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點?』

「無開電話…」我個心突然沉一沉…

點解會咁…明明自己個女咁夜都係街…
唔係應該會擔心嫁咩…唔係應該會好留意個電話嫁咩?



下個就到爸爸…
可能…爸爸媽媽都係一齊等更一個電話呢?嗯…無錯…一定係咁!

DODODODODODO 今次…一定…通啦掛?

『喂喂?』結果真係有人接聽,仲要係男聲!

「爸爸!」我好激動咁即刻講

『下?』傳來既係訝異既語氣



「爸爸…我係你個女啊…芷螢啊!」

『痴線!』聽呢把男聲…唔算好低沉…應該都係好後生『係…係唔係打錯啊妳?』

「無…無打錯,明明我個通訊錄既”爸爸”係呢個號碼…你係咪姓陳先?」

『我係姓陳…咁唔代表乜野嫁喎!』

「咁你就係我爸爸!」



『咪玩啦,我先得個15歲…唔通我爸爸係內地識左第二個女人?唔會掛…』

「你爸爸…下…?」

『啦,老老賽…實實,妳係咪身體有問題或者想要…』

「係…係啊!」點解爸爸咁聰明既?「我失左憶…」

DODODODODODODO…

CUT左我線。
 
之後無論打返去幾多次,都係無人聽,之後甚至關埋電話(或者set左黑名單)



『點?』阿輝問

我搖搖頭…「其實聽把聲…我已經知道佢應該唔係我爸爸…」

太後生啦…無可能…而且…個年齡仲要同我差唔多…甚至一樣...

『無理由嫁喎…但妳手機係呢兩個號碼…』

「我唔清楚…嗚…」無助…恐懼既感覺又開始湧上心頭…

『唔好喊…啊…我唔知點應付喊既女仔…』阿輝有少少不知所措…

「我已經…唔知點算…無地方可以去…嗚…」

『而家呢個時間…又好難搵到地方…』



「嗚…嗚…嗚…」一聽完就更加害怕...

『一係咁啦,妳今晚上黎我屋企先?我地再諗辦法…』阿輝最後決定…

「咁…咁得喎…」

『點會唔得?我屋企其實好大…都話我幾有錢嫁囉。』

「但係…」

『而且我屋企人都係到…放心啦!信我喎…』

應承...又好似怪怪地...
但如果拒絕…我就真係要訓街…



嗚...無辦法...

「嗯…咁...唯有咁...」

『嗯...黎啦,跟我黎。』

就係咁,我係無辦法既情況之下,
第一日失憶就去左一個異性既屋企。
 
阿輝個屋企果然好大,
其實話大都只係輕描淡寫,佢住既根本唔係一般既高樓大廈,私樓…

而係…
好似某糖糖約道七號咁大既大宅,咦,約道七號係乜黎?



『因為我爸爸係做科研既…所以先會有咁大既屋…』阿輝好似睇到我既疑惑之後講

「嗯…」我望住庭園既右邊,連泳池都有…不過因為冬天關係所以並無放到水。

『少爺。』庭園附近一個唔知係園丁定家丁既人同阿輝打招呼

阿輝只係點點頭。

『嗯…芷螢。』行到去大門口,阿輝擰轉身,有少少緊張咁望住我『咁叫妳無問題可?』

「無…無既。」雖然唔知點解有種好微妙既奇怪感覺。

『其實係咁既,雖然我屋企人都係外國長大,
好開通,不過要諗個好既理由都唔容易,妳黎我屋企住既理由。』

「嗯…所以?」

『我有諗過…麻煩d既…就話係妳屋企有困難…一時三刻搵唔到地方住…
想簡單d既…就話…嗯…妳係我女朋友。』

「前者。」我即刻回答。

一陣話係你女朋友,你屋企人開通得制叫我同你同房咪死?
男女共住一室…女仔必有損失嫁嘛!

咦?但又好似怪怪地咁…

『嗯…我都估到嫁啦。』阿輝笑住講,然後就擰返轉身打開大門。

*

『原來係咁。』阿輝爸爸係一個外表好有威廉既人,身體亦都好壯。

故事大致係咁,我係香港已經無人無物,
連原本照顧我個個阿姨都過埋身,總之係好悲慘既劇情,

希望我無阿姨啦,如果唔係就變相係咀咒佢。

『妳叫芷螢可。』阿輝爸爸望住我『呢段過度期妳就放心住係寒舍到啦。』

「多謝哂…叔叔。」我向佢鞠一個躬

『唔洗客氣,哈哈。』原來uncle都有祥和既一面『叔叔細個個陣都過得唔好,
所以聽到呢個故事都有少少感觸,既然而家生活好左囉,就應該幫返下人...
而且仲係阿輝主動提出想幫既人tim,知道我個衰仔原來個性都唔錯我都唔知幾開心。』

『爸爸…講太多啦!』

『總之,老陳!』叔叔嗌一嗌,一個比較年老既家丁就行埋黎
『芷螢妳就住係阿輝隔離間房啦,無問題掛?』

「無…無既。」只要唔係同一間就得。

『房入面大部份既野都已經齊,
如果仲需要d乜就主動提出啦,老陳,帶芷螢小姐上房。』

『係,芷螢小姐請跟我黎。』

「哦…」

感覺我而家真係好似去左旅行...或者變左一個有錢大小姐咁...
感覺真係好奇妙,或者…有個咁既機遇都算幾唔錯?

當我跟住老陳由樓梯行到上二樓既時候,下面既大門就開左...
入黎既應該係兩個女性...其中一個應該係家丁,另一個...感覺睇黎同我差唔多歲數...

不過因為要繼續跟住老陳,所以我都無再望清楚個個係邊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