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


「今晚咁好餸既?點解既?」

望住台上面一碟一碟既餸 (仲有外賣),我發表我既好奇

『你一陣就知啦,智影。』

「做乜學埋冰瑤阿姨咁懶神秘喎…唔通堂姨…或者kay姐姐會黎?」



『錯。』

「咁…咁樣…」我心入面突然有鼓興奮湧上黎…

『智影…』

「爸爸…爸爸佢…」

叮噹叮噹



就好似計好時間咁...

『嘿嘿…去開門啦,智影。』媽媽好開心咁講

我即刻衝埋去大門…
媽媽咁開心…一定係因為咁…因為…

「爸爸!」我未確認門外面係邊個就先嗌出黎



果然!

『咦?點解知係我嫁?』爸爸好驚訝咁望住我『仲諗住比驚喜你tim…』

「媽媽一早出賣左你啦!」

『啊!』爸爸用一隻手掩住面『你媽媽定既計劃永遠都係殘念收場。』

『咩喎!』媽媽係後面不忿咁講『哼!』

過左咁耐先介紹tim,呢個係我爸爸,

陳嘉為。
 
「點解既?點解既?」我好興奮咁跟係爸爸既後面「點解會突然返黎既?」



『等我放低個背包先慢慢講啦…』爸爸慢慢將佢個好大既包放係梳化上面…

「點解既?」

『啦,是咁的。』之後將係梳化上面…望住我…

爸爸好鍾意係講野既開頭用是咁的,雖然我成日提醒佢,但佢都係改唔到,
媽媽有叫我唔好學佢,但佢又無指正爸爸喎。

『唔知咁講你明唔明啦,總之簡單黎講就係個邊既政府,
有重要既事要係你爸爸同朋友當值既位置到攪,所以我地就被迫緊急撤離。』

「咁...係乜野事?」



『呢點智影你就唔洗知道啦。』爸爸講

「咁爸爸你係咪唔洗再返去?」

『唔…唔知嫁,可能…突然之間收到通知就會即刻返去…』

「下…」一聽到…個心就沉一沉…

唔怪得爸爸…只係得個大背包…無帶行李箱返黎…原來就係因為咁…

『唔洗唔開心喎…我帶左手信返黎嫁,你睇!』

爸爸手上面…係佢同一d當地既人合照…呢個…
好似係叫艾乜野石?我之前係講關於澳洲既書籍到睇過…而家…完全唔同哂…



「車…你既合照點叫手信?」

『其中之一姐...哈哈…』

『喂過黎食飯先啦!要凍啦!』媽媽佢係飯台隔離叉住腰同我地講

『過去食先啦?一陣再比其他你…』

「哦…」

『啊…我都好耐無試過樂宜妳既手勢啦!睇下有無好左d?』

『放心都得啦!』媽媽好有自信咁講

『嗯…好味!』爸爸飲左一啖湯之後講



真係?

我隨即試左一啖…同平時都差唔多姐…
唔通…就係冰瑤阿姨所講既…心既味道?

因為我太細個,所以唔明?

雖然…媽媽煮既餸有乜特別味道我真係食唔出 (所以主力係食d外賣餸)
但呢餐飯…我地真係食得好開心…好開心...

「久違既一家人食飯…真係好…」食食下…我終於講左出黎…

『智影…』爸爸同媽媽都望住我…

「爸爸…唔好返去啦…留係到…」

我嘗試…講出我既心願。

「我真係好想…日日都係一家人…係到食飯啊…」
 
『幾多歲啊!智影!』媽媽即刻開聲,呢個係教訓我既語氣
『唔好仲好似好細個咁啦!爸爸去係幫人嫁!』

「但點解要去咁遠喎…要幫人…香港都可以幫啦!」

『你唔明嫁啦!個度呢…』媽媽講講下爸爸伸出左手…

『等我黎…樂宜。』

『老公…』

『智影啊…』爸爸,好認真咁望住我『個度呢…係我同你媽媽一個好重要既地方…』

「重要…得過我?」

『啊…』爸爸一聽到呢句,即刻微微張開嘴巴,然後dup低頭

感覺就好似洩左氣既氣球一樣,輸哂。

『你爸爸真係無用…』媽媽搖搖頭

『我認…』爸爸重新抬起頭『啦…智影…點解重要呢…係有個好大既原因既。』

「哦…?」我嗤之以鼻

『你個仔唔信呀!』媽媽笑笑口講

『智影,我地…點講好呢,人生呢,永遠有好多抉擇既。』

「嗯。」我點點頭

『有時以為選擇錯左…但其實又錯唔哂…有時以為岩既…其實又可以錯到離譜。』

『你覺得智影佢會明?』媽媽問

『唔會。』爸爸笑一笑

「…即係點?」

『即係…啦…如果個日…我係尖沙咀海旁…有左另一個決定…咁樣…』

「咁樣爸爸就唔會成日去澳洲?」

『唔…』爸爸苦惱更『又可以咁講既...你就當係咁先啦。』

結論,爸爸講完,我都係完全唔明佢講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