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


『睇黎我妹妹同妳地應該好好朋友。』冰韻微笑道

「係…」『嗯。』我同表妹同時反應

『咁就好啦。』冰韻講,表情好滿意

就咁睇…冰韻份人都幾唔錯啊…點解冰瑤會咁冷淡對佢家姐呢…



不過…如果係冰瑤既話…一定有佢原因。

『我初步都了解過家蔚既事,』冰韻突然又回復官腔
『妳係消失左由八月八日到而家五個月既記憶?』

「啊…」我差d反應唔切「嗯…而且…我發現八月八日前…零舍有兩日都無左…」

『嗯…』



「係唔係…好奇怪…?」

『都唔係完全無可能發生。』冰韻講『如果係精神方面既創傷…
的確係有可能會刻意去忘記某個人或者某件事…
咁家蔚妳係個兩日到…搵唔搵到一個共通點?』

「係人…」

『個個係妳邊個呢?介唔介意係到講?』冰韻再問



果然係冰瑤家姐…個口吻其實都好似…

「係…係…係…」我dup低頭「男…男…朋友掛…」

『聽唔到?』

點解聽唔到喎!

『係男朋友。』表妹幫我答左,太好啦。

『咁樣…係分左手定係…』

『無分手!』表妹又幫我答

『無分手但係會忘記左佢…』冰韻若有所思『的確幾特別。』



唔單止口吻似,連神情都似!

冰韻佢企起身…離開左寫字檯,行到去躺椅個邊…

『不如咁啦…家蔚妳訓上黎先?』

「下…我…」未準備好喎…

雖然咁講…但我都係照訓上去…

『放心…家蔚!我地陪住你!』表妹再次激勵我…

『唔…如果可以既話,我係希望妳地兩個出一出行下。』冰韻講



『下?』表妹愕然…

『因為如果被催眠既人知道旁邊有熟識既人,
有可能會產生保護自己既潛意識,咁樣會影響催眠既效果…
二來,亦可能會怕講出一d事情而直程催眠唔到…』

『唔…』表妹擔心咁望住我

『當然,如果家蔚願意既都唔係唔得…』冰韻講

雖然…表妹同冰瑤要離開…
但我都難免認同冰韻…我的確…可能…或者…有野唔想表妹知道?

而且催眠我既既然係冰瑤姐姐,應該可以放心自己一個留係到啦?
 


「就…就聽冰韻咁講啦…」我下定決心。

『就咁話。』冰瑤企起身,打斷想講野既表妹『我地出去先啦,樂宜。』

『嗯…加油啊…家蔚…』表妹講『一陣我地會返黎接你…』

之後佢地就離開左診療室…得返我同冰韻。

『仲好緊張?』冰韻倒左杯水比我

「嗯…因為唔知之後會點…」

『未知既事的確係幾可怕。』冰韻講

「不過知道左係女醫生…又係冰瑤姐姐…都…都無咁緊張既…」



『其實想催眠既女生大部份都會搵返同性既醫生。』冰韻講『事實咁樣係會保險好多。』

超同意,如果催眠醫生係kevin,或者邦淫…
咦,點解我會咁叫佢?啊,是但啦…

或者邦淫咁既非善類…咁樣…我一定好危險姐。

『飲啖水先,家蔚。』

「嗯。」我飲一啖…應該係過濾水,我都係鍾意飲煲熟既水啦…

『唔洗緊張,預備好我就會開始,一陣我會問妳問題...
記住...唔洗刻意去思考...只要憑感覺答自己想到既第一個答案就可以。』

「嗯…」唔好緊張…唔好緊張…唔好緊張…

『慢慢…合埋眼。』

我張雙眼慢慢合埋…

『家蔚妳…首先想像一個風景…』冰韻佢把聲…突然變得有少少迷幻…

風景…呃…一時三刻要我諗…

『如果諗唔到既話…有無聽過天空之鏡?』

「天空…之鏡…有。」係論壇到聽過...

『係玻利維亞既天空之鏡…家蔚妳要想像下…自己而家身處係個度…』

想像…想像…啊…其實我好叻嫁嘛…想像野…

『真係大自然既奇蹟…鹽水同鹽沙竟然可以組成一個咁美妙既環境…
將天空盡收底下…如果家蔚妳而家已經係身處係個度…妳要試下周圍行…』

周圍行…我周圍行更…好靚…真係好靚…一望無際…

『但妳而家係孤身一個…係咁美妙既環境…唔應該得妳一個。』

係…我想…比更多人睇到…呢個環境…

『但妳知道有人黎更…佢就快到…佢係邊個呢?』

邊…個?

『一個…妳想佢永遠係妳身邊…最重要…唔想放棄既人…』

最重要…唔想放棄…

『佢到啦…妳而家已經見到佢…佢個身影就係妳面前…』

然後我見到佢…佢係車到落左黎…
因為半住太陽光關係…我未睇清楚佢係邊個…

『行去啦…擁抱住佢…如果可以既話…送佢一個吻…』

我慢慢向前行…同佢越黎越近…我個心跳得好快…

係...邊個...?
 
而家我身處係天空之鏡…呢到好靚…好平靜…
但係而家呢一刻…我無暇去觀賞呢到既美色…

因為…眼前既人比較重要…
我原本以為只係好短既路程…但事實唔係…

到行到去個陣...我已經喘哂氣...

「嗄…嗄…」

『表哥。』然後個個人開聲講野…

表妹…
果然係妳…

我最重要既人…

「表妹…就係妳…」我唔想放棄…既人…

擁抱佢...然後...可以既話...吻佢...

『唔係我…』表妹突然搖搖頭…

「下…?」

『表哥…你等更既人唔係我。』表妹微微一笑

「點會呢…而家…」

然後眼前既動靜令我愣住了…
表妹身後,車入面…慢慢有個人行出黎…

邦彥?點會…

『小蔚…』邦彥佢…慢慢開黎我面前…之後抱住我...

『我只係一個過路人…應該話係帶路人。』表妹溫柔咁笑一笑

「下…我…唔明…」

『我講過會支持你地嫁嘛!』表妹講『我永遠…都會信守承諾…』

支持…我地?

『而家我帶左邦彥黎啦…我既任務已經完結…』表妹講

「表…表妹…」

然後有斷記憶浮現上黎…
銅鑼灣 – SOGO – 婚紗店…

表妹…表妹…

『再見啦。』表妹眼有淚光,但係笑得好燦爛『家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