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第二朝,我地約好左一齊食完早餐之後出發…

『小瑤!』樂宜一見到冰瑤就好興奮咁攬住佢…

無見三日…洗唔洗咁誇張…唔通…

『聽日我送唔到妳機嫁啦,樂宜。』冰瑤講,果然...



即係...原本既我...聽日係一個人去追返樂宜...?

『嗯…唔知…要幾耐先可以再見。』樂宜攬得好實…

『呵呵,我要去澳洲有幾難姐。』冰瑤笑住講

『咁…一定要黎啊…』

呢d就係有錢人同窮人既分別啦!


要我儲去澳洲既錢…不如殺左我仲容易…

咦…但我而家係女仔…會唔會容易好多呢其實…?
腦海突然傳黎幾個奇怪既念頭...但為左阿彥,唔可以做個d野。

『哼!』另一邊阿kay有少少不滿咁哼左聲
『睇黎其實得我一個唔知樂宜去澳洲咋喎?紫晴知...家瑤知...』

『咩喎!咁啊…小瑤同紫晴當初有同我一齊去澳洲嫁嘛…可…』



冰瑤點點頭,紫晴都係,

『其實我都唔知既。』阿彥拎左早餐返黎『呢份小蔚妳既。』

「多謝,阿彥。」之後佢坐係我隔離

阿彥今日係同我分開黎,因為講好左我,樂宜,阿kay三個會自己到金鐘。
至於芷螢,佢話要維持住失蹤既狀態喎…

所以今日出現既人係我,樂宜,阿kay,冰瑤,阿彥,紫晴...仲有...

『hi...小樂...小蔚。』邦淫,點解佢會黎嫁?

『邦彥你唔知好正常姐。』阿kay悶悶咁講『咦…但係表姐知嫁嘛…你無理由…唔通…』



阿kay望住我…唔通…佢發現左其實我都唔知?

『無野啦!』阿kay打左個哈欠『快d食,早d去唔洗排啊!』

「阿kay妳唔食?」我問阿kay

『嘻嘻,表姐妳餵我就食。』

我無理佢。
 
*
 
『哇,好耐無黎過啦!』進入公園個刻,阿kay好激動咁講

「好耐無黎過咩?」我問阿kay…



『對上次…差唔多年幾啦!』

「咁的確係…」

『好啦…先黎個熱身運動先…』阿kay非常興奮…

「唔…熱身運動…海盜船?」我嘗試問...

對我黎講,海盜船程度已經高嫁啦,對佢地黎講...應該都差唔多啦...?

但係...『下?』阿kay呆呆張大口,睇黎唔相信我會講出呢句說話
『點會玩呢d野啊…小學生咩…』

「下?」我驚訝



『熱身運動更係跳樓機啦…』阿kay搖搖頭…

「阿彥…」我勾住阿彥隻手「我…我想去睇海獅。」

『小…』阿彥嘴角微微揚起『蔚?』

「係咪唔陪我去先?」

『唔係…』

『喂!』阿kay有少少不滿『樂宜最後一日唔係唔陪佢玩呀…』

『我都無玩過玩跳樓機!』樂宜即時反應『只係妳想玩之嘛!』



『嗚…』阿kay中箭『車!我自己去玩囉,紫晴陪我?』

『我…我都怕…』紫晴有少少驚咁講

『好啦,好啦,咁一齊去睇海獅啦…』阿kay反一反眼白之後講

『唔係啦…』樂宜突然拉住阿kay『佢地兩個睇海獅…我地…』

樂宜用另一隻手指住越礦飛車,

『用個個黎熱身啦,紫晴得可?』

『應該…可以掛…』紫晴點點頭

『咁一陣會合啦…家蔚。』樂宜佢向我單一單眼

就係咁,樂宜大隊走左,得返我同阿彥…
我只係唔想玩跳樓機姐…無諗過會變到分開玩。

『小蔚…妳電話響…』阿彥提醒我

「係…」我拎起電話,係短訊…

(救你一命啦,但動感飛車你都要同我玩嫁!) – 樂宜

樂宜…呢個一定唔係主要原因,
妳其實係想…令到我同阿彥可以單獨一齊,

不過…「行囉,阿彥。」我勾得更實…

『嗯…海獅?』

「當然!」我嘻嘻咁講

同阿彥兩個係遊樂場玩,其實...都係第一次?
咁有呢個機會...我...點會拒絕喎。
 
勾住阿彥隻左手,周不時…仲好似感受到佢既心跳…
係呢一刻…我覺得自己好幸福…全世界最幸福...

但我知道呢份幸福…有可能係聽日…被無情摧毀…
只要失手,阿彥佢…就有可能永遠離開我…

就同…樂宜一樣。

事實…我恨不得馬上就捉住阿彥,
係今日同聽日都將佢留係絕對安全既地方(例如屋企),等到雨過天清…

但…芷螢佢講既野係好有道理…變數,
如果明知道…聽日我只要出現係修頓,就可以救到阿彥…

我點解要刻意做多餘既事…一陣…可能安全既地方…先係危險…咪死?

而且…

「阿彥…你聽日場波…係咪好重要?」排隊等更入場既時候我問

『嗯…kevin…你細妹男朋友個間學校…』阿彥認真回應
『今次學界最難踢既一場…但我一定唔可以輸…』

「如果無左阿彥…係咪就好難嬴?」我問

『小蔚覺得呢?』阿彥問『我對球隊既影響力…』

「仲洗講既…」我用另一隻手扑扑阿彥心口「你在場一定大炒佢地…」

『嗯…有小蔚支持…我地一定會嬴。』

睇到嗎…以阿彥既戰意…
我相信就算我講出黎…佢都唔會放棄場波…

反而講出黎…令到佢心更亂就更唔好…

「最衰…之前失左憶…唔係我一定會整…蜂蜜檸檬支持阿彥你…」

『又唔係最後一場波。』阿彥溫柔咁笑一笑『小蔚既檸檬,我一定食到既。』

「嗯…唔單止…仲有好多其他好食既野…我地都會…一齊食…」

『嗯…』

如果周圍唔係咁多人…我一定會就咁錫落去…

『入得場啦。』

「我要坐前排。」

『係既係既…』

阿彥…聽日…我一定會救到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