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點解會咁嫁!?點解我會…唔...」啊,我把聲點解可以咁好聽?

而且…同岩岩海旁個個女仔把聲…都意外地相似。

「無…無無無無理由嫁嘛…」

可能因為眼前鏡入面係一個女仔既關係,所以我講野又開始口窒窒。



「如果係咁既話…咁…咁呢呢呢到…漲起既部份…咪…咪…」

我慢慢…將雙手…放係胸部漲起既部份…
輕輕揉落去…係難以想像既柔軟…同有種輕微既神奇感覺。

「果然!?」雖然唔算好大…但絕對…係我所擁有既「嗚…」

長髮…胸部…女聲…果然…果然我…



!?

「如果係咁…」我俯下頭…盯住粉紅色既睡褲…

如果...我真係...女仔...
雙手…慢慢向外拉開條睡褲…

嗯,

無左。


無左。
無左。

原本應該平既地方分左右漲起左,
相反,原本漲既地方就突然乜都無。

哈哈,哈哈。

雖然我唔想承認,
但我而家…係一個真真正正,完完全全既女仔。

「我係男仔...智影...我係男仔...嗯...而家只係幻覺...嚇我唔到既...」

啪啪啪,門外面突然有人拍門,嚇我一跳。



「邊…邊個?」女仔把聲好慌張,咦…應該係我把聲…

『仲有邊個喎,妳媽媽啊!』

「媽媽!?」呢把聲…雖然係熟口熟面…但…

『我開門啦。』

絕對唔係我原本媽媽把聲…

門一打開…眼前個個自稱係我「媽媽」既人…
我認得佢,應該係話無理由會忘記,

因為…佢就係我十分鐘之前係尖沙咀海旁,叫佢記住去修頓球場既女仔。



嗯,正確d講係加大成熟版,
年紀,絕對比十分鐘之前我見到既大,但比人感覺都只係接迎二十到尾…

身高…至少比我高一個頭 (大概係因為我矮左同時佢比之前高左),
樣貌…神奇地無太大變化,同媽媽一樣…幾乎望唔到任何皺紋…

身材…因為岩岩係夜晚,所以並無刻意去留意,
而家就唔同,好清楚見到佢身材曲線玲瓏,擁有長長雪白既雙腿…同豐滿既胸部…

整體黎講,佢同當年一樣,都係天使一樣,完美般既存在…

而且佢…

「你係…我媽媽?」



『下?更係啦!妳訓到傻左啊?』

突然變左做我媽媽。
 
「無可能!」我媽媽,一定唔係妳!
 
媽媽係王樂宜王樂宜王樂宜!無第二個!
 
『芷…螢?』眼前個女人有少少疑惑咁望住我
 
咦?係咪我聽錯…
 
「妳…岩岩…叫我乜名話?」
 
『芷螢。』女人有少少擔心咁行前一步…


 
我即刻係後退一步「點…點寫?」
 
『下?草花頭下面阻止個止,芷…螢火蟲個螢…』
 
芷,螢。
 
「我係智影!」我大嗌「雖然音似,但…但我絕對唔係乜野芷螢!」
 
我發現我開始有少少腳軟…
 
唔得…我個頭突然好暈…又好痛…
我變左做女仔…屋企唔係我原本既屋企…仲有…我媽媽…都唔同左…
 
唔同左…唔同左…唔同左…
 
『芷螢?妳係咪身體唔舒服…不如帶妳去睇醫生…妳爸爸…』
 
「我唔係唔舒服!我好正常!只係…只係只係…」
 
爸爸?係喎…
媽媽唔同姐…爸爸既話…
 
「我爸爸…」
 
『爸爸出左去買野…』
 
「唔係呢點!我爸爸…佢…佢係咪…叫陳嘉為?」
 
我一講出個人名…「媽媽」就突然好驚訝…咁望住我。
 
『芷…』媽媽微微張開口…雙唇有少少顫抖…
 
「係唔係啊!」
 
然後佢…搖搖頭…
 
『唔係…陳嘉為係…我都唔知慢慢同芷螢妳講…連媽媽我都開始混亂起黎…』
 
「妳…妳妳…」我坐係床上面…因為雙腳…已經唔再聽話「唔係我媽媽!」
 
『點會啊!芷螢妳…』
 
「我媽媽係王樂宜!唔係妳!唔係妳啊!」
 
『樂…樂宜?』
 
「係!王樂宜…妳識佢?佢而家係邊?我要搵佢啊!」
 
『樂宜…樂宜佢…係澳洲嘛,一直都係澳洲…』
 
「一直…即係…」
 
『都應該有…十幾年…』
 
完全既絕望,係呢一刻湧上心頭...
 
完啦,一切都玩完。
 
歷史真係比我改變左…但改變既完全係錯既方向…

我唔單止…無令到爸爸回心轉意留係香港,
而家連我媽媽都長住係澳洲…

仲有…佢地都唔再係我家人...媽媽唔係...爸爸都唔係...

一幕一幕過去我地一家人既開心回憶突然浮現係腦海...
爸爸...嗚...媽媽...嗚...

完全,係大錯突錯…點解會咁…嗚…
嗚…唔得…我好頭暈…

『芷螢…』”媽媽”再次開口『妳係咪有邊到唔舒服?我先係妳媽媽啊…樂宜佢…』

「唔係…唔係唔係唔係啊!」我反駁「我媽媽係王樂宜,爸爸係陳嘉為!」

『芷螢…唉…』”媽媽”慢慢行埋黎,而家已經係我面前
『我唔知妳到底發生左乜野事…但我諗…我應該先將呢件事講比妳知…』

「下…?」

『我…雖然我而家係女人…但其實我就係妳指既個個陳嘉為…』

誒?

『我…陳嘉為係十八年前由男變成女…而家我叫做陳家蔚。』

誒!?

『雖然我唔係妳爸爸…但我…事實係妳媽媽啊?』

「出去!」我大嗌

『芷螢?』

「出去…出去…出去出去出去!!!」

『芷螢…唔好咁…話比媽媽知...到底係乜野事…』

「出去啊!」我狠狠咁睜住眼前呢個叫”陳家蔚”既女人

『芷…』佢好擔心,同時已經有少少眼濕濕『係…我…我出去先,妳...一定要冷靜啊...』


“媽媽”一離開間房關埋門之後,我成個人躺係床上面…

「點…點解會咁…」

我慢慢…去整理返而家發生既事…

如果”媽媽”無講大話…佢以前真係陳嘉為既話…
即係我岩岩用時光機...叫"媽媽"去修頓球場…令到歷史改成咁?

但點解可以大幅度改成咁?係咪仲有乜野事我唔清楚?
係啦…時光機…如果仲有時光機…咁所有野都應該可以修正…

我重新坐返直個人,嘗試係身上面搜索…
搜索個陣我其實有種罪惡感,因為…我硬係覺得呢個身體唔係屬於我…

而係屬於…一個叫做芷螢既女仔…竹
所以,我搜得好小心…盡量唔掂到身體…慢慢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