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小妹妹?』我聽到一把低沉既聲音講野...

我…

『小妹妹?』

「係?」我抬起頭



『而家係返學時間,點解妳會一個人坐係到?』一個老公公企係我面前問

「我?我唔清楚…」我而家…坐係公園既一張長椅上面

『係咪發生乜野事?小妹妹?妳個樣好似好唔舒服…』

「係…係?」唔舒服?邊到唔舒服?

『或者等公公去幫妳搵下警察?小妹妹妳叫乜名?』



我…我叫乜名?

「我叫做」

…咦?

我…

我…我係邊個?


 
『小妹妹?』

「我…我無事啊…公公」我強擠出一個微笑「只係…唔夠訓所以…坐係到休息下…」

『係咁就好囉,但曠課係唔岩嫁…妹妹…』

「唔…唔係曠課!」我嘗試解釋「其實係學校早放姐。」

『呵呵,唔好昆公公啦,妹妹妳呢間學校就係呢到附近之嘛!
我個孫女都係係個度讀既!今日係正常返學日子黎!』公公用輕鬆既語氣講…

「下…竟然…」又會咁岩既…

『公公雖然老,但係都蠢唔哂嫁!』



「嗯…」

『妹妹,少時不讀書,老大徒傷悲啊…』

「明啦明啦」我企起身「我而家就返去…」

『咁就乖啦…』

「但公公咁醒…可唔可以帶我去呢?學校...」

『呵呵,更係無問題。』

起身個一下…我發現我個頭好痛…
唔通…我個大話係真既?我係唔舒服先會黎公園坐?



但點解…唔舒服會連自己係邊個都唔記得?

『我個仔啊,成日都話我有老人痴呆,會唔記得路,其實根本無呢回事!』

然後我留意到,我手上面原來係握緊住一條頸鏈…
呢條咁科幻化既頸鏈…會唔會就係我乜野都唔記得既原因?

哈,唔會既…拍戲咩…

我緩緩咁將呢條頸鏈帶返上頸到…
我諗…呢個只係其中一個人…或者係男仔…送比我既禮物姐?

而個個人...會唔會係…男朋友?



我腦海突然浮現一個影象...
影象入面有個好模糊既樣貌...但好清楚佢係男仔...

如果係男朋友…咁…佢...
會唔會因為我失憶…所以會唔再鍾意我?

唔會掛…

但突然…又有種嘔心既感覺傳黎…
我…應該係鍾意女仔…嫁喎?

咦?唔通…我…我係TB!?
 
『小妹妹,就係呢到啦。』公公就好似一個導遊咁向我指示學校既大門



「多謝呀,公公。」我點點頭

『唔洗,不過要答應公公唔好再曠課啦。』

「哦。」

講完,公公就轉身慢慢咁離開左,睇方向應該係行返去公園個邊。

望住我間學校(大概係)既大門,我一時三刻唔知應該點做,

我連自己個名都唔記得,又點會記得我原本係乜野班級喎…
唔通要搵老師幫手?但又好似好麻煩…

而且…老師…社工呢d…一知道左一定會唔理三七廿一即刻報警,根本信唔過!

所以,我下左個決定,埋伏係學校附近,等到放學為止…

一到放學我就係學校大門外徘徊,如果佢地當中有人係識得我既…
就一定會叫我…如果係好熟好熟既人…我就將我呢件事話比佢地聽…

朋友...絕對比老師可靠!

「而家係兩點半…」透過我部手機我知道而家既時間…

我既僅餘記憶話比我知…我只需要等多一個鐘多d…

呢一個半鐘頭我都唔係完全無野做嫁…
因為…我相信,我袋入面既野...應該對瞭解返我既身份有幫助...

我第一個目標係銀包…一個粉藍色既亮面膠皮銀包…
打開之後…我係夾層到抽起一疊一疊既卡片。

果然無錯...最上面個張…已經可以證明到我既身份。

學生證,3B班,右邊有我個樣係到…名稱係…陳芷螢。
而學生證既後一張,如無意外就係兒童身份證…名都係一樣…

咁無錯啦,
原來…我個名叫做陳芷螢…

嘻,幾好聽喎。

至於歲數…因為我唔清楚而家既年份所以唔可以肯定…
但如果係中三既話…大概…應該係13,14歲?

身份證後面既,都只係一D麥友會啊,學習班證等等無乜實際幫助既卡片…

好...到書本…
因為時間好充裕,所以我係每本書每一頁都有睇清楚…

書入面經常性都會見到一D幾有趣既手繪公仔…
好明顯…我上堂係好鍾意發白日夢…唔會留心聽書…

但咁樣係唔足夠了解返我自己原本既性格...

咦?

係中文書同數學書既中間…我留意到一封信…

信…唔通…係情書?

DODODODO

就係呢個時候…學校響起左應該係屬於放學既鈴聲…
原本只有零聲細語既校園內部隨著鈴聲變得熱鬧起黎…

我係遠處見到開始有著住校服既學生係班門走出黎…

嗯...係時候行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