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


『求你…嘉為…』樂宜佢喊住...講出呢句說話...

或者係因為原本仲叫更家蔚,表哥既樂宜突然講返嘉為呢個名…
我…捉住樂宜既手放開左…

『當係我…我一生既請求…比…比我走…』



「我…」

『我記得…任何時候…只要我對嘉為你有請求…我病左想食雞蛋仔…
陸運會…屋企人唔得閒…想嘉為你黎…有想買既野…無論平定貴…

即使幾任性…幾似港女…嘉為你都…你都願意接受…從來都無怨言…』

樂宜…

『今次…唔通…我既請求…嘉為你…唔再答應我?』



「我…」

答唔出口…

『嘉為…我鍾意你…我仲鍾意你…我諗…你或者已經係唔知邊到知道左…』

係…

『但…鍾意一個人…唔代表一定要同佢一齊…或者有時放係心入面…會係更美好…』





『更何況…我鍾意既嘉為你…而家係家蔚…有另一個鍾意既人…

已經…唔再係先後前序既問題…而係…其中一個人應該放手既問題…』

「唔係…」

『我鍾意嘉為你…全世界…我諗都唔會搵到第二個…可以令我超越呢份感情既人…
香港唔會有…澳洲都唔會有…任何地方...都唔會有...所以...』

所以…

『我想你幸福…即使比到幸福你既人唔係我…』



「樂宜啊…」

『我既請求…我呢個…或者係最無理既請求…答應我好嗎…?』



我…

我回答唔到…我…

『再見啦…』樂宜佢攬住我…但好快又鬆返開『嘉為…表哥…家蔚。』

最後一眼既印象…就係樂宜如天使般既微笑…只有對我一人先會做出既微笑..



然後…佢就轉身走入閘口…

消失係我眼中。
 
*
 
阿彥…
我跪左係石地上面…因為…雙腳已經再無力…

阿彥…
周圍應該係好嘈好嘈…但我乜都聽唔到…

阿…彥…
我慢慢向住前方爬…無理會石地會唔會拆損膝蓋…



頭好暈…唔係真既…有無人可以話比我聽…唔係真既…

『家蔚…!』

有人係我旁邊大嗌…但我聽得唔清楚…
然後我突然成個人被扯起左...

芷螢…

『家蔚!』

『家蔚啊!!』

「芷螢…我…我應該要點做…」



『邦彥佢只係暈左咋!而家…係要等救護車…』芷螢佢扶住我…慢慢向前移動…

救護車…救護車...會係邊到黎...幾時到...?

『而家家蔚你要做既...就係比d支持佢!支持住啊!家蔚!』

「我…啊...!」

我重新跪左係到…但唔同既…而家阿彥係我面前…
緊閉雙目…滿頭大汗…面色青白…

手…前所未有咁冰凍…

『喂!要留個空間比…』另一個大概學過急救既人即刻講

『佢係佢既女朋友!』芷螢係我隔離大嗌

『下…咁樣…』

『佢會比到支持佢!』

『嗯…係救護車到之前…』

「阿彥…」

我握緊阿彥既左手…嘗試…刷暖佢…

「醒呀…」

淚水…令阿彥既身影變得模糊…

「一定要支持住呀…如果唔係…我…我…」

*

『家蔚…你…你真係唔追?』

好無力…

『家蔚!』

「已經…無辦法…」

對住樂宜既請求…我…無辦法拒絕…
如果我真係想樂宜幸福…我係應該...有佢離開…

佢為左我幸福…而做個決定…
但我要答應佢呢個決定…先比到佢幸福…

啊…好混亂…

點解…要攪到咁複雜,要攪到咁奇怪…

「返去囉…返去...」

『家蔚!!』芷螢好激動『點可以…咁就放棄!』

「我已經…」我將手放入袋入面…想拎起部電話「咦…?」

原本只係放手機既袋…突然多左一樣野…

筆…?
 
一枝筆…
但以個重量黎推想…又唔單純係一枝筆…

而且…熟口熟面…

『呢枝…咪係我…送比樂宜既錄音筆…』芷螢凝視住枝筆

「點解…會係我個袋到?」我疑惑...

我記得,前日樂宜比返黑色外套…
甚至同今日著上身既時候…枝筆都唔係袋到…

到底係幾時…

再見啦...嘉為...表哥...家蔚。

「啊…」

肯定係個個時候...

『家蔚…』

「岩岩…樂宜佢攬左我一下…」

唔通就係個個時候…樂宜將呢枝筆放係我身上…?

但到底點解…要咁做...?

『家蔚!』芷螢好激動『打開佢…聽下!』

「下…?」

『樂宜佢…一定有將野錄係入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