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


而家既我…眼淚己經流唔出一滴…因為…
無論係我腦海…定心入面…都只有震驚…

『家…家蔚?』

『啊…原來係我有上釣…』邦淫無擰住身…佢背對住我同樂宜…



『邦文你出賣我!』樂宜好嬲咁同邦淫講

『我…無。』

『表…家蔚呀!唔好走…聽我…喂!』

我擰轉身就跑左去…向住沙灘既方向…
我唔想比任何人追到…我要走去一個無任何人發現我既地方…

我覺得我心入面永遠都唔會平伏到…係知道呢件事之後…


樂宜…為左支持我同阿彥…一直係背後為左我做任何事…

甚至…係知道我…對佢仲有感覺個陣…
寧願同邦文一齊…去令我…對佢死心…完全放低佢…

佢幾乎成功左…但因為邦文今晚既舉動...

令我重新明白到…

『家蔚…』背後既…係樂宜既喘氣聲…



而家...我地兩個企係沙灘上面...

「我始終…都係比妳追到…」

『呢個都係表哥你…嬴唔到100米既原因。』

「嗯…」我擰返轉身…

逃避唔到…

我始終…無辦法無左樂宜…

『表哥你…係咪聽到哂我同邦文講既野?』樂宜...望住我



「係…」

『咁樣…』

「樂宜…我…」

『表哥你比我講左先。』

「係…」

『我一直希望表哥你可以完全放低我…
然後同邦彥無任何故慮咁一齊,其實我都有個自私既原因。』

「下…」



『我啊…表哥唔知仲記唔記得我曾經去過澳洲…』

「我記得…我記憶已經返左黎…係妳…同芷螢…冰瑤…紫晴…」

『嗯…就係個次…』樂宜知道我記憶返黎,並唔係好驚訝…

大概…有人已經同佢講左?

『返黎之前…其實有個外國大學教授黎左搵我。』

「下…?」

『表哥啊…』樂宜擰轉少少個身望住個海




『我遲下會過澳洲讀書,連埋大學...應該…五年內都唔會再返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