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


結果,我地花左一輪時間 (周圍問人) 先搵到地鐵站入口既位置...

點解你唔先查清楚先用時光機嫁?傻瓜!白痴!

下?專登去查十八年前既地鐵站位置?

...咁講真都唔係變左好多姐!



妳話我...但係妳咪又係唔識行!

咁人地無點出過尖沙咀嘛就算出都係坐爸爸既私家車

借口!

你你你可惡!如果我可以控制返身體一定會打你!抓你

打自己身體? 我笑住講…



可惡!衰人智影!

然而,去到地鐵站…又有另一個難題…

唔得既…八達通…?

好明顯係因為年期問題

咁樣…芷螢妳既銀包入面應該...



無散子。

結果…係芷螢強迫下 (我爸爸無時間啦!)
我唯有扮到楚楚可憐,終於成功係一個西裝叔叔到借左二十蚊,

好彩芷螢妳個樣唔差姐…

智影你既意思即係 芷螢驚訝...

係啊…如果唔係個叔叔睇在妳個可愛樣…一定會浪費好多時間…

原來係咁......

芷螢?



無野啦。

女仔…真係奇怪。

喂!都話你既所有心聲我都聽到囉!

同芷螢嘈嘈下,好快就由尖沙咀去到灣仔…
係地圖搵到修頓球場既位置之後,我就即刻離開地鐵站快步跑去…

岩岩實在浪費左太多時間…我相信如果係”媽媽”…
一定會比我地快一倍去到…

唔知呢一倍時間…到底會影響左幾多呢…會唔會…就係關鍵…?
 


而事實…好似就係咁
因為去到修頓球場個陣…一切都好平靜…

而係平靜之中…我又搵到另一個感覺…

憂傷。

『嗚…嗚…點解會咁…』一個女學生喊住係我旁邊經過…另一個女學生係到安撫更佢…

唔知點解…我身體開始有少少發顫…

因為而家球場上面…一片愁雲慘霧…彷彿…岩岩發生左一件…

然後我注意到…球場上面既一個人…
如果我無記錯…佢就係冰瑤阿姨既…



『我唔信!個個人…個個人...無可能…』

『冷靜先!kevin,佢應該已經到左醫院…而家檢查更…』
另一個我估教練既人係到同佢爭辯…

『邊可能…佢點會咁易就訓低?佢明明唔係…咁弱既人!』

『突發性事件都無人想!』

『突發?唔得!』kevin大叫『邊間醫院?我打比阿爸…叫佢搵個最好既醫生…』

『個度既醫生個個都係專業!』教練回嗌『唔需要…』

教練既電話突然響起…佢轉移接聽電話…



智影智影 平靜既瞬間…我重新注意到芷螢叫更我…

佢而家把聲…同我身體一樣…顫抖更…

芷螢…

個個係醫院既人係唔係指爸爸?係唔係

唔會既…我諗…只係…另有其人…妳等我一陣…



我行埋去看台個邊…一大堆女仔聚集係到既位置…
但我就快行到去個陣…

『係咪家蔚!?』其中一個女仔突然有反應『係唔係…』佢行落黎『咦?』

佢疑惑…因為…

『對唔住…妳同我識既一個人好似…所以…我認錯左…』個女仔唔好意思咁講

「嗯…我想…我想問…」我指住球場中間「岩岩…岩岩送去醫院既人…」

一講完…個個女仔又開始喊起上黎…

『嗚...佢係我...嗚...學校…我學校既足球隊隊員…』

「我…唔」我清清喉嚨「名…名呢?」

『邦…邦彥…嗚啊…』個女仔答…

『小藍…唔好喊…妳返過黎先…』坐係看台既另一個女仔同佢講…

『點解會咁嫁…嗚…』小藍喊住咁行返去看台位置『點解會咁嫁?』

呢個叫小藍既女仔…亦道出我既諗法…

…點解…會咁…
 
我重新注意返球場中央…kevin同教練既位置…
教練佢已經聽完電話…而家佢合實雙眼,向住kevin搖搖頭…

Kevin…帶住空洞既眼神跪係到…接著…係佢既一聲痛喊。

智影你話比我聽唔係真既爸爸佢

太遲…

智影如果連你都咁講我就

我地黎得太遲…

唔好再講我唔想再聽

對唔住…芷螢…

我唔想聽囉!唔想呀!

我…我…

我握緊手上面既時光機…唔知由幾時開始…時光機變得燙手起黎…

智影你講大話你明明話要救爸爸而家

芷螢…

你要點賠返個爸爸比我我果然一開始就唔應該應承你

聽我講…

衰人衰人!

聽我講!



我…我要再用多次…時光機…

下?

再用多次…返去一個鐘前…今次…我地唔會遲到…咁樣…

真係得

我唔清楚…但就係應該一試...

咁樣

我應承過芷螢妳…我…就一定會做到…

智影

即使…幾困難…要浪費幾多時間…我都…要達成我地既約定…

我知道時光機已經到左極限…握緊既右手…大概已經被燙傷…

相信我…芷螢…

...我信你。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