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


時間一轉,我地已經係去更澳洲既飛機上面…
而家我同樂宜,紫晴,坐係靠窗既三人位到…

『嗚…好緊張啊,紫晴妳點解可以咁冷靜嫁?』
樂宜手上面拎住本澳洲既旅遊雜誌(英文),睇佢個樣真係好緊張...

『下…其實…其實我都好緊張嫁…』紫晴回答『係呢…芷螢妳呢?』



「我?」我望一望窗「少…少少啦…」

其實我係超緊張啦…
到底我既英文…去到澳洲實唔實用嫁?
如果唔小心同大隊失散…我…我會唔會返唔到香港嫁…我…我…哇…

我想跳機啊!

『芷螢真係可愛。』旁邊既樂宜突然將隻右手放係我手背上面…



「哇…下?」我驚訝

『唔洗緊張嫁!我地會陪住妳!』樂宜微笑咁講…感覺相當陽光…

樂…樂宜…

『咦,妳面紅!』樂宜笑住講

「邊…邊有喎!」



咁…咁我係男仔嘛!面紅好正常姐!
咦…咁我係咪即係對返女仔有感覺?我應該開心?咦?
 
*
 
講返個澳洲旅行,頭幾日我地都係以觀賞為主,
聽朝我地就會前往去艾爾斯岩…所以而家我地身處係郊區既一個宿舍…

『咦…呢到收得好差啊…打唔到比嘉為…』樂宜好苦惱咁講

唔知係咪我聽錯,樂宜好似成日都講錯家蔚個名咁…
定其實係故意既呢?所以我一直都無講出我既疑惑…

『唔...kevin個部都唔得。』冰瑤無奈咁講『算啦,識唔識玩塔羅牌?芷螢。』



因為係女仔同房既關係,而家我,樂宜,冰瑤,紫晴係同一間房…

「下?唔識…」我搖搖頭

『過黎,等我同妳測測命運…』冰瑤笑一笑

「下…唔係咁好既…而且我都唔信…」

『嘩,我玩!』樂宜好興奮咁講

『樂宜妳洗乜測喎…妳都已經有…』

『咁…咩喎!』樂宜唔忿氣『咁唔一定係愛情嫁嘛!』



「係囉,就妳地玩啦,我出去行下先…哈哈…」

又一次落跑。

因為我第六感覺得好危險,
唔知點解,就係唔想比冰瑤知道我既過去現在未來…

點解會咁呢?點解呢?明明無問題嫁嘛...

『呢到空氣真係好啊。』樂宜笑一笑『同香港比差得遠…』

唔知坐左幾耐之後,樂宜係我後面出現…

「咦?樂宜…嗯…雖然d清草泥土味有d重…」



『哈...』樂宜係我旁邊坐低左…

「樂宜…」我望住樂宜側臉「妳點解眼濕濕既…?」

『下?無啊…』樂宜佢抹一抹雙眼…

「係咪岩岩塔羅牌講左乜?」

『邊有呢…』樂宜講『而且我都唔信…』

「唔信?」

『話…話而家…同我一齊既人可能會離我而去…距離會越黎越遠...』樂宜dup低頭講『我先唔信…』

「但佢…係冰瑤…」全能嫁嘛?咦...點解我會咁講佢?



『但塔羅牌唔係冰瑤丫嘛!』樂宜認真咁講『塔羅牌係塔羅牌!』

「咁又係…」

『雖然唔係話無希望…但…好渺茫…』但我聽得出樂宜佢都仲係好介懷…

「樂宜!」我認真咁望住佢,仲捉住佢雙手「一定會無事嫁!」

咦…點解我會咁激動…

『芷…芷螢…』樂宜望住我…『嗯…』點點頭…

就好似…曾經發生過乜野事,令我感受特別重咁…

「返入去囉,」我捉住樂宜隻手一齊企起身

『嗯…我見個浴室幾大嫁…不如一齊沖涼?』樂宜問

就呢點放過我啦。
 
『真係唔一齊沖?』樂宜佢一返到房就開始除衫…
 
「唔…唔洗啦…仲…仲有點解唔返房先除衫喎…」
 
『怕咩喎…大家都係女仔…嗚…冰瑤妳個胸點解可以生得咁好嫁?』樂宜唔高興咁講
 
『同家蔚比差得遠啦…』冰瑤即係呵呵咁笑…
 
『嗚…』樂宜轉移望去紫晴個邊『嗚…』更加唔開心…
 
「哈…哈哈…」我無奈「我都係出去先…」
 
『喂換更衫嫁!』樂宜講
 
『點解唔一齊呢?』冰瑤問
 
『係…係囉…』紫晴都問…
 
『我記得芷螢妳平時體育堂都會遲過我地一次換衫…』樂宜講『有可疑…』
 
『唔通…』冰瑤盯住我『內有乾坤…』
 
「邊…邊…邊可能呢…」我越黎越慌張…
 
『如果係阿kay…一定會同我夾手夾腳幫芷螢妳除衫…』
 
『樂宜…』冰瑤微微一笑『而家妳可以當我阿kay嫁。』
 
『冰…小瑤!』樂宜好開心『咁我地黎啦…』
 
『嗯…』
 
『玩還玩…』紫晴企係一旁『唔好整親啊…』
 
「嗚…嗚嗚嗚…」我已經退到去牆角,無路可逃…
 
『芷螢…嘿嘿嘿…』樂宜大笑『唔洗怕…』
 
嗚!係飛機上面明明仲咁好人!
 
嗚啊啊啊啊…
 
最後呢,係無事發生到…我成功係佢地身邊突破…
無理會到走廊有無其他人咁打開門(好似無),離開房間之後成粒鐘先返黎…
 
但到底佢地會點理解我既反應呢?唔會知道我個秘密掛?
 
應該…唔會掛…?
 
而澳洲呢到…真正值得提既,係十月十三呢日…
 
呢日我地呢班交流生會同澳洲當地既同學分組行山,
我本來只係諗住呢次會係好普通既一次活動…
 
因為人數多,所以行既時間會分組…
最後,我,樂宜,一個香港女仔,同三個澳洲學生分埋同一組…
 
行既過程都好輕鬆愉快,
其中兩個澳洲女仔都好健談…
 
係我地就快行到山頂個陣…
 
『哇…?』樂宜突然捉實我隻手
 
「樂宜…?」做乜咁突然既…
 
當時既我仲未知道乜事…
 
『我好似…係草到…見到…但又…可能睇錯…』樂宜佢有少少疑惑咁望住草叢個邊…
 
「下…?」見佢咁疑惑我都一齊望…
 
『any proble?』另一個比較少講既係隊頭既澳洲男仔回望?
 
『I think…』樂宜正想開聲個陣…
 
突然間,有隻蛇突然係草叢撲出黎…
但個位置,並唔係我同樂宜到…
 
而係…
 
『o my god…snake!!!!!』其中一個澳洲女學生大嗌…
 
『oh no!oh no!』另一個女仔嚇到跌低左…條蛇就係佢面前…
 
而隊頭個男仔…
 
『o my god, o my god!!!』唔知點解已經彈左去七八米遠『驚訝咁大叫…』
 
真係無用…
 
『help…help!』坐係到個女仔慢慢後退…
 
點…點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