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係張開眼個刻…我真係好希望自己係身處係尖沙咀海旁,

但事實…唔係,我感受唔到應有既寒冷,亦感受唔到帶有海水味既海風...
我而家係車上面,無估錯既應該係巴士...

『妳醒啦?』旁邊傳黎一把熟識既聲音問…



見到佢個一刻…我好驚訝…接著…係感動…
再接著…係落淚…

『點解…要喊起上黎…?』媽媽–王樂宜 訝異咁問…

「媽媽!」我攬實旁邊既媽媽,眼淚…已經好似湧泉一樣…

『點解既?』媽媽佢笑一笑...

妳唔明...雖然只係短短三日...


但呢三日對我黎講就好似...三年一樣...

媽媽...嗚...我...我好掛住妳...

媽媽佢…未比到任何反應…只係淡淡一句…『無事嘛…芷螢?』


芷螢。





因為而家係夜晚,透過巴士玻璃既反射,我見到…我而家個樣,

我再唔係個個同陳家蔚孖公仔一樣既芷螢…

樣貌…雖然比唔上芷螢,但依然都係好漂亮…而且…有幾分媽媽既感覺…
而且…仲帶有少少男子氣,唔係單純如天使一樣…

然後我注意到…我頭髮依然都係長,只不過紮左起後面…形成一條馬尾。

「芷…芷螢?」而我把聲,雖然係比之前沉,但依然係女聲

『係啊…我既好乖女…陳芷螢嘛。』媽媽溫柔咁講…掃一掃我個背...

事後我知道…呢一刻,一切的確係回復到正軌,除左一點,






我依然仲係女仔。
 
 
點解會咁嫁?
點解我仲係女仔嫁?仲要係...另一個唔同既女仔...

呢個問題,由係坐巴士到而家返到屋企,我都一陣諗更…

根本無理由...

『芷螢…d戰利品媽媽就放係到啦,』媽媽放低一袋二袋應該係衫褲既物體


『已經好夜啦,聽日仲要返學嫁,要準備沖涼訓教!』

「係…既…」下…要沖涼?用女仔身體沖涼?無可能嫁喎…

而且…仲有個好大既問題…

芷螢…芷螢妳係唔係到?

無反應…

喂…芷螢…唔好嚇我啦… 我非常焦急咁講…

都係無反應…

芷螢消失左…



一直…係旁邊向我吐糟…雖然有少少野蠻…
但都有時幾溫柔既芷螢…消失左…同我約定好既芷螢…消失左…

消失既原因…唔通…係因為…

「媽…爸爸呢?」我嘗問…

『下?芷螢…?』媽媽有少少疑惑『爸爸佢係澳洲喎…』

果然係咁…
陳嘉為同王樂宜…生左一個完整既我(女仔)…咁樣芷螢當然就會消失…

點解我而家先攪清楚呢點?



『芷螢…無野嘛?』媽媽開始有少少擔心『由巴士個度已經覺得妳好似...怪怪地?』

頭好痛…

「媽…我有d野想問下…」

『係…?』

我行埋去…櫃檯個邊...拎起個本…爸爸成日都會睇既相簿…
我可以咁容易就搵到…因為位置根本無變到。

然後打開…爸爸經常望既個一頁…

足球隊大合照。

「呢個人…」我指住相中既邦彥「佢係咪…」

媽媽個樣即刻沉一沉『佢…』

「係咪…過左生?」

媽媽佢點點頭…『大約係18年前…個陣爸爸…
真係好傷心…因為…佢係爸爸一個好重要既朋友…』

重要到…幾乎會選擇同佢結婚…

頭好痛…真係好痛…比上幾次更加痛…

呢個世界…幾乎同最一開始係一樣…唯一分別...就係我變左女仔...
點解…點解...點解...

啊...我好頭暈...嗚...

「我…我想返房訓…」

『芷螢?點可以嫁!女仔保養好重要嫁!』

「我…」

突然一刻暈厥...我眼前一黑,成個人訓低左。
 
*
 
『智影…』而家係我面前既…係芷螢,

「芷螢…?」呢個場景...我應該係夢到?

『你…仲會記得我個承諾嫁可?』佢而家一面憂心咁望住我…

「承諾…救妳爸爸件事?」

『嗯。』

「當然!」我堅定咁回答「我講過…無耐幾多時間…幾辛苦…」

『嗯。』芷螢舉起手…阻止我講落…『咁就好啦…』

「芷螢…」

『咁我就…係你心入面…一直...慢慢…等待…』芷螢把聲…變得越黎越細…越黎越模糊…

「芷螢…」我大嗌「唔好消失啊,我…我而家呢個身份…無左妳既話…」

『…直到…我同你可以見面…』

「芷螢!」我伸出手...卻抓唔住任何野...

『加油哦。』

*

「芷…螢…」我慢慢張開眼…

第一個念意,係留意到有人幫我抹更身…

媽媽…

『醒啦?芷螢?』

「嗯…」應該係身體不斷出汗既關係,所以媽媽先幫我抹身…

『我已經幫妳同學校請左假啦…今日一定要好好休息!』

「嗯…」請左假…咁係好事…無芷螢陪住我…根本返唔到學…

『妳琴晚…訓低個陣,真係燒得好利害…明明係巴士到都無事。』媽媽講

「嗯…」

『好彩民己叔叔咁岩係附近咋…佢話妳只係發燒同時有少少貧血…唔洗去醫院。』

「嗯…」民己叔叔係一位醫生。

『真係擔心死媽媽啊…』原來媽媽一早已經眼濕濕

「無野喎…真係無事喎…」變相要我安撫返佢

『嗯…係呢?點解會發開口夢叫自己個名既?』

「啊…只係發左個奇怪既夢。」

『惡夢?』

「唔係…」我搖搖頭「係一個充滿希望既夢…」

『嗯~?』媽媽睇黎有D興致想知多D咁『係咪關於男仔嫁呢?』

「絕對唔係!」我即刻反應「係呢…」都係轉移話題好D「我…芷螢呢個名,係咪媽媽改嫁?」

『唔係…係妳爸爸改嫁,佢話如果係男既呢…就叫智影,女就叫芷螢。』

「點解兩個音要咁似呢?」

『因為妳爸爸就係…啊…』媽媽窒一窒,之後微笑『因為佢懶囉!』

原來係咁,咁就解釋到點解我都係叫做芷螢…
無論係邊一邊,諗名既人都係我爸爸...

所以,呢邊既我…跟爸爸姓叫做陳芷螢,
而另一邊…就係跟邦彥姓既佢…賈芷螢。

亦係…我而家…最清晰既路標。
 
爸爸…佢依然係澳洲...
邦彥…我地救唔到佢…
芷螢…消失左…
仲有…我變左做另一個女仔,一個我唔認識既自己...

最壞既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