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我連張開眼既力量都無…軟弱無力…
但我感受到...而家我係張床上面...

『家蔚…家蔚!』一把低沉既女聲係到大嗌『醒醒呀!』

係邊個…



家…家蔚?

『佢無事嘛?』然後係一把男聲…

『我唔知…但邦彥你返屋企先!』

『不過…去醫院好似…』

『唔得…你返去…呢到我地有辦法,可…小芋!』



『無錯…大哥哥你返去先啦!』呢個係另一把女聲...比較尖銳

頭好痛…真係好痛…
而家係乜野情況…

過多陣…對話又開始…

『呢個情況…就同我當時一樣…』岩岩叫我個把女聲講

『妳意思即係…』比較尖銳既女聲講



『嗯…不過首先都要叫佢做一件事先…唔係我地幫唔到佢。』

『我明妳講乜,大姐姐,握住呢樣野呀…』

下…握…握住乜…
我無力…乜都做唔到…

然後,一隻溫暖既手將一樣好燙既野放係我手到…

到手個一刻,我成個人好似浮起左咁…
然後,又突然墜落返係床上面。

『跳躍完,咁就唔怕有兩個大姐姐。』尖銳既聲音講…



『但係…之後應該呢?』沉既聲音講

『更係幫佢回復原狀啦!就好似當初幫妳咁!』

『但係…小芋…可唔可以比我額外做一件事…』

『下?』

然後既對話…我聽唔到…

『就咁話啦…咁對大家都好!』尖銳既聲音再講『有咩妳要交代埋?』

『唔該哂…』沉既女聲感激咁講
『家蔚…媽…唔係…爸爸,雖然而家咁講好突然…但係...不過...』




『再見啦。』
 
*
 
我發左個夢…
夢入面既我好愛一個男仔…愛得不得了

甚至為左佢…不惜做一d錯得離譜既事…

結果?應該係成功左…不過同時我亦…我亦…

我亦點?

*



我慢慢張開眼…好光…好殘眼…
天花…同我屋企好唔同…樓底亦好高…

我有個念頭浮現起黎…呢到…係醫院?

『醒啦!表姐醒啦!』一把女聲興奮咁嗌,望一望,係阿kay…

『家蔚!家蔚!』紫晴望住我…開心到喊起上黎『嗚…』

「紫晴…點解…我…會係醫院既?」

發生乜野事?我…完全記唔起…

我記得最後既一件事…啊…醒起啦!



『家蔚。』冰瑤講『妳仲認得我嘛?』

「更係啦!但呢個唔係重點…我點解會係到...我唔係應該…呀…」
頭仲有少少痛「我想…坐…呢個姿勢…好難講野…」

『等我幫妳。』冰瑤行埋我旁邊,禁一個制…

床既上半部開始慢慢提起…我由訓既姿勢慢慢變做躺坐…

「唔該哂…」提起既其間我留意到自己真係著住病人衫...

點解嫁?

而且...胸部都係明顯隆起上黎...即係我仲係...

『佢就快會係到。』阿kay突然講『妳最關心既人。』

我最關心既人?係咪指…

『就講就到。』冰瑤講

我望一望門口個方向…
一個女仔同一個男仔拎住d應該係食物既野行埋黎…

係表妹…同埋…

『佢醒左啦!邦彥!』阿kay大嗌

『病房黎嫁!』紫晴細細聲講

『車!私家病房怕乜!』

『小蔚!』然後…個個男仔跑埋我身邊…

佢咪係…係宿營個陣…個個成日聽歌叫邦彥既男仔?

『我諗通啦…我…我已經唔會再理任何野…對唔住...小蔚…我…』突然捉住我隻手

邦…邦彥隻手…捉…捉實我隻手?

哇!!!!!!做乜野呀!?
雖然我而家係女仔姐,但我係鍾意女仔嫁!

好撚gay囉!

我反射性,即係鬆開邦彥隻手。

「我…我…喂…表妹?」我面紅起上黎「我唔係胃痛咋咩?點解要住院咁嚴重?」

我鍾意既係女仔,最關心既人亦都只有一個

王樂宜

我表妹。
 
當我講完之後,其餘五個人都愣住係到…

我講錯野?

『胃痛…下?』表妹錯愕咁講『…家蔚?』

「家蔚?」點解表妹會咁叫我既?

佢唔係話死都唔叫家蔚,係人隔離都要叫我嘉為嫁咩?

『胃痛?』冰瑤都一面疑惑…

「胃痛嘛…我仲以為自己…係第一次黎月經…」越講越細聲

諗起真係覺得自己好白痴。

『唔係咁…唔係…』表妹搖搖頭…

「下…?」表妹到底講乜「咦…凍凍地既…係咪冷氣開太大?」

『而家係冬天…』表妹繼續講,越黎越擔心

「冬天…下?唔好講笑啦。」

但係在座既五個人表情都好認真…

然後…

『我…』阿kay彈起身『我去叫醫生。』

『我都…我都跟妳去。』紫晴講。

佢地兩個急急腳離開左病房。

『家蔚…』表妹擔心咁望住我

『小蔚…妳...』

「咪住先!」我舉起隻手阻止邦彥講落去「點解你要叫我小蔚?」

岩岩已經覺得好奇怪…而家再聽…真係…
再重申一次,我唔係gay嫁囉!

『點解…?』邦彥一聽完,露出受傷既神情…

『家蔚,』冰瑤再次開聲講野『今日係乜野日子?』

「今日?」個問題咁奇怪既?「八月七日嘛…唔係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