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短暫既沉默…

冰瑤佢…慢慢行埋去電視機隔離,開著佢…

『家蔚…妳睇完之後...一定要冷靜…』

電視機…而家係播更新聞…



澳洲首先歡度2012大量遊客聚集係雪梨市區觀賞煙花

「2012…年?」

在香港既維港,係2012年的一刻亦有煙花表演…

「今日係…」

『今日係2012年1月1日。』冰瑤講



「唔會掛...明明係八月七日...點會係一月一…我…」

『家蔚...』表妹已經喊起上黎...

唔係掛...唔通我...

失左憶?
 
醫生好快就到左,


做左一個初步檢查之後,佢話幫我預約更進一步既檢查…
 
『邦彥,紫晴,阿kay你地可唔可以返去先?』冰瑤講
 
『下?』『咩話?』紫晴同阿kay同時反應
 
『但係小蔚』邦彥擔心咁望住我
 
唔好再叫我小蔚啦!我係陳嘉為!係都叫小為啦!
 
但唔知點解每次聽到「小蔚」呢兩個字,都會有種微妙既感覺既?
個心好似有少少反應咁唔得唔得!!!!我唔係gay嫁囉!
 
『我同樂宜有d野想同家蔚講,所以
 


『我都要聽!』阿kay激動咁講『無論係關於乜野事
 
『唔得kay…紫晴唔該啦!』表妹臉帶淚光咁講
 
『不過』阿kay轉移望住我『表姐話事啦!』
 
「下?」點解無啦啦將個波拋比我呀?
 
『表姐想唔想我地留係到?』
 
「呃」我望一望阿kay…再望一望表妹然後望到邦彥
 
佢一面認真帶幾分情深 (好似係) 咁望住我
 



 
「你地都係返去先啦
 
所以,佢地三個帶住幾分無奈離開左。
 
*
 
『首先,要整理下先。』冰瑤講『今日係一月一日,但家蔚妳既記憶…』
 
「係八月七日,個日我…基本上成日都係屋企。」
 
除左以為自己m到所以落樓下買左m巾之外。
 
『然後…家蔚妳住院既原因…』
 


「我最後記得既野係胃痛唔係咩?」
 
『唔係咁。』表妹講『芷螢話妳係跌傷撞到個後腦
 
「芷螢?邊個係芷螢
 
又係短暫既沉默
 
『表哥…』表妹又開始眼濕濕…

「叫返表哥就好聽d啦…岩岩妳叫我家蔚真係好唔慣…」

『芷螢呀…芷螢喎…』表妹無視我繼續講『你真係完全無印象?』

「芷螢…」我努力回想…



但係一絲片段都無…

「真係無…我…」

『佢係你既…』表妹想繼續講,但係比冰瑤打斷左…

『八月七日。』冰瑤若有所思咁講…

「冰瑤妳係咪諗到d乜…?」

『我記得…失憶前既家蔚,妳係八月九日搵我。』

「下…」

感覺真係好奇怪…我既人生…明明只係到左八月七日…
但事實原來我已經過左更長更長既時間...足足多左五個月...

『妳黎搵我係希望可以解決樂宜既問題…關於…臨記既事。』冰瑤講

「表妹同臨記…係喎…」我望住表妹「咁…咁攪成點?」

『我同臨記根本就係假既!』表妹講『係紫晴攪成...不過實際上又唔關佢事...』

「等等先…咁樣好混亂…又係紫晴又唔關紫晴事即係點…」

『總之,件事就係完滿解決左』冰瑤講

「咁樣…即係…」

我突然間覺得好開心…如果係咁既話…
即係我同表妹…咪可以…

『但樂宜而家已經同另一個人拍更拖。』冰瑤繼續講

「下…」

冰瑤既一句話,感覺好似一把利刃咁將我既快樂打斷。

『冰瑤…』表妹好似唔多想冰瑤講落去咁

『邦文,邦彥個細佬,遲下再同你解釋…』

「…點解會咁…」

『而…』冰瑤強調左個妳字『亦都同一個人拍更拖…』

「係邊個?」係咪紫晴…定阿kay?

一係…岩岩表妹講個個叫做「芷螢」既人?

又或者…我暗地裡…有另一個想法…
雖然我唔想承應…不過…真係有可能…

唔會掛…

『邦彥。』但冰瑤真係講出左個個人名。

「痴線!」我即刻反應「講笑都唔好拎呢d野講…」

但佢地兩個表情都好認真…

「真…係…?」

佢地兩個點點頭…

過去既我…你到底攪過d乜黎呀?
 
我...同邦彥拍更拖?
同個個...成日都聽歌...好似好渴望自由既男仔拍拖?

佢係男仔黎嫁…
男仔呀…係男仔呀…我都係男仔啊...點解會鍾意返男仔嫁…

咁樣好奇怪囉…

「我…唔信…」

『你地已經開始左三個月。』冰瑤講

「唔係掛…」咁咪即係由10月開始…

由8月到10月只係兩個月姐…我個性向就咁改變左?

『你地兩個仲打算之後去台灣。』表妹講

「唔係啊話…兩個人…咁咪即係…」

兩個旅行...男同女...咁咪即係…會預左發生個d事…
個d…男…男男男同女…女女女先會做既事…

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
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痴線

我唔想承認…唔想…唔想…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