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爸。」一個鐘之後,我扮到好似原諒爸爸咁走出房。

『智影?嬲完啦?』爸爸佢已經拾好野,而家係到準備更文件

至於媽媽…佢應該去左買野?
因為勸我唔掂所以諗住用食物戰術…我睇穿佢啦!



『對唔住呀…智影,我答應你下次一定帶你同媽媽去,原諒爸爸啦?』爸爸帶歉意問

「唔…」我點點頭…

但我唔係原諒爸爸,只係為左下一步。

『咁就好。』

「爸爸呀,你係坐今晚夜機?」



『嗯…如果可以遲d就好,但就係唔得…個度既同事而家好需要我…』

「我明白…」我再點點頭「但我都係想知道點解爸爸會咁重視澳洲?」

『智影…』爸爸笑一笑『個度而家好需要係口既人幫助佢地。』

「係咁簡單?」

『仲有,個度,係我同你媽媽約定既地方,而為左咁…我放棄左好多野。』



「好多…野?爸爸你之前講既尖沙咀…係唔係...」

『係其中之一。』爸爸笑一笑

「係幾多年幾多月幾多日幾點?」我決定乾脆咁問

『嗯?點解…』

「講啦!對爸爸既事我特別有興趣…」

『2012年1月9日。』爸爸回答『我永遠忘記唔到呢日…
至於時間…應該係8點左右?個陣我一個人好迷茫咁…企係鐘樓下面…¬』

「然後…」



『你咁踴躍既?』爸爸笑住問『如果個陣我選擇去修頓球場…而唔係…』

「如果去左,會點?」

『嗯?應該...』爸爸好認真『會救到個個人...』

「相入面個個?爸爸最重要既好朋友?死黨?」

爸爸點點頭

「救人喎?爸爸如果知道應該一早...」

『個陣既我啊...根本就唔知道呢件事。』

「咁...咁如果爸爸你去左...係咪就唔會有重視澳洲呢個想法?」



『大概…掛?』爸爸唔肯定咁講

「我想出去買野飲,咦?順便睇下搵唔搵到媽媽,爸爸要唔要外賣咖啡?」

『咦?話題轉咁快既?唔洗啦…』

「咁,一陣見~拜拜。」

『點解我會有種奇怪感覺既?』係背後既爸爸開口問

「你諗得太多。」

計劃通。
 


因為我好熟爸爸,所以佢個邊既成功可以話係意料之內。
但另一邊廂,就難好多...

因為...boss係冰瑤。

「冰瑤阿姨,晚安!」我用超級平常既語氣同冰瑤阿姨打招呼

『咦?小影?』冰瑤阿姨有少少驚訝『點解放假日你會黎既?』

「我掛住冰瑤阿姨嘛!」

『口甜舌滑。』冰瑤阿姨有少少開心『但一定唔係咁簡單既?』

「HEHE,更係唔係啦,我爸爸媽媽都黎左啊。」



『係?』

事實…當然係大話,所以…呢個同時係難度十級既冒險,
因為,我幾乎每次大話都會比冰瑤阿姨識穿…

「更…更係啦。」但我已經好努力確保無破綻

『唔…』冰瑤阿姨露出少少疑惑『但佢地無理由會事前通知我嫁喎?』

唔通?阿姨佢真係估到?咁我咪…我咪…

「冰…冰瑤阿姨…驚喜嘛!媽媽好鍾意呢D野…」

『唔…』

我開始感覺…有冷汗標緊出黎。

果然…我…永遠都瞞唔到冰瑤阿姨…

『都似樂宜風格。』冰瑤阿姨突然點點頭『佢地係大堂?』

「係…係啦!佢地話怕唔小心攪到妳既傑作…所以先...」

『呵呵,咁我出去搵佢地,順便黎個逆驚喜先,智影記住唔好亂咁掂野啊。』

「係…更係啦。」

然後冰瑤阿姨就慢慢行出研究室,

「咦?咁…咁我係咪成功左?」一時三刻,我真係唔敢相信…

無理由咁順利嫁嘛?冰瑤阿姨喎!個個…就算做偵探都一定係頂級既冰瑤阿姨…

「但…但唔係理呢件事既時候…」

我慢慢行去純白色既大台前面…條”時光機”頸飾正正放係上面…

我小心翼翼咁拎起佢…頸鏈既正面比人感覺就好似陀錶一樣
唔同既,係無任何時針分針秒針,只有無數微微反光既條型金屬片…
而後面…就刻有一個M字…應該係冰瑤阿姨”文”姓既首個英文字?

心…跳得越黎越快,
如果外人見到,只會認為係一條超現代化風格既頸鏈…
但內行既我知道…呢條…係可以…或者…改變所有野既頸鏈…

「但點用呢?只要…有個想法就得?」我自言自語咁問…

想法…想法…想法…

2012年1月9日…係星期幾啊?死…岩岩應該研究定…
總之就係呢日…夜晚…尖沙咀海旁…7點半左右…時間預鬆D好D…嗯…

我有改變既事…我…我想爸爸…會留係香港…唔會去澳洲咁遠…

聽我既要求啦!頸鏈!
 
「噗!」講完句霸氣說話,我自己都忍唔住笑出黎…
 
但笑完個一刻…周圍突然變得好黑暗…而且…好凍...
就好似我突然無故闖入左無燈既雪櫃,或者冰庫一樣…

然後…係扭曲…明明係好黑…
但我竟然可以見到黑暗扭曲起黎…我唔知…到底係點解…

係唔係…失敗?冰瑤阿姨…會唔會整左個失敗作?而我…可能會因為咁…

死?

唔會掛…唔好…

我發現我想嗌…但又嗌唔出…
係真係嗌唔出…但嗌左出黎既聲音聽唔到?我唔清楚…

好可怕…我…我後悔啦…我…我想返出去…

媽媽…我好驚…我…我…

媽…嗚…

唔好…唔好…唔好…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