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第二日,表妹好早就黎接左我,
明明係一件已經慣哂既事,但今日既我特別感動…

「表妹…妳到啦!」

『做乜…眼濕濕wo!』表妹張大眼望住我『好嘔心囉!』



因為係修業旅行既關係,所以今日佢係著運動服。
當然,我都係啦。

呢間學校有少少唔同,去旅行唔係成間學校一齊去,今日只係f4-f5既人去旅行,
所以係早會時間,班低form著住校服既人都向我地投以羨慕既目光

我諗,亦因為呢個原因…所以先會同時有其他學校既人去,
即係冰瑤 – 我舊校。

諗諗下…到時咪會撞到我既舊同學囉?


雖然佢地而家一定唔認得我…

上到校車,坐係我隔離既係紫晴…
因為表妹唔想同我坐,下…佢唔係原諒左我嫁咩…?

『嘿嘿,表姐妳唔明嫁啦!』阿kay見我咁疑惑,沒頭沒腦咁講左句

唔明乜?

講返個旅行啦,其實個地點係一個旅行村黎,


不過我地只係去一日,所以唔會住係到。

其實呢個地點,我係舊校f1個陣都曾經去過一次… 
老實講…玩就無乜野玩嫁啦…記得個陣去都係周圍行黎行去,希望今次會好少少啦?

『係喎,表姐識唔識打羽毛球嫁?』

「勉強啦…」

『咁就好啦,其實我同王樂宜book左兩個鐘羽毛球場嫁…』

嗯…起馬,一陣都有一個活動玩下?

傾下計,分下d零食,好快就到左目的地…
首先呢,又係教師係到講要一d老掉牙既說話…



然後…係個大球場影埋合照之後,我地就解散啦。

『周圍行下囉!』阿kay雙眼發光…

「阿kay妳無黎過咩?」

『無啊!完全無。』阿kay搖搖頭『表姐呢?』

「我啊…曾經黎左次…」然後我見到另一邊有一班人黎到…

根據運動服款色…就係我以前既學校…
但唔係我之前個班既人…不過佢地都應該就快到…

『咁係打羽毛球之後就由表姐做導遊啦!嘻嘻!』阿kay突然勾住我隻手…



「哦…」

『行啦!紫晴!樂宜!』

『係…』『嗯。』

就係咁,修學旅行就正式開始。
 
我同阿kay兩個行頭,
紫晴同表妹兩個就跟係後面講更野
 
如果可以我都想加入佢地表妹
 
『其實我知道嫁。』阿kay用後面聽唔到既耳語同我講野?


 
「阿kay?」
 
『表姐妳而家對邦彥無感覺
 
下?
 
『我係咪講岩呢
 
「唔或者啦
 
雖然係好微妙
 
『我其實等左呢個機會好耐嫁啦。』阿kay繼續講
 


「咩機會
 
『表.姐.單.身.既.時.候。』
 
「下?」我嗌左出黎
 
『家蔚?』後面既紫晴講
 
『無野啦!妳地繼續傾計啦!哈哈哈』阿kay即刻糊混過去
 
「阿kay妳既意思即係
 
『我諗妳唔記得左啦!表姐!』阿kay用返耳語同我講『我話過要追到妳!』
 
竟然?有呢回事!?
係喎我記得扮kevin女友個日佢都錫左我一啖
 
原來阿kay真係對我有意思?唔係掛?
 
『而家對我黎講係好機會!雖然係有少少乘人之危!』
 
「不過
 
『唔洗不過啦!表姐!我會令妳感受到我對妳既愛!』
 
「呃
 
為左防止見到阿kay對我既愛,
我決定今日都係同佢盡量保持距離。
 
但係阿kay同我講呢返耳語個陣我又好似係邊到聽過咁
個日我比人綁完d比人影裸照然後kay救左我
 
但阿kay點解會黎呢係因為
 
表妹
 
又係表妹
 
『好啦,就夠鐘去羽毛球場!』阿kay同我地講『我地行返去囉。』
 
『嗯。』表妹點點頭
 
「妳地去先啦,我去買野飲妳地想飲乜?」
 
『下我又去!』
 
「唔洗啦」因為我想一個人靜靜
 
去試下記唔記得返其他野。
 
可能…岩岩阿kay既耳語始終唔夠關鍵性,
所以我記起既野只係得好少。

唔通,要阿kay好似紫晴咁…錫我…
我先會記起返同阿kay既所有野?

唔會既…點會有咁好康既展開先…

其實羽毛球場隔離係有自動售賣機,
不過我為左可以諗多d野,而且順便睇下撞唔撞到冰瑤…

所以就專登走遠d睇下有無小賣店..

但行行下…感覺越黎越唔對路喎…
好似…有人跟更我?而且…仲係要兩個人…

唔會掛…或者只係我諗多左?

所以我開始…行迂迴曲折既路徑…去證實我呢個猜測…
但果然…係無錯…事實係有人跟更我…

我有個念頭…或者…係邦彥?
其實係我琴日話佢好煩之後,佢真係少左理我...

等我仲以為佢收歛左...仲因為咁而家少少(真係少少嫁!)既失落感。

但估唔到…佢而家會選擇用跟蹤呢個手段…
睇黎,我要重新理解返佢既為人…

行下行下…我發現行左去射箭場…呢個係一個死胡同…
因為射箭活動既集合時間未到,所以而家人影都無隻。

但後面…跟蹤我既人仲係後面…
唔好同我講佢係黎等射箭啊!牌上面寫住下午先開始!

我擰轉身,眼神變得兇狠,跟蹤我既人嚇左一嚇…

但原來…係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