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


(咳咳!) 錄音入面既女聲清一清喉嚨
(咳!我好尷尬,果然本來錄音筆就唔應該咁用。)

『又有一個人闖閘啊!』
『咩話?』『攔住佢啊!!!』
『今日到底乜野事啊!?拍戲呀?』



(我係樂宜,你你應該知嫁,大白痴!)

我跑得好快…
即使知道…呢個身體…無可能跑得快…

(啊,罵大白痴個陣都好似罵自己咁係啦由頭開始!咦cut嫁?咦!?)

但我都…用盡全身既起力…向前跑…

(算數!認真啦!表表哥…)



無回頭…

(我係聽小瑤講先錄呢段野嫁絕對無其他原因!
而且啊我都怕之後會漏左同你講所以一次過錄係呢到!)
 
亦都唔會回頭…

(但係我都唔知會唔會交到比你或者到時會猶豫我唔清楚…)



『咪走啊!』後面追我既聲音越黎越近…但我完全無懼…

(總之如果我真係交左比你咁你就要認真聽!呢個係交比你既任務!)

「樂宜啊啊啊啊啊!!!」或者係比芷螢傳染…我而家都嗌起上黎…

(以後我唔會再有morning call或者上黎接你嫁啦!
不過你都應該好快慣嫁啦之前有一排我都無黎接你你知道嫁啦偽紫晴個排…)

『calling…幫手呀…幫手啊!』

(...做女仔既事記住記住記住要好好保養自己個皮膚呀!
難得你唔洗化濃妝已經咁靚就更加要好好保養佢!
仲有個胸都係呀......咁大...唔好好保護佢小心墮啊!乳牛嘉為!)



嗄…嗄…

(仲有咩呢我記得寫左個list…搵到你爸爸個邊,係啦
我知道柔姐姐會返黎幫你仲有之前我都講過記住記住要搵邦彥幫口
叔叔咁善解人意佢知道有個男仔對你咁好,一定唔會罵你既無錯…)

望到指往不同方向既路牌…唔知點解…我完全唔需要猶豫…
 
(係啦講起柔姐姐,婚禮!如無意外我返唔到黎嫁啦代我同柔姐姐講聲恭喜啦…)

因為…我眼前彷彿有道光茫…指引我去樂宜既方向…

(當然達哥哥都要啦之後記住要好好讀書
千其唔好食油膩野由其係麥當勞仲有乜野豆腐火腩飯...熱氣嫁!)



唔會錯…

(之後最尷尬既位啊啊我記得呢表哥你呢之後會同邦彥去台灣…)

絕對唔會…

(記住…) 樂宜越講越細聲 (如果你同邦彥會發生個d
好尷尬!嗚點解我好似變左你阿媽咁嫁!
總之記住記住要用用個樣野呀記住記住記住唔好做未婚媽媽…)

當時聽到呢段既我…明明已經喊得好利害…都不自禁笑出黎…

樂宜…妳真係可愛…

「嗯…好可愛。」



(呢段真係唔得但點刪嫁?咿!點解我會講呢d野嫁!啊呀呀呀呀!
唔講啦我唔想再講其他野啦!總之總之要好好照顧自己啦表哥!)

我而家…企係上機前既閘口…
樂宜佢個背影…又重新出現係我面前…

(最後真係最後啦就係呢枝筆如果我真係交左比你…)

樂宜佢已經cut好票…準備入閘…

「樂宜!」我大嗌…

佢擰轉身…



(都係無野啦…)

『表…哥…?』

『仲唔追到妳?』後面傳黎唔同人既嗄嗄聲…

我諗…至少有三個警衛?

唔理啦…唔重要。

(總之再見啦…) 短暫既停頓 (…嘉為。)

我只係想…講一句說話…

同樂宜...

「再見啦,」我慢慢舉起枝錄音筆「樂宜。」

一句對樂宜既回覆。
 
*
 
『總之…簡單d講…傷者就係因為避個一個動作,
所以令到佢心臟移向異常既位置…所以先會變成咁,係一個好罕見既例子…』

『所以…唔係因為比人打中?』教練問

『無錯…我係佢身上面睇唔到有被打中既痕跡…』

「咁樣…」雖然係兩個大人係到講野,但我都堅持要插嘴「阿彥佢點?」

『移位帶來既後果,就係血管輸唔到血到心臟…事實係非常危險既事…
好彩,佢送得黎快,而且…有人係佢身邊支持佢。』

醫生望住我...點點頭。

「咁而家情況呢…?醫生你咁講係咪即係…無事啦?」

『暫時情況係無問題…但我都唔可以100%保證無事…
而且…好快我地仲要為佢緊急做一次手術…』

「唔…唔會掛…」

『我…』教練拎起部電話『打去同邦彥既屋企人講返情況…順便通知返球場個邊…』

「手術成功率呢?醫生!?」

『小姐…』醫生堅定咁望住我『我地一定會努力。』

「嗯…」

手術…

『家蔚…咩情況?』芷螢比其他人更早趕到

「暫時無事…但好快…等埋佢屋企人到…就會拖阿彥去做手術…」

『手術…』芷螢講『應該…唔難掛…?』

「我唔知道…」我搖搖頭…

個心好亂…

『咁樣另一邊…』芷螢問...

「我想…完左呢件事先…」

『但…時間隔越耐就越麻煩…』

「我知道…但…但阿彥而家咁樣我根本行動唔到!」

個心咁亂…做任何事都唔會成功…

唔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