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


因為假日關係,遊客係非常多,係我地排完,睇完場海獅表演之後,
樂宜佢地都岩岩玩完越礦飛車…

時間已經去到中午…

『食野先?』集合返之後,樂宜問



見到紫晴唔係幾精神 (睇黎佢同我一樣都係唔岩玩太刺激既遊戲)

「好提議。」

『啊…我去接個人先。』冰瑤佢突然講『一陣係餐廳等?』

「邊個要黎?」我問

『kevin。』冰瑤答『叫左佢唔好黎佢偏偏唔聽…』嘆一嘆氣…



嗯…

望一望邦文 (今日佢暫時都好平靜,無乜大行動…),再加埋一陣既kevin…
睇黎…而家既平靜...只係風波來臨前既徵兆?
 
『小蔚想食乜野?』企係餐牌前面,阿彥問

「全部都咁貴…」

『都係一餐半餐姐,』阿彥講『我比嫁嘛。』



「就係阿彥比先唔想食咁貴…」

『超~超~』阿kay突然係隔離出現『唔好係餐牌面前打情罵俏啦!』

「唔抵得咩…」我笑住講

『係啊,』阿kay直接講『哼!』之後係我地旁邊行過…

『阿kay係乜野意思?』阿彥問

「阿彥你唔洗知,嘻嘻。」

但望到阿kay…突然有種不安傳上黎…到底…係乜野呢?



然而,好快我就知道點解…

『你…你你!』食食下野既時候,阿kay好激動咁彈起身

「阿kay…」『青琪…?』我同樂宜好疑惑咁望住阿kay…

然後阿kay…指住我地後面個方向…我擰轉身…第一個念頭係…

大獲。

『佢就係kevin,』冰瑤同我地介紹…

個日樂宜生日派對,因為主人家kevin無出現,所以我先無醒起到...
但係今日…



『表…表姐!係個個衰人啊!』阿kay大聲咁講…

好彩餐廳周圍都好嘈,如果唔係阿kay呢個舉動真係好顯眼。

『衰人…?』樂宜保持住疑惑

『個日…差d就…唔唔唔!?』千鈞一髮之間,我禁住阿kay個口…

阿kay佢睜大眼望住我,”表姐妳攪乜啊?”表情係咁講。

「我…總之同佢已經無事啦…」我細細聲同阿kay講

『咩…咩無事!』但睇黎阻止唔到阿kay『家瑤!』

『係?』冰瑤回應



『點解你會帶佢黎?我記得你男朋友係第二個人黎嫁喎!』

『呵呵…佢係我而家既男朋友。』

『點得嫁!?』阿kay驚訝『妳知唔知妳家姐個日差d…』

『我知道。』

『下?』睇黎阿kay估唔到冰瑤會咁回應『咁樣…點解…』

『小蔚…kevin對你做過乜?』阿彥問

「無…無野啊…」死火…如果比阿彥知道…以阿彥同kevin既關係…一定出手打佢…



啊…點解冰瑤會帶kevin黎嫁?而家…成個行程好似變左調咁…
但…宿營個次冰瑤明明應對得岩嫁喎…唔…唔通今次佢係另有目的?

我真係睇唔穿妳啦!
 
而且…我醒起多樣野…出租女友件事阿彥係唔知道既…
雖然個陣我唔係佢女朋友…但難免佢知道返之後會有其他想法…

冰瑤…點解呀…冰瑤…

『總之…』阿kay依然係好不滿『我地唔歡迎你!』

「阿kay…」

『鄭青琪…點解喎…』樂宜仲未知道發生乜事…

雖然當初我有同樂宜講呢件事…但點會形容埋樣喎…
所以或者一時三刻樂宜未能將個個kevin同呢個kevin結合埋一齊

『樂宜…』阿kay捉住樂宜隻手,拉佢埋一邊,之後係佢耳邊細語…

樂宜佢睜大眼…睇黎,佢終於記起啦...

啊呀呀呀…情況越黎越失控…
感覺…就好似無數既炸彈不斷引爆一樣…

我只係想好好過埋今日之嘛…

『小瑤…?』樂宜愕然咁問

『嗯?』冰瑤側側頭…分明扮傻!

『佢真係妳男朋友?』

『嗯。』

『點解既…?』

『到底係乜事…?』紫晴有少少緊張咁問

邦文佢…就係一旁食更花生,因為同佢無關係…
而阿彥...依然都係一面疑惑...

『睇黎事實係唔歡迎我地…』kevin佢終於開聲…

『當然啦!』阿kay即刻應『表姐…到底佢係咪事後威脅妳定點姐?』

「無啊…總之…我唔想再提返件事…有佢過去啦…」

『但係…』出聲既係樂宜『小瑤佢…真係無問題…?』

『瑤,睇黎我地自己去玩就得。』kevin講

『喂!我無準許比你帶走家瑤喎!』阿kay講

「阿kay…總之…大家...」

『表姐!』但又比阿kay打斷

『家蔚…?』

「夠啦!」我大嗌

今次唔知點解,吸引到周圍既人望住我地…
但我唔想理…我只係想…

「我…我只係想今日…大家一齊…開開心心…同樂宜玩!」

真心…真意…
 
可能係我為數不多,不顧一切既爆發…
所以,唔知係因為驚訝,定見效…佢地好似冷卻起黎…

『哼!我就當比面表姐…』阿kay撇過頭扠住腰講

『係囉…如果家蔚…都唔介意…』樂宜加把口『咁算啦...好無?』

「總之…我就唔想再提呢件事…連阿彥!」我望住阿彥「都唔好多問?ok?」

『小蔚話事。』阿彥點點頭

「至於…冰…我細妹點解同kevin一齊…佢地自己就會解釋…可?」

『嗯。』冰瑤點點頭之後勾住kevin既手『因為我鍾意佢。』

『我都係…』kevin點點頭『我鍾意阿瑤。』

「就係咁簡單。」我總結「有無人有異疑?」

『無。』『無…』阿彥同樂宜即刻答…

紫晴點點頭…邦文繼續食花生…到阿kay…

『唔…唔好望住我…總之...表姐話事啦!』

就係咁,餐廳 (幾乎引埋警衛黎) 既小騷動就咁完結…

「點解…」行更去另一個目的地(動感快車)既途中,我行埋去冰瑤隔離

因為而家kevin同邦文係前面傾更計,仲好好傾...哼,果然係臭味相投!

『點解?』

「點解要叫kevin黎?」

『呵呵…』冰瑤慣常咁笑一笑『話左係kevin自己想黎…』

「我唔信。」

『嗯…其實,係佢話…既然我同家蔚妳已經係好好既朋友…』

「嗯…?」

『咁樣…或者我地呢班人始終都要見面嫁啦?』

「咁講…又有道理…」我dup低頭…

即係與其逃避…不如早d解決?

『更何況,我覺得咁樣都幾好玩。』冰瑤笑一笑…

「好玩...妳啊…知唔知道岩岩個情況真係好差嫁…分分鐘…
樂宜佢…難得係香港最後一日既時光就會因為咁而朦上陰影…」

『真係?』冰瑤停低腳步望住我

「點解唔係?」我都停低腳步

因為我地行係最後既關係,所以無人覺得奇怪…

『我仲以為…家蔚妳會阻止樂宜去澳洲。』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