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


老陳好快就帶到我去客人房,一入到去我真係有少少愕然...
連埋私家浴室...呢間房至少有一間課室咁大...

我原本仲驚會無衫換 (我只有一套校服係身)
正煩惱個陣老陳就送上左一套好明顯新既女裝睡衣褲…

結果沖完涼 (掂到自己身體個陣有種講唔出既奇怪感覺),


已經差唔多十一點鐘。

坐係軟熟既床上面,正想為辛勞既一日畫上句號既時候…

啪啪啪 有人拍門。

「入黎…?」咁夜係邊個…

『仲未訓?芷螢…』係阿輝



「嗯…岩岩打算訓。」

『聽日妳會返學嫁可?一齊返?』

「我唔肯定…我有種感覺…硬係覺得…間學校無人認得我呢件事唔係咁簡單…」

『咁又係…』阿輝苦惱埋一份『妳真係無其他有用既線索?除左電話…』

「唔…啊!」我醒起一樣野「我個袋入面有封信…」



我跑埋去個書袋到,拎返起個封信…信封面無任何名字同地址…
我慢慢打開佢…入面有兩張紙…

面個張全部都係英文…而且字體係相當複雜…

『芷螢…介唔介意比我望下?』阿輝問

「嗯…」我張英文個封遞比阿輝。

反正…無可能係情書,點會有人會寫一封咁難明既情書?而家寫詩咩。

『唔…呢d字我都唔係咁睇得明…好多專業用字…』

然後…我專心望住個封用中文字寫既信…字體相當整齊,
如無意外寫呢封信既人會係一個女仔…亦都係一個相當認真既人…



芷螢,如果發生什麼事,請聯絡下面這個人:

之後係一個地址…仲有一個英文名…當然…而家既我係唔清楚乜水…

然後…係信底有一句…
呢一句比上面任何一個字都大…筆觸亦都較重…

順應自己的感覺行動。

『芷螢…』旁邊既阿輝叫一叫我…

但我無理會到佢…因為呢一句說話…比到一種好奇怪既感觸我…

『妳封信…』啊,原來阿輝係望更我封信,因為臉好近,所以我反射性微微後退


『同我而家封信…』好彩阿輝無注意到『都有呢個人名…Benjamin…』

「係…應該係外國人黎?」

『可以咁講…佢係混血兒…中美混血兒…』阿輝講

「下…你識得佢…?」

『佢就係我爸爸研究所既合伙人…』阿輝『benjamin chau…
而封信上面既地址…亦正正就係我爸爸而家研究所既位置…』

咦…?
 
『又會咁有緣既…』阿輝講『原來妳要搵既人就係我地識既人。』



「係囉!」唔通…今次真係天無絕人之路?

『只要拎住呢封信…同爸爸講…佢就會帶妳去搵benjamin…』

「要聽日?即刻唔得?」我好焦急…

『唔得…』阿輝搖搖頭『我爸爸平時都好早訓教…』

「係啊…」

『不過放心,聽朝我會即刻同佢講…』

原本個種寂寞…同乜都唔清楚既感覺…慢慢轉變成興奮…同刺激…

「多謝你啊…阿輝!」



『都話左唔洗客氣囉!』阿輝唔好意思咁講

「呢件事解決之後…我都唔知可以點報答你啦…」

『真係唔洗嫁!最重要就係妳可以搵返記憶…同屋企人…』

「阿輝…」點解可以咁好人既?

係呢一瞬間…我同阿輝互相對望…
我發現阿輝有少少面紅…佢而家微微開張口…牙齒…意外地潔白…

『阿…哥?』旁邊突然傳黎另一把女聲…

我望過去…眼前有個女仔企係門口…
佢應該就係岩岩遲過我地返黎既個個女仔…

『依玟!?』阿輝驚訝

『你地係到…做緊咩?』個個叫”依玟”既人問

『無…只係…睇信…』阿輝佢好慌張…

『睇信…睇到要互相對望?仲要…好情深…』

「哇!」『無…無啊!』我同阿輝兩個都即時彈開

之後阿輝佢一面”聽我解釋先啦~”既樣

『妳就係爸爸講個個暫時要係到住既女仔?』依玟望住我...

同我講更野?嗯…應該係啦。

「嗯…我叫做陳芷螢。」我點點頭…

『哦…?』依玟佢微微仰高頭,眼神卻係向下『原來阿哥你鍾意呢種類型…?』

『咪玩啦!』阿輝激動『妳都有聽到爸爸講…佢只係屋企人…』

『話就咁話…』依玟佢擰轉身『事實就不見得啦。』講完就離開左門口…

『麻煩…』阿輝係依玟走左之後講

「個個女仔係…?」我問阿輝

『黃依玟…佢係我妹妹…不過正確講都唔係親妹妹…我地無血緣關係既。』

「哦…你唔講我都唔覺…因為感覺…佢好似係一個好嚴肅既人?同你爸爸好似…」

『哈哈,好多人都咁講,但事實就係唔係…嗯,我返房訓啦。』

「拜拜…」

『咁聽日妳會唔會返?學校?』

「我…係你爸爸睇完封信之後先決定。」

『嗯…咁晚安啦。』講完,阿輝就離開左房間…

咁就走左…
咦?點解…我會有種失落感既?
 
我成晚都”典”係床上面訓唔著…
一來因為係生鋪床…二來…係關於阿輝既…

點解…我岩岩…會學依玟咁講,”情深”咁望住阿輝?
唔通…我對阿輝…已經萌生左一種感情…?
一種…女…女仔對男仔先有既感情?

唔會掛…只係一日咋喎…我地只係識左一日咋喎!?
但係…正正只係一日…我已經明白阿輝既好…

如果我係女仔…咁樣…鍾意佢都…好正常姐…

咦?如果我係女仔?點解係如果?我而家咪係囉?

真係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