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don’t…move!』樂宜佢好冷靜咁壓低聲線同個女仔講
 
『no…noooooo!』但坐到個女仔仲係好驚訝…終於…
 
當個澳洲女仔見條蛇望向山頂方向(男仔個邊)既時候,
佢即刻彈起身之後向住草叢個方向跑左去…
 


而另一個女仔都跟埋去…
 
『唔好啊!』樂宜大嗌…『個條路…』
 
「英文…樂宜!」中文佢地聽唔明嫁…
 
我一直保持住警惕,如果條突然往我地個方向爬都應該走得切…
 
但條蛇…
 


『wa!fxxk!』向住個澳洲男仔方向爬過去…嚇到佢即刻走左去…
 
我地另外三個香港人就係咁呆左企係到…
直到…十秒之後…

『應該…無事?』個香港女仔(叫jane)講

嗯…就係咁,呢個騷動暫時告一段落(好似係…)

『告妳個頭!』樂宜扑一扑我個頭…



「咦…點解妳聽到既…」

『因為妳講左出黎…』樂宜無咁好氣咁講
『有時我真係覺得芷螢妳好似我識既一個人…』

「下…?」邊個…

『咁而家點算…?』jane問…

『我唔知…』樂宜行埋去岩岩兩個澳洲女仔走既位置『已經見唔到佢地…』

過左大約一分鐘,都無佢地講野既聲音同返黎既跡象…

『唔…或者妳地兩個行返落去集合返其他組既人…我…我去搵佢地?』樂宜講



「點得啊!一直條蛇轉返方向…
或者可能草叢入面有其他蛇咪死…我地應該等人黎…」

『但條蛇都可能會返轉頭黎追我地…』jane講

「所以我地應該三個都返落去…」我提議

『如果咁個兩個女仔就可能會搵唔返!』樂宜講
『唔係行正路好危險嫁嘛!而且…時間好重要!』

「但係…」

『總之…我一個人去…我地呢組另一張地圖就係我到…』
樂宜拎起張地圖『有地圖一定無問題…唔同佢地…乜都無…』



「我…我同樂宜妳去…」我講

『下…?』樂宜愕然…

『我一個人返落去都無問題。』jane講

「嗯…就咁話…」我向香jane點點頭

『芷螢…妳…』

「我堅持要同妳去。」我同樂宜講「行啦…學妳咁講,時間好重要。」

『咁…小心d啦…妳地…』jane再講



「嗯…妳搵到佢地都要即刻講返件事…」

『當然啦…』jane講完之後就擰轉身行落去…

「芷螢…」

『越黎越似。』樂宜佢望實我…

「下?」

『無野啦…』樂宜笑一笑『唔怪得佢會想幫妳。』

「下?」邊個想幫我…

『行囉。』樂宜拋低一句之後就擰轉身行左去…



「樂宜?」

就係咁,帶住疑惑,我跟住樂宜出發去搵返個兩個澳洲女仔…
 
「到底樂宜妳話我似個個人係邊個呢…?」我嘗試問

『唔…芷螢真係想知?』係前面邊望住地圖邊行既樂宜講

「嗯…」唔知點解呢,平時我一d都八卦嫁嘛…

『我…唔知咁講岩唔岩…』樂宜佢行得慢左『嗯…似我而家既男…男朋友掛…』

「下…男朋友?我識唔識嫁?」

『妳…應該唔識。』樂宜擰轉身,我望到佢塊面好紅『而且都…都唔可以話係男朋友…
佢…佢都未親口同我講過…但…但其實又應該已經係…啊…好混亂…應該係…但…又唔係...』

樂宜佢講講下自己都混亂起黎...

「唔…搵更人嫁。」我嘗試提醒佢…

『啊…係喎!』樂宜佢醒覺

到底係邊個人呢?可以令到樂宜咁樣...

『heidi!maggie!』樂宜佢已經重新專注返係搵人到...

「但係…唔同d先生講就離隊真係無問題咩?」

『如果我地好快就搵到既,就無問題啦。』樂宜講『信我喎,我對我既計劃有信心…』

唔知點解,我有種感覺,
就係對樂宜既計劃放心唔落...

嗯...奇怪...

『喂,芷螢!呢到有腳印!』樂宜指住旁邊草叢邊既一個位…

因為近草叢既位比較多沙,所以明顯睇到有兩組腳印係到…

「腳印個大細應該係個班女仔既!」我講

『嗯…但如果睇個方向…』樂宜望住草叢『佢地點解唔行返石路…』

「或者…係唔小心跌左落去?」

『唔會掛…』

「heidi!?maggie!?」我嘗試嗌…

大約十秒之後…

『we are here!!!』有把女聲係草叢入面傳黎…

『係maggie!』樂宜好興奮…

「嗯!咁我地入去囉…」知道佢地係入面就應該要去盡快幫手…

『咪住!』但係樂宜捉住我隻手『我仲聽到佢地講更野…
因為草叢遮住左…地型好斜…而且之前落完雨…好似要我地小心…』

「下?」我完全聽唔到喎…

『總之…要小心…』樂宜講『我地…拖住手小心d一齊行落去?』

「下…哦。」

事實,果然好似樂宜聽到咁…
係踏出第一步個刻,如果唔係拖住手既話…真係有可能會滑低…

或者岩岩heidi同maggie就係唔小心滑倒之後跌落去…
真係...多靠樂宜…我地成功將困係草叢既佢地救出黎…

然後趕得切同第二組上黎既人集合…
件事總算告一段落…
 
半個鐘之後,我地5個人(會合返jane)行返落山,
一陣會如意外會坐一個老師既車直接到另一邊山腳既集合點…

『芷螢…嗯...放手啦…』等更車既時間…旁邊既樂宜突然細細聲講

「下?哇!」我即刻縮返手…「係喎…哇…我…我幾時拖嫁?」

『由救完heidi佢地之後開始…就拖到而家…』

「嘩…點解既?」我塊面feel到熱熱地「哇…唔好意思啊!」

『唔洗…唔洗唔好意思…』樂宜笑一笑

點解我一d自覺都無既?
就好似所有野都好自然…好順理成章一樣…

無理由嫁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