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八月八日,星期一,呢一晚…我,遇到佢…
 
『妳明明係女仔,點解要打扮成男仔咁?』個個女仔疑惑咁問
 
「無…」我無奈咁笑一笑,諗起當初既個封信「無...我只係順應自己個感覺行動姐…」
 
『順應自己感覺行動…』個女仔點點頭


 
個女仔…大家應該好清楚係邊個…
 
不過,當時既我當然係唔知道佢係邊個啦…
 
『喂,妳叫乜名?』個女仔問…
 
「叫我小影啦…」自從係個次催眠,我理解到自己真係男仔之後…
 
我慢慢,鍾意返著男裝 (當然,女裝依然有著),


同埋…知道返自己既本名…
 
陳智影…
 
但終歸,今次見面只係一次前奏,
真正將靜止時間轉動既時刻…係我地下次再相遇既時候…
 
我…同陳家蔚再次相遇既時候。
 
 


*
 
再一次遇到陳家蔚既時候,已經係九月一日既開課日…

老實講,一開始我並無留意到佢既自我介紹,
甚至到佢坐埋黎隔離同我打招呼既時候,我都無理到佢…

只係呆呆咁...望住走廊...
直到我地傾起一件事既時候…

『啊…我醒起妳啦!妳就係個晚係海旁…啊唔…』
當家蔚佢驚訝到想大聲嗌既時候我緊住佢個口…

「唔好咁大聲啊!」



當然啦,個陣我對家蔚既印象,
就只係一個好鍾意幻想,甚至不斷誤解我係百合女女同好既一個女仔…

好靚…但唔會有其他特別既女仔…

但呢個女仔…不時都會進入我既生命入面…
就好似命中注定既一樣…

其中一項,就係迪士尼事件…

其實最初我是拒絕的,因為…我感覺到家蔚佢一定係有d詭計…
但唔知點解呢,係邦彥再三邀請我,仲要話係免費飛之後,

我呢個心就開始有少少軟化…
同…同邦彥去遊樂場…雖然有其他人係到…不過重點係有邦彥…



所以最後我都係心軟應承左…
但個計劃既本身,我都係到個日先一清二楚…

『啊…地鐵塞車啊…我估無咁快到嫁啦…不如你地兩個行先啦…』家蔚係電話入面講

「下?」地鐵塞車?咪玩啦!「下?」

『係呀…加油啦,哇…收唔清楚啊…拜拜拜…』

DO DO DO DO…

完全係中伏!

咁而家…咪即係…我…我同邦彥兩個玩…?


而且…睇個勢…家蔚佢地都應該唔會係之後出現係我地面前…

咁…咁係咪叫拍拖呀?

但…但我係男仔喎?
點可以同另一個男仔…

而且…邦彥佢…都應該唔會對我…有任何感覺啦係咪先?

大概…係掛...?
但事實…並唔係…我所諗咁…

『芷螢…』邦彥佢而家情深咁望住我…

而家已經係夜晚…我同邦彥身處係迪士尼夢想花園既位置…



「…係…係?」點解...會情深既...?

我…我原來完全估錯哂…邦…邦彥佢…

『我今日…真係好開心…』邦彥繼續開口

「我…我都係…哈哈…」

『其實…』邦彥佢鼓起勇氣『我一早已經有種感覺…』

感…感覺?

『而我相信…芷螢妳都係同我一樣…有呢種感覺…』

係我個腦仲係delay得好嚴重既時候…
邦彥佢既嘴唇已經同我既嘴唇貼上左…
 
然後發生既事…我諗大家都好有印象…

我…比一個男仔錫左…
但我第一個感受竟然唔係噁心,反而係…有少少開心…

但隨之而黎既…係一種抗拒性既心理…理性既心理...

兩種感覺加埋一齊既結果…

「我…我鍾意女仔嫁!!!恭喜發財如來佛祖啊啊啊!!!!!』

我再一次落跑…

係我一個人落寞咁坐係公園一個陰暗角落既長椅上面既時候…
陳家蔚…佢身處係我面前…

果然,今日發生既事係佢所計劃既,
如果我無估錯…佢係想撮合我同邦彥…但點解佢要咁做?

點解?
而且…更加大既點解係…點解我知道左之後無嬲到佢...

反而…有少少感激…

「如果…我話我係男仔…妳信唔信?」

所以…我半試探半開玩笑咁講左呢句…

本來…我腦內陳家蔚既反應都只係…
『哈哈,唔好笑既』『咪玩啦』
『妳係男仔咁我咪都係男仔!傻既!』之餘此類既答案…

點知…

『我信。』陳家蔚佢…好堅定咁同我講…

彷彿…佢係身同感受一樣…
但邊有可能…?

雖然家蔚佢係相信我,
但我都無將其他細節講比佢知…因為…我同benjamin叔叔約定好…

任何人都唔可以知道我未來人身份呢個秘密…
因為…如果比人知道…個後果一定相當嚴重...

比人知道我由男變女更加嚴重...

所以…我一直好努力隱瞞…
除非…係一個我真係值得信賴既人…

或者…如果係個刻用另一個答案回應邦彥…

佢…會唔會係個個人呢?

*

就係咁,我帶住呢份淡淡既悔恨…時間去到九月尾

即將會去既澳洲修學旅行,
原本既我…根本就無可能參加到…

但將無可能化為可能既人…又係佢…陳家蔚…

到底…佢係我邊個…?
我硬係覺得…我同佢…好似有一種永遠都斬唔開既緣份一樣…

但好快,我就知道陳家蔚神奇既秘密…

『妳就係陳芷螢?』企係樂宜隔離既女仔…我好似係邊到見過咁…?

「嗯…」我點點頭

而家我地係身處係一個類似出發前茶會咁既活動…
入面會講述行程既好多細節同注意事項…

『我叫做文冰瑤,請多多指教。』個個女仔向我微笑..

王樂宜同文冰瑤,就係佢地,
令到我係澳洲修學旅行既呢一段時間…了解到一個震驚既真相。
 
「文…冰瑤?」

雖然我係催眠既時候只會叫冰韻做韻姐姐…
但我都無忘記到韻姐姐個全名…文冰韻…

而眼前呢個人…叫做文冰瑤…即係…

我記得啦...

佢就係個日,即係我第一次去催眠個陣,係門口離開既女仔…韻姐姐個妹妹…

『嗯。』冰瑤佢點點頭『妳好。』

但到底佢認唔認得我呢?係呢一刻我係唔清楚…

係個日既茶會之後,我地去左一間茶餐廳食飯

『其實啊,其實啊。』樂宜佢細細聲係我隔離講
『妳可以去到澳洲個邊…冰瑤佢係有幫到手嫁。』

「下?」我驚訝「即係家蔚當時話可以幫到我手…」

『其實就係靠冰瑤。』樂宜講

『又唔可以完全係靠我。』冰瑤講『芷螢本身既努力都好重要…』

「多…多謝妳啊!」我感激咁同冰瑤講

『如果你堅持要多謝既既,咁我就收左佢啦。』冰瑤微笑

唔知點解呢,雖然係第一日認識冰瑤,
但我硬係有種感覺…就係我同佢好似識左好耐咁…

或者…係因為佢同韻姐姐好似…?所以令到我有呢種錯覺?

但係當時既我,無將我認識佢姐姐呢件事講比佢知,
因為,我記得佢當時同佢姐姐係不和...所以怕講錯野唔敢開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