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


『我…我唔知道。』阿彥回答

「下…真係…?真係真係?」

『嗯…我好少過問細佬平時去邊…但如果小蔚想,我可以嘗試幫妳搵佢…』

「嗯…我…我一定要搵到佢…嗚…」



『小蔚?』阿彥訝異咁講

「有…有消息一定通知我…一…一陣再搵你…」

『喂…小蔚?』

Do。

連阿彥都唔知道…咁點算...



咁點算好啊…香港咁多觀星地點…無可能一個一個搵…
如果一個一個搵...到搵到個陣...已經太遲...樂宜...唔好有事啊...
 
我好想盡快行動…但根本就唔知係邊到入手…
我只能夠企係到…希望阿彥可以搵到邦淫…或者有奇蹟出現…
 
甚或…係樂宜自己打黎既求救…
 
即使我知道咁樣只係浪費時間…


 
會浪費多一分時間樂宜就多一分危險
 
唔好我唔想咁唔想
 
『家蔚?』岩岩落樓既冰瑤疑惑咁望住我『點解妳仲係到既?』
 
「冰冰啊呀呀呀」我即刻衝埋去捉住冰瑤「樂宜佢樂宜佢!」
 
『家蔚冷靜d…咁樣我完全唔明。』
 
「嗚我收到個電話邦文即係阿彥細佬佢好似想對樂宜
無時間啦我最少已經浪費左十分鐘
 
『嗯』冰瑤合埋眼點點頭『我諗我大概明啦。』


 
「冰..點算好
 
『家蔚係咪唔知道樂宜而家係邊?』
 
我點點頭眼淚已經流到停唔到
 
『有無試過打比人問下?邦彥?』
 
我點點頭
 
『嗯不過我相信邦彥唔知咁樣kay呢?』
 
「阿kay?」
 


係喎?!
 
『我記得今日旅行個陣聽到佢地提起過或者阿kay會知道。』
 
「嗯係啊!」感覺突然實在左好多「阿kay…
 
我即刻拎起電話打上阿kay既電話號碼
 
『咁夜既表姐?係咪又諗清楚決定放棄邦彥啦!?終於!?』阿kay滿心期望咁接聽
 
「唔係kay…
 
『車!』阿kay相當掃興咁嗌左聲
 
「聽我講!阿kay!知唔知樂宜今晚係邊到睇星?」


 
『下?呃
 
「知唔知啊!」
 
『知更係知啦!』
 
「咁係邊到呀?」
 
『唔石澳
 
「拜拜。」
 
『下!?』阿kay好驚訝『表姐?!喂喂!』
 


Do
 
「係石澳!係石澳呀!」我擰住頭,但見唔到冰瑤「咦!?」
 
『上車囉。』原來冰瑤已經截左部的士『石澳觀星既地方大概離唔開兩個位』
 
「嗯!」
 
樂宜一定支持落去等我啊!
 
雖然我同冰瑤一早已經係港島西…
但去石澳呢段車程…係我人生中感覺最耐既...

而且車廂入面…安靜得可怕…冰瑤佢…係咪同我一樣都好擔心樂宜呢?
如果連冰瑤都擔心…咁樣樂宜就真係…

唔好亂黎...家蔚...樂宜唔會有事...唔會...

「司機…可唔可以再快d…」我再一次催促司機…

『小姐,呢到山路黎嫁,一唔小心聽日就會上報紙嫁啦…』

「但係…但係…」再搵唔到樂宜既話…佢都有可能會上報紙嫁嘛…

『冷靜d…家蔚。』冰瑤捉實我隻手,語氣平靜『無事既…』

「冰...冰瑤...嗯…樂宜一定…會等到我…」

一定要啊…樂宜…

應承我…

落左車之後,冰瑤建議我地兩個分頭行動…

「下…但個個係男仔喎…我地分開會唔會…」

『保持聯絡…有乜事就大嗌,一定無問題。』冰瑤講…

「咁…咁又係…」

大概係因為冬天既關係,所以今晚石澳並唔算多人,
但只要大嗌…都一定會有人留意到…

一見到邦淫…如果佢有乜野企圖…就即刻大嗌…
理得佢係咪阿彥個細佬…佢咁樣對樂宜…點都唔可以放過佢…

因為冰瑤比較熟路,所以佢決定行遠少少,
由只係黎過一次既我係沙灘附近搜尋…

但我心諗…岩岩聽電話個陣明明咁靜…
樂宜同邦淫應該無可能會係沙灘嫁喎…

不過既然冰瑤叫到…就唯有照做…

行落沙灘…刺骨既海風即刻吹到身上…
我記得上次黎…就係同樂宜阿kay三個…為左宿營既沙灘做演習…

個陣…真係好…雖然有煩惱…但至少一直都好快樂…

結果理所當然,係沙灘搵唔到樂宜佢地…
所以我就離開沙灘…行返去士多個邊…

「士多…嗎…」

我仲記得…當日既黃昏時間…樂宜就係係呢到同我告白…

如果我個陣唔係女仔…又答應左樂宜…我同佢而家會點呢…

「唔係…」而家唔係諗呢d野既時間…

最重要係…搵到樂宜…

搵到佢…然後…咦…?

就好似計岩時間咁…係士多到有個人行出黎…
佢雙手拎住一罐red bull…同一罐我最憎既zero可樂...

「邦!淫!!!」我即刻發左癲咁衝去邦淫到...

佢望到我個刻只係微微睜大眼…睇黎反應唔切…然後...

碰!
 
邦淫手上面既兩罐野都跌左落地下…
我雙手捉實邦淫既衫領…用盡全身既力量…唔比佢走甩…

周圍無其他人...士多老闆亦係鋪入面...所以無人留意到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