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


上到班房…我跟住表妹行,佢帶我坐返原本個位…

『家蔚…放心啦…』果然…表妹係坐我隔離…

而我隔離…無人。
芷螢…係早會上面見唔到…果然佢係無返到學…



我終於明白冰瑤點解唔想我將失憶件事公開…
如果陳家蔚失憶,隔離既芷螢就無返…大家一定會覺得好奇怪…甚至會產生謠言...

『小蔚…有唔舒服記住叫我,我係妳後面。』後面突然有人講野嚇我一跳

邦彥?雖然唔係坐係我隔離...但原來佢坐係我後面嫁?

點解嫁嫁嫁嫁嫁嫁嫁嫁嫁嫁嫁嫁嫁嫁嫁嫁嫁嫁嫁!!!!!
 
雖然邦彥係坐係我後面,但唔理佢咪得囉,係咪先?又唔洗望到佢塊面既!


最重要係表妹坐係我隔離丫嘛,仲有紫晴係前面…

講起紫晴,聽冰瑤講我同紫晴關於上世既事情已經解決左…
但仲未有機會係紫晴到問清楚細節…

而且連帶有個好大既問題喎…如果上世既事已經解決左…
點解我仲係女仔既?唔通…我真係命中注定要永遠做女仔?

唔係掛…



班主任miss lee係一個好靚既人…而且好明顯係學校既人氣都好高…
唔知點解呢,由早會個陣我已經發現嫁啦…miss lee對我個眼神好似好微妙咁…

『點名先…咦?芷螢同學無返…家蔚同學…』miss lee望住我…之後向我單一單眼

拿拿拿!!佢岩岩向我單眼啊!
到底之前既我對miss lee做過d乜啊?用女仔既身份...

『家蔚點解你標汗既?』表妹細細聲問我…

「下…無野…冷氣太大姐…」

『而家係冬天…』

『好啦!新一年既開始…』miss lee笑笑口『就更係要調下位啦!』



調位?下?我岩岩先話呢個位唔錯咋喎…

『咩話!』表妹好激動咁彈起身

『樂宜同學?』miss lee疑惑咁望住表妹…

『無…無無無野…』表妹坐返低『點解會咁岩嫁...』

『miss lee!』到阿kay舉起手『唔調得唔得呀!』

『點可以呢!』miss lee回答『之前我話兩個月咋!
但因為你地強烈要求我先再比你地坐多兩個月…而家…』

『miss lee…』而家到紫晴,佢緊緊張咁『我都…好鍾意呢個位…』



紫晴…?估唔到佢會咁有勇氣講d咁既野…
之前既佢…唔係好文靜唔鍾意出聲嫁咩?

『呃…』miss lee好煩惱『但我個抽獎箱都已經準備好啦喎…』

『李老師…』後面既邦彥都開聲『我都唔想…調位。』

『連邦彥同學都…今日到底係乜野回事呀?』

可能因為有人起左個頭,所以其他同學都紛紛提出唔想調位既意願…
最後miss lee決定暫時屈服…

呼…鬆一口氣…



之後既上堂時間,學表妹咁講,果然係對卷好輕鬆…
望住個幾份成績唔錯既試卷,我絲毫記憶都無…但上面回答既字跡的確係屬於我既...

感覺…真係好奇怪。

好快就到小息時間,

『我去搵一搵miss lee。』表妹同我講

「點解既?」

『想問一問關於芷螢請假既原因…仲有…叫佢千其唔好調位。』

「哦…」



『有咩事你就拜託阿kay同紫晴…或者…邦彥啦…』

點都唔會搵邦彥。
 
但事與願違…

『小蔚妳跟我黎…』正當我決定好成個小息呆係坐位既時候,邦彥突然黎搵我

「下…唔好啦…啊!」點知邦彥佢捉住我隻手…拉我起身…

佢隻手…出奇地溫柔…又大…又好似好熟識…咁...

熟識乜鬼,熟識乜鬼呀!痴線!

「好多人望…望住嫁!」但邦彥佢…無理我既埋怨繼續拉住我…

我幾乎想大叫”放手死gay佬”!但叫唔出…叫出口反而好奇怪嫁嘛!
紫晴同阿kay…見到呢個情況都無阻止到…唔通佢地係一伙既?

就係咁,邦彥拖住我隻手,離開左班房…再由走廊…行上樓梯…

死啦…點解我塊面會熱嫁?點解嫁?
我唔係gay嫁,真係唔係…亦都唔想變gay…

變左gay既話,我仲點面對在天之靈既媽媽喎…

上到去天台…邦彥佢終於放開手…

「點解要帶我上黎?」我用右手捽捽岩岩比邦彥拖住既左手…

左手到…仲有邦彥隻手既餘溫…嗯…
嗯乜鬼,嗯乜鬼呀!白痴陳嘉為!發...發情陳嘉為!

『小蔚記唔記得呢到?』邦彥望住我,溫柔咁問

「唔記得!」我就猛烈咁搖搖頭

『就係呢到…我知道小蔚既秘密…變成女仔既秘密…』

「下…原來...你知道…?」

驚訝...然後一份奇怪既感覺又浮現上黎…邦彥佢知道我係男變女…
都係咁鍾意我…哇…點解可以咁嫁?

但過去既我都係鍾意邦彥喎 (好似係)…咁樣…即係…呃…

『仲有…我就係係呢到同小蔚妳告白…』邦彥向前行幾步…

我就即係向後退幾步…
比男仔告白…比男仔告白...呃...

『洗唔洗…再黎多次?』邦彥笑一笑『同小蔚妳告白。』

「免啦…」我不能接受

『我都希望唔洗…』邦彥講『我希望小蔚妳可以自己記返起我…』

呼…好彩…

『但始終都係希望,正如琴日咁講…我唔會介意所有野再黎一次…』

「我…我…」我好想講”我介意”,但又講唔出口…

到底我做更乜啊?
 
『係個次宿營之後我仲可以再見到小蔚妳
係我既福氣,而家我要好好捉緊呢份福氣唔比佢流走
 
d乜野韓劇情節啊我唔受呢套嫁
 
但點解我個心跳得咁快既?點解呀...唔好跳啦!白痴心臟!
 
咦?但有個問題喎關於岩岩邦彥講既野
 
『就好似
 
「咪住先」我阻止邦彥講落去「宿營之後我有見過邦彥你?幾時?」
 
『下?』邦彥疑惑『動漫節個日我去做part time…之後
 
「個日幾多號?」
 
『唔等我一陣』邦彥拎起部電話『七月三十一日。』
 

 
『小蔚?』
 
「咁再之後呢
 
『再之後?我記得應該係德國菜館
 
個日幾多號?」
 
『等陣』邦彥再望一望電話『八月四日
 

 
「再見。」我即刻另轉身走左去
 
『小蔚!?!?』邦彥好驚訝
 
我原本仲以為
我好清楚自己係八月七日之前發生既所有事
 
但原來唔係
 
如果邦彥無講大話佢亦無必要講大話
 
咁既話我既失憶之迷睇黎有更加深既迷團。
 
點解我對邦彥既記憶…會零零舍舍消失左既?

會唔會…個d都係我同邦彥既重要記憶呢?
唔通就係因為咁,我先會咁抗拒邦彥?

唔通我既內心心處…真係忘不了...邦...邦彥...

哇!!!哇哇!

唔會掛唔會掛唔會掛…
唔得…要同表妹講返呢件事…仲有冰瑤…佢聽完一定會有諗法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