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而呢晚…我發左一場夢…
夢入面…我夢見到我爸爸同媽媽…

雖然係兩場唔同既夢,爸爸同媽媽出現係唔同既情景…
但佢地都好快樂…就同…當時既樂宜一樣…

個陣既我…雖然知道呢個夢係真實發生過既事…


但並唔清楚發夢既原因…

但而家諗返起,或者…就係因為樂宜佢影響到我…

係潛意識入面…

「媽媽!我好掛住妳啊…」係機場上面…我緊緊抱住家蔚…

係之後既事,我諗大部份都唔需要再說明…
係同家蔚相認返之後,我既記憶的確一步一步恢復更…



緩慢…但的確係有相當明顯既進展…

但我諗大家都發現到一點,就係身份證件事上面,我並無同冰瑤佢地講出真話,
但咁樣係由於benjamin既要求…我亦相當同意佢既見解…始終,係無傷大雅既細節...

但我偏偏估唔到…好似越黎越順利既展開…
只係一場暴風雨既開始…
 
個日係十一月五日,我地完考統測試之後既星期六…


家蔚佢個陣已經同邦彥和解左,然後一齊去左宿營…

「點解…對於佢地去宿營...我會覺得咁不安既?」

唔係因為邦彥已經唔再鍾意我…唔係因為未來已經變得不明確…
而係…有更深層既原因…

但我攪唔通…

鈴鈴鈴鈴鈴~ 手機電話響起…

事實上,會打比我既人唔多,如果係呢個時間既話...

『hey,芷螢…』benjamin係電話到講



「hi…已經好耐無打過比我啦。」

『yes,因為…封信既解密已經有左突破性發展…』

「真既?」我好興奮…

咁我既過去…咪可能會知道更多囉?

「我即刻黎!」

『hey!wait,芷螢!』benjamin急急咁講

「係?」

『係you黎之前…我…我想妳先搵到一樣野先。』benjamin講



「嗯…?」

『任何…妳覺得有可疑…唔屬於呢個時代既野…唔一定係好大,但…應該係妳身邊既野…』

「係…」點解要搵呢樣野…

『盡量搵…如果唔搵唔到…都記住要黎…』

「嗯…」係咪錯覺呢?我硬係聽得出benjamin講既個語氣有少少緊張…

同...驚慌...?

係咪...錯覺呢?



收左線之後,我就聽benjamin咁講,
去搵返個樣”唔屬於呢個時代既野”…但好快…我已經搵到…

正確d講...係感覺到...

就係個條…感覺相當現代化既頸鏈…
我一直無同人講過,但我一直都覺得好重要...一直帶係身既頸鏈...

「到底…呢條頸鏈係乜野來歷?」

然後…我就帶住呢條頸鏈,出發去benjamin同黃叔叔既研究所…

「hello…?」奇怪…點解reception無人既…?

今日既研究所,同平時感覺…好唔一樣…


平時,研究所雖然都係靜,但總會聽到機械既發動聲音…

但今日…係靜得異常…

沿住已經行慣既迂迴曲折走廊行到去benjamin既辦工室…我拍一拍門…
但門都未打開…我就已經知道今日異常既真正原因…

我個左邊頭顱…突然感到一個冰冷得可怕既金屬觸感…

『Don't move。』一把陌生既低沉男聲講...

槍…?
 
我唔敢另轉頭…或者講野…
因為…我好清楚個句”don’t move”係點解…

但…點解會咁…我根本想像唔到…會發生咁既事…

啪啪啪 拎住槍指住我既個個人,用另一隻手拍一拍度門…

『open!』再嗌一嗌,因為好大聲…所以嚇左我一嚇…

『ok, ok!』門既另一邊有另一把陌生既男聲回應…

然後…門就打開左…
打開既,係另一個著住西裝,帶住黑超既人…

而房入面,亦都有三個一樣既人…
其中一個特別係著住亮灰色西裝既人坐係benjamin對面…

Benjamin佢而家個表情,係非常緊張…

睇到呢個畫面,我大概明白而家發生更乜事了…
Benjamin佢,比應該係行家既人知道左信既事…而家…

『佢就係你指既人?ben…』當我被威嚇行到去benjamin隔離(仲係比槍指住),
著住亮灰色西裝既人就開口。

『yes…』benjamin點點頭…

『咁佢帶左我想要既野未?』

『I don’t know…¬』

『妹妹…』亮灰色西裝友轉移望住我『知唔知哥哥想要乜野呢…』

「我…」我吞一吞口水「唔知。」

『benjamin!』亮灰色西裝友企起身,相當好激動『佢話唔知喎!』

『no!』benjamin大嗌『芷螢!
佢地唔係玩更嫁!如果妳唔將”個樣野”拎出黎…佢地真係會shoot嫁!』

我唔想講出口,但我有感覺…就算我拎出黎…我地都會死…

『清楚未?妹妹?定應該叫妳芷螢?』亮灰色西裝友用勝利既表情望住我
『我而家比多次機會妳…再唔拎我地想要既野出黎…咁樣…』

佢係褲袋後面提起一枝銀色既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