感到危機迫緊…
我想掙扎…但係…身體完全係無力…

手郁唔到,腳都郁唔到...

點…點解會發生咁既事…點解…

「阿…啊…」連發聲…都發唔到…

『嘿嘿,』個阿叔望一望周圍『食左藥都識走入男廁,小姐妳一定係欲求不滿啦』

欲…欲求不滿?你係到講乜呀…

『一早話妳係雞嫁啦,就等叔叔成全妳啦…』中年阿叔發出笑聲『將妳就地正法。』

我…啊…好頭痛…

我隱約見到個中年阿叔...打算除褲...

佢唔會...真係打算..唔好...

阿…阿彥…救…救我…

救…


我…
 
而家既我…
掙扎唔到…又嗌唔到…

唔通…真係會比…呢個阿叔…姦…姦?

唔好…

嗚…

點解會發生咁既情況…唔好…

唔好…

阿彥…阿彥…救我…嗚…

但到底有無發生到…我唔知道…
因為…劇痛到左臨界點個一刻…我終於支持唔黎…

結果眼前一黑…暈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