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


『家蔚…妳醒啦?』係我眼前既…係冰瑤。

「我…我訓左好耐?」

『唔…佢話至少一個鐘。』冰瑤指住冰韻…

『嗯…催眠完妳就訓著左。』冰韻回答



「聽住…冰瑤…我岩岩記起返…芷螢同小芋…啊…好混亂」

我禁住頭...啊...好似通完幾日宵咁...

『冷靜…家蔚…妳冷靜先…黎,飲啖水。』

我急急飲一啖水…

「咳…咳!」結果嗆親



『結果呢?』冰瑤微笑

「結果?」

『記憶…係咪返哂黎?』

「下…我…」我嘗試…回想返其中一件事

我想同阿彥做...結果講錯左愛爾蘭蛋糕...點知阿彥真係打算整...


仲要係阿彥屋企整...個晚…我同阿彥係床上面…差少少…但無發生…

「係啦!記憶返哂黎!」

『咁就好…咁而家…我諗妳發現既事都係之後再算…而家…』

「係…我要搵阿彥…我要同佢講…無錯!」我企起身…

『去啦。』冰瑤笑一笑

『加油啊,家蔚。』冰韻姐姐都係…

「嗯!」

衝落樓下個刻…我心入面真係好興奮…


我成功左…改變歷史…我成功左…而家阿彥佢…又同返我一齊…

今次之後...我一定唔會再做錯...唔會再對唔住阿彥...

太好啦!
 
好興奮...我好興奮...
我要第一時間...同阿彥講...

「係喎…」我突然醒起「我應該先打電話比阿彥…」

唔係點搵阿彥喎,佢可能開更工嫁嘛!
實在太興奮啦,攪到個人傻傻地tim!

一拎起電話個刻…



but I lost all control and I need you now…
and i don't know how i can do without…i just need you now…

電話就響起。

一瞬間,我以為係阿彥…以為我同佢已經心靈相通…點知…
係…未知電話?邊個?

「喂…」

電話另一面...我聽到風既聲音...
仲有好細少既雜聲...但大致上都好安靜...

但無人出到聲…係惡作劇電話?



「喂喂…」

都係無聲…咦?唔係喎…

『點啊…』呢把聲…係邦淫?

點解邦淫會打比我?而且...佢點解有我既電話號碼?
唔係想向我示威嘛…因為約到樂宜…

而且…佢仲打算…睇完星之後…同樂宜…做個樣野...

我搖搖頭。

如果表妹願意接受既既話…我都無辦法…


只有寄望...邦淫真係會對樂宜好...

因為,我已經打算…一心一意咁對阿彥…

『點姐...』但邦淫唔似係同我講更野...因為距離...有d遠...係打錯?

『咩…咩點喎...啊!?』樂宜發出驚訝既一嗌

樂宜呢種叫法…奇怪…?

『第一次個個都係咁嫁啦!』

『係…係姐…但真係…啊…唔好…唔好啊!』

佢地唔係應該…情到濃時…自然咁…落去嫁咩?
就好似我同阿彥睇戲個日咁...

『嘿嘿嘿…』邦淫笑得…好令人不安『之後慣左就無問題嫁啦…嘿嘿嘿…』

點解好似…係邦淫佢…強迫樂宜…

『唔好!』

就係呢個關鍵時候…電話就收左線…


我拎住電話隻手…顫抖得好利害…

「樂…」
 
樂…樂宜!??
 
Do do do do do…

我…完全冷靜唔到落黎。
到底…岩岩個電話…係乜野回事…

Do do do do do…

岩岩…就好似係邦淫…想…對樂宜做個回事…

Do do do do do…

但樂宜唔願意…不過…邦文而家打算格硬黎…樂宜大叫"唔好"...

「點…點可以咁嫁?」樂宜肯都話…但而家佢唔肯呀…

唔得…唔可以呀...!
我…我要去救樂宜…要…要即刻行動!

但我立即醒起一樣野…我根本…就唔知樂宜係邊到睇星…

完全唔知道…

我嘗試打返比岩岩個電話…但係唔通…
令我感到害怕既係…連樂宜既電話都唔通…

一定係邦淫…佢關哂所有電話…咁就唔怕有人阻到佢...

嗚…

係啦,阿彥…問阿彥!佢係邦淫大哥嘛!佢一定會知道d野...

『小蔚?』

「阿彥!」我隱藏唔到自己擔心既語氣…

『小蔚妳個語氣…係唔係發生乜事…』

「我…我…」焦急…憂慮…我完全冷靜唔到「你知唔知…邦…邦文今晚去左邊?」

『下?』

「邦…邦文啊…」點解要下喎…點解要下!

『我細佬?』

「係呀…」我已經就快急到流出眼淚…

樂宜…樂宜…千其唔好有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