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點可能…」
 
『我知道一時三刻係接受唔到。』benjamin認真咁dup低頭
『比著有個人話我原本係女仔我都接受唔到…仲要係未來人…』
 
「係…係囉!」點可能接受到喎!
 


『不過,都要等我解密埋封信先可以比到更加多既資料妳…』
 
「嗯…」
 
『啊係啦,』benjamin突然好認真『芷螢妳千其千其,
唔好將妳係未來人呢件事話比其他人知…』
 
「黃叔叔…」仲有阿輝…「都唔得?」
 
『of course…』benjamin講『咁樣係為左保障妳既人生安全…』


 
「明白…」呢件事有咁嚴重?
 
『咁就好,嗯…芷螢妳而家既一身校服…應該係道輝弟弟個間?』
 
我點點頭…
 
『妳應該係返唔到個間學校嫁啦,因為年代根本唔同…』
 
「返唔到…?」咁咪即係唔可以同阿輝一齊…返學囉?


 
『我一陣會同wong商量下,睇下有無辦法…芷螢妳有無電話?』
 
「有…」我係袋到拎起部電話「但係用唔到…」
 
『wow』benjamin一見到部電話即刻雙眼發光『這…這部電話!』佢好激動
『芷螢可以借比我研究一下嗎?我…』然後佢跑返去佢個書台…拎起另一部電話
『我可以借另一部…可以通訊既電話比妳, ok?』
 
「嗯」反正要部打唔出,通訊錄既人又聯絡唔到既電話都無用?
 
而且交比佢既話或者佢會搵出到關於我既線索?
 
『咁樣』我地交換返電話之後『等我幫妳整完證件之後,我會叫wong再帶妳黎
 


「哦
 
『咁樣到時再見,仲有,保持聯絡,芷螢妳出到去可以叫一叫wong入黎嗎?』
 
ok…」當我正想擰轉身行出房個陣
 
『芷螢benjamin叫一叫我『應該叫妳妹妹定弟弟好?』
 
「我我唔清楚
 
『總之唔好太迷茫,everything都有解決既一日,you know?』
 
*
 
離開門口,我就叫返叔叔入去,然後一個人係出面等…



『芷螢。』半個鐘之後,叔叔就出返黎,隔離係benjamin
『我已經同benjamin商量過啦,關於妳既事。』

關於我既事…即係…?

『當然唔係全部。』benjamin講

『嗯,唔係全部…』叔叔點點頭…

哦…即係…未來人…同我唔願意相信既 – 我原本係男仔呢點都無講到啦…?

『總之…呢段時間妳就放心住係我屋企,有乜要求我都會盡量幫手。』叔叔講

「咁會唔會…唔好意思…」



『唔會。』叔叔直接講『住咁大間屋,多個人熱鬧d都好既,
妳知道啦,我個仔同個繼女都唔係成日係屋企...就算係屋企都唔係成日傾計個d人...』

「嗯…」

『至於學校個邊,我諗餘下既半年時間大概無可能幫到妳入讀...』

「下…?」咁我咪…唔可以同…阿輝一齊返學囉?

『睇下情況許唔許可,或者下年…即係f4個年可以幫到妳插班。』

「竟然…」

『大致上係咁,benjamin有無野補充?』叔叔問



『well,總之保持聯絡啦,芷螢。』benjamin輕鬆咁講

「嗯…」

*

下次再去benjamin研究所…已經係一星期後…

『今次係比返張新既身份證妳…』benjamin將一張身份證放係台上面…

我拎起佢…上面寫住我既年份係…1994年。

『基本上係同真既無疑。』benjamin講『係任何地方用都唔會有問題。』

「咁樣…封信上面既解密呢?」

『not easy。』benjamin搖搖頭『除左一開始個d較容易解密之外…
其他都需要更多時間…個個人真係相當小心,咁係好正確的。』

「嗯…」

『係啦,之前話叫妳去做催眠…已經預約左,妳應該…有空嘛?』

「有既…」

『芷螢…妳心情好似真係麻麻…呢一星期…係咪過得唔好?』

「嗯…」

過去既一星期…我都刻意同阿輝佢地保持距離…
因為…我唔知道將來會發展成點…

如果我原本係男…將來又會變返男…咁點可以對阿輝有感情喎…
咁唔岩嫁嘛…咁係…係叫gay嫁嘛…

至少…係有更進一步…令到我會對現況更清晰既事情發生之前…

我都唔應該…同阿輝再接觸…
 
*
 
幾日之後,我跟住個預約時間上到去搵催眠師…

當我打算禁門鈴個陣,門就打開左…
係我面前既…係一個應該同我差唔多歲數既女仔…

長髮斜陰既佢,無論樣貌…身材…都比我好得多…
正正就係d男仔成日講既…女神級既女仔…

但係…佢而家眼濕濕…而且…睇黎相當不忿?

『喂!妹妹!』房入面傳黎一把女聲…

『唔好咁叫我!』叫妹妹個個人另返轉身大嗌
『我已經講左好多次我同其他人既事唔到妳插手!但妳就係唔聽!』

『我咁樣係…』

『為左我好?錯啦!』妹妹搖搖頭『妳只係以為咁可以修補我地既關係!』

『冰瑤…姐姐我…』

『我無妳呢個姐姐!』佢再次大嗌,之後擰返轉身望住我『借過。』

「係…」我讓返開個位比佢…

個女仔係我旁邊走過之後就行入左升降機。

『啊…妳就係陳芷螢?』房入面個個…如無意外係醫生既女人望住我問

「嗯…」我點點頭「我係咪黎得…唔岩時間?」

『唔係…唔係…』佢搖搖頭『黎…坐低啦。』

我戰戰競競咁行埋去佢張大台面前坐低…
我見到有張名牌係台上面…寫住文冰韻…

「文醫生…」

『叫我韻姐姐得啦,』韻姐姐佢微笑『叫醫生始終有d見外。』

呢晚,韻姐姐基本上只係問下我近況啊…
拎下初步資料…同試下我容唔容易催眠…實際上並無乜大進展到…

然後我地約定左一星期會見一次…

返到去阿輝屋企,已經差唔多九點鐘…

『芷螢小姐。』門口既家丁向我點點頭,之後打開大門..

啊,感覺真係好似做左有錢女咁…真係好。

大廳到,我見到阿輝…同…依玟都坐係到。

『芷螢!』阿輝有少少激動咁企起身『催眠個度點啊?』

我搖搖頭…「未有咁快…」

『哥,我地傾緊野嫁。』依玟冷冷咁講

『係…但係芷螢…』

『芷螢都累啦應該?』依玟望住我,眼神…好似閃一絲紅色光茫『佢應該想訓嫁啦。』

「嗯…啊…係啊…」我點頭之後就行上樓梯…

嗯…我有種已經持續左好耐既微妙感覺...
唔通...依玟佢...係鍾意阿輝...

所以...對我既態度先會咁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