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我慢慢張返開眼…
心而家跳得好快…全身都係汗…眼淚好似湧泉咁流出黎…

『無事嘛?家蔚?』冰韻問…

「表…表妹…」好混亂…好混亂…



個段記憶…係唔係真…我…我點解會咁對表妹?
我因為邦彥…所以同原本已經幾乎起埋一齊既表妹分左手?

點解我會做得出?點解我咁殘忍…

點解…
 
「即係岩岩我…乜都無講到?」

『嗯…原本都幾順利催眠到…不過…當入到狀態之後無論我問乜野家蔚妳都未反應。』


冰瑤邊轉筆邊講『不過第一次好正常,大部份人都係咁。』

「真係?」即係岩岩冰韻…應該唔知道我見到既野…

『嗯…可能因為信任唔夠,又或者唔習慣。』冰韻再講

「咁樣…係咪即係之後要再…」

『嗯…如果可以既話,我希望妳每晚都可以黎。』



「每晚?」唔係掛…

『無錯。』

每晚…每晚…即係…會成日遇到岩岩既情況?
雖然…真係有進展…但岩岩見到既野…真係令我卻步…

令我唔敢再繼續落去…
原來我真係一腳踏兩船…係同表妹一齊既時候…轉移鍾意邦彥…

嗚…

「但唔會煩到妳咩…」

『唔會,』冰韻搖搖頭『妹妹既朋友應該優先幫手。』



睇黎…冰韻對冰瑤都好好啊…感覺上…

『啊…有拍門聲,應該係冰瑤佢地啦。』冰韻行去開門,果然係表妹同冰瑤。

『家蔚…點啊?』表妹一入黎就問

我笑一笑…表妹鬆一口氣…

『咁今日就到呢到啦…』冰韻講『家蔚有無失眠呢d情況?』

「無…」

『咁就唔洗開藥比妳。』冰韻係張紙到寫寫寫『咁聽晚,照舊時間?』



「ok…」掛…

離開診療室之後,表妹同冰瑤都無即刻追問我岩岩既情況…
睇黎係想我自己講出口…但係…岩岩見到既野…邊講得出口喎…

表妹…強擠微笑咁話支持我同邦彥…
佢個一刻一定好痛苦…而當時既我完全唔明白…亦唔想明白...

仲可以扮到乜事都無…去試禮服…同堂姐…芷螢佢地…

咦?芷螢…?
我隱約記得個幕…有個…馬尾女仔…

「原來…佢就係芷螢?」我衝口而出...



『表哥?!』表妹驚訝『你記得返芷螢?』

「只有片段…但原來…真係有…」

『小瑤!』表妹好開心『家蔚真係有進展啦!太好啦!』

『嗯…姐姐佢果然有d本事。』冰瑤講

『就咁落去家蔚你一定可以搵返記憶…然後你同邦彥就可以一齊返!』

表妹...妳而家既心情...係咪又係同個陣一樣呢?
 
*
 
夜晚,我係床上面輾轉反側,一直都訓唔落…


表妹…為左支持我同邦彥…到底做左幾多野?

我係咪越知得多…就會越內疚?
我失憶,係咪就係因為呢份內疚感?

唔知過左幾耐…我終於訓得著…


『小芋其實我咁做岩唔岩?』

係…夢?

『為左回復正軌?咁唔係應該嫁咩?』

呢兩把聲…好似好熟識咁…

『係不過

好似…係醫院醒之前…都…聽過?

『我明白妳想講乜野,唔樂觀嘛。』

一把少女既聲音…同小女孩既聲音…

『嗯唔樂觀。』

完全…唔知佢地講更乜野…

『但咁都無辦法,係餘下既時候我地只能夠觀察落去

『唯有咁。』


「到底係邊個!?」我彈起床…

但係周圍無其他人。

*

『會唔會係壓力太大?』表妹問…

「我唔知…我唔知道到底係夢…定係…」

但如果係夢…點解會講埋一d我唔明既野?
定一係…呢段都係我失去記憶既一部份?

冰瑤聽完,只係一直思索更無出到聲…
好快…我地又走到冰韻既診療室樓下…

『加油啊…家蔚。』表妹講

「嗯。」

*

『訓得好唔好?』訓係躺椅上面,冰韻問

「唔…唔錯啦…」其實彈醒左個陣只係零晨五點…我再訓唔返。

『咁就好啦,』冰韻滿意咁講,攪到我有少少內疚…
『咁家蔚妳又開始合埋眼…我地繼續琴日既部份…』

「嗯…」我慢慢合埋眼…今次比琴日少左份緊張,但多左張懼怕…

我驚我會知道更多…我之前做既錯事...

表妹…嗚...我對妳唔住…
 
「又係…無成果?」張開眼之後…我問冰韻

佢無奈咁點點頭『家蔚…妳...係咪有少少怕?』

「下…」點解...

『我覺得妳潛意識保護得好利害…』冰韻講
『所以催眠既效果唔明顯,咁係一件唔好既事…』

「嗯…冰韻妳無講錯…我真係有d怕…去面對返失去既記憶…」

『但妳甘願咁落去?』

「下?」

『時間每分每秒都係流動更…歲月更唔會等人。』冰韻講
『哈哈,雖然咁講係有d老土啦,不過事實的確係咁。』

「嗯…」

『勇敢去面對…去選擇…咁先係人生。』冰韻再講

選擇…

『千其千其,唔好選擇去用失憶去逃避…』冰韻講
『妳呢種年紀好應該不怕受傷去闖一闖,錯左,受傷左,咪去補救囉!』

「唔…」

『唔同我地呢種年紀。』冰韻無奈咁笑一笑『好多野錯左就修補唔返。』

「冰韻…姐姐妳仲係好後生姐。」

『錯啦,我只係保養得好!』冰韻認真咁講…

「哈哈…」

『好啦…聽日再黎啦?答應我,到時帶住天不怕地不怕既心情黎,可以嗎?』

「嗯。」我點點頭。

『咁先係勇敢既女仔嘛!係啦…星期五都得?』

「個日係學校旅行…應該無問題既?」

『咦?咁咪同我妹妹一樣囉,會唔會係相同地方呀?』

「唔會咁好彩既!」

『哈哈…』

而事實…

『唔係掛?點解我唔知既?小瑤!』表妹驚訝咁講…

『因為我都係岩岩先知道。』冰瑤講…

我地同冰瑤(即係我舊校)去既旅行地點係一樣…點解可以咁有緣?

「係啦…個晚我都要黎催眠…」

『喔!』表妹好大反應…『個晚…』

「表妹?」

『無野啦…嗯,我地去完旅行之後一齊黎啦。』

然後我醒起一件事…邦文佢…好似話星期五約表妹睇星…
而家咁樣…咪即係…我阻止左邦文約佢?
 
就係...咁簡單咁順便?

但表妹已經講左話一齊黎喎…
咁佢地應該上唔到山啦?咁…表妹同邦文都唔會…發生個d事…

太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