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


『衰仔!好起身啦!』說話既…係每朝早都喋喋不休嘈醒我既聲音…

比任何鬧鐘都準時...仲有點都禁唔熄。

「比…比我訓多陣啦!十...五…五分鐘!」

『唔得啊!你再遲到就可能會記缺點嫁啦!』呢把聲音明明就好好聽,


本來就應該要用黎做更有意義既野,但偏偏呢,佢選擇用黎教訓我,嘈我,煩我。

「唔理啊…我要訓!」

『衰仔!一陣比你老豆知道就知死!』

又用爸爸威脅我?

「爸爸佢咁錫我…點似妳…老太婆…哇…哇!?」



竟然出絕招…搔…搔我!?

「哈…哈…哈哈哈…投降…投降啦!認輸!醒!醒!」

拉下被單,映入眼簾既>..正係我媽媽…

三十有中既佢…皮膚保養得異常地好,幾乎無任何皺紋,
樣呢,亦比實際年齡年青好多,完全無一種已為人妻(好似係咁叫?)既感覺…

記得啦,有次出街仲比一個賣菜婆婆問佢係咪我家姐,


個次真係開心死佢,之後仲周圍同人講…

特別係爸爸,佢至少聽左不下十次,
連我都聽得出爸爸每次笑住回應時個種無奈。

係啦,講咁耐我都未自我介紹,我叫做陳智影,十四歲,中三學生。

非常正常健全既男仔(好似係)。

『試下…今次一定煮得好食!』刷牙完坐低之後,媽媽好快就送上早餐…

望住碟半燶既炒蛋同腸...

「真係無天份。」我邊食邊講,雖然已經進步左嫁啦。



『係嫁啦,我無你爸爸咁叻嫁啦!哼!』媽媽不忿咁講

「我好掛住爸爸既雞肉沙律…佢幾時先請到假嫁?」

『唔…唔知呢。』

「點做人老婆嫁。」我悶悶不樂咁咬條腸仔「咦!?入面凍既?」

『啊!』媽媽面紅起黎『人地掛住叫醒你嘛!咪遲左退凍囉!』

「失敗!大失敗失敗!」

『啊啊啊~!』

媽媽就係咁,煮野食無天份,做小事又成日會大意(聽爸爸講佢做大事係意外地能幹?)


但佢好溫柔,對邊個都係…

雖然我好似成日疾佢,但我真係好鍾意佢…

同爸爸一樣程度咁鍾意佢。

老老賽賽(有無用錯?),我同媽媽既關係相對於母子
其實真係比較似姐弟,我相信連佢都會認同。

係啦係啦,我介紹左自己都未介紹呢個鍾意痴人煩人既媽媽。


王樂宜,我最愛既媽媽。
 
雖然我同屋企人既關係非常好,而且幾乎係無所不談,



但係學校就正正相反…
我…呃…點講呢,我係學校…係無乜存在感。

朋友,勉強都算有既…但一來唔多,二來亦都算唔上係可以談心既朋友。
而異性朋友…就幾乎係無…

講樣…我明明受到媽媽既優良傳統,唔差嫁嘛…
或者…係因為我唔夠主動…又唔夠風趣啦…

『哈,真係似足你爸爸以前咁!』呢個就係每次同媽媽講完之後佢既反應

咩喎!我都唔想嫁嘛,
而且啊,睇相,我個樣明明比爸爸以前好好多!



『阿影…朱古力…食唔食啊?』同我講野既…係班入面既一個女仔

「啊…啊…啊…啊…啊…好…唔唔唔洗啦。」我口窒窒咁回答…

咦?我明明想要嫁喎!

『係啊…』個女仔一聽完就走左去

因為一直長時間同唔到異性朋友接觸,久而久之我就變成咁…
睇黎…我呢世人都識唔到女仔嫁啦…唉。

*

『點解垂頭喪氣既?小影?』

而家我係一個好大既倉庫入面,呢個倉庫係作科研之用。

同我講野既…係非常錫我既,冰瑤阿姨。

「唔…冰瑤阿姨妳不如研究一個用黎識女仔既法寶啦…」

『呵呵…小影邊需要用呢D野喎…』

「先唔係…我…我其實…一個異性朋友都無…」

『冰瑤阿姨唔係?』冰瑤阿姨向我微笑

「唔…微妙。」

因為冰瑤阿姨成日都留係研究所,平時幾乎係無啖好食,
所以由唔知幾時開始,媽媽就定期煮野食同煲湯比冰瑤阿姨飲,

而我…就負責係放學之後將呢D野拎比冰瑤阿姨…
我其實好樂意咁做啦,因為冰瑤阿姨好好玩嫁,成日都有D超有趣既特別研究比我睇。

「阿姨啊…」望住冰瑤阿姨飲住碗湯「我媽媽煲既湯好飲咩?」

『嗯?』冰瑤阿姨望住我『更係好飲,至少比我煲得好。』

「點會呢…冰瑤阿姨妳乜都勁…煲湯一定難唔到妳啦,妳只係無時間姐。」

冰瑤阿姨笑一笑,之後搖搖頭『小影,你媽媽用心煲出黎既湯,係全世界最好飲既。』

「下…」

『或者你仲細,但遲下就會明。』

「係啊…」我其實真係完全唔明啦…心…有味咩?

『係呢…你爸爸仲係澳洲?』

「唔…救災行動…都唔知要到幾時,點解要咁好心喎…」

『呵呵,』冰瑤阿姨意味深長咁笑一笑『因為係一個重要地方嘛。』

冰瑤阿姨就係咁,成日都收收埋埋,教人完全估佢唔到,
不過佢係一個好好既人呢點係無變,除左爸媽,佢就係我最親既人。
 
「咦…冰瑤阿姨妳呢期研究既係乜野?」

望住冰瑤阿姨純白大台上面一件細少,閃閃生輝既野...我發出提問...

『唔…今次唔講得比小影你聽住。』

「點解喎…唔通又好似上次咁既失敗作?會突然發狂咬人既電筒?」

雖然冰瑤阿姨大部份既研究都好有用 (有用到我大部份都唔明用黎做乜)
但間唔中都會有一d奇怪既作品…

個次個咬傷真係好明顯…好彩冰瑤阿姨研究既除疤膏好有效姐!

『個次係你用得唔好!』冰瑤阿姨不滿咁講『個個明明係自衛武器!』

「呃…真係?」

『更係啦!』

「咁今次呢?」

『今次係…啊,呵呵,差D比你引誘到tim,唔講唔講。』冰瑤阿姨笑笑口

啊,都係失敗左…

有時…我覺得係冰瑤阿姨故意扮比我引到。

「阿姨~講啦!」

『今次真係…唔可以隨便講出去,聽日啦,或者聽日就可以話你知。』

「咁呀…好啦,我就期待聽日啦,咁我返去先啦。」

『啊…記住幫我多謝你媽媽既湯喎。』

「拜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