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


後日談:

況子朗 視角:

「阿…阿芝呀!」

『我…我係唔會鍾意你嫁!我鍾意既人…一直都係你姐姐!』



「但係…唉!我要講啦…當初告白既時候…個個紫晴…就係我黎!」

『你講…咩話?』阿芝驚訝

之後,我花左一個鐘時間,說服阿芝…

『我唔相信…』

「但事實就係!個陣我同紫晴就係交換左身體…」



『所以…同我一齊…快快樂樂個個…原來原先…係一個男仔?』

「無錯!就係我…係我!」

『無可能...我…明明…只係鍾意女仔…』

「唔係…阿芝妳唔係咁嫁!」

『嗚嗚…但係鍾意男仔呢件事真係好唔正常喎,嗚…』



到底,阿芝呢個思維點得返黎嫁?

「唔係囉…女仔同男仔…先係正常…」我嘗試同阿芝解釋...

『唔係咁…我唔接受…』

「咁…咁我要點做…阿芝妳先可以認同我呀…?」

『子朗…』阿芝佢望住我…雙眼水汪汪…

然後佢由下向上掃一掃我…

『女…』



「阿芝…?」

『女裝。』阿芝講

誒?

「妳…妳講乜?」係咪我…聽錯?

『子朗你個樣…唔…有幾分似紫晴…果然係孖胎…』

「所...所以…下!?」

『不如…試下著女裝…?』阿芝用超級純真既眼神講『咁或者...嗯...』

下?!@#?!@#??!@#?@!?#!?#?!@#??


 
*
 
李雅芬視角:

好寂寞…
由其係…參加小柔既婚禮既時候…特別寂寞…

小柔佢今晚真係著得好靚…嗚嗚…著住婚紗既小柔…嗚嗚嗚…
點解旁邊個個唔係我…唔係我…

而係…個個大舊衰喎!

『嗚嗚…家蔚嗚嗚嗚…』



「miss…miss lee?」

今日呢次宴會係自助型式…而家家蔚企係我隔離…

『我好羨慕呀…嗚…好羨慕…』我飲一啖紅酒…

但係…愁只係更愁…

「係既…堂姐今日咁靚…連我都有少少羨慕…不過…」

『我係羨慕佢隔離個個呀!』

「下…妳仲放唔低…」

『係啊嗚嗚嗚…家蔚…我今晚真係好需要人安慰嫁…』



「但…但我點樣先…」

『不如…陪我訓一晚?』

「我…唔…堂姐好似叫我…拜拜。」

真係快。

但我唔會放棄既…由其係…我好似發現到妳同邦彥同學已經散左…

陳家蔚…嘿嘿嘿嘿嘿嘿…
我...我已經可以想像到妳著婚紗既樣...

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好寂寞呀...嗚....
 
陳玲柔視角:

「我願意。」我望住隔離個個人,講出我一世最大既承諾…

然後係各方親戚好友熱烈既拍掌聲…

我好想喊…不過…一定要忍住…
因為…妝化左唔好睇嫁嘛…我…我又唔似我個好堂妹咁...

總之…係隔離個個人…而家要叫佢老公,既面前…
我一定要保持最靚既一面…嗯…

*

『啊…唔得啦…啊啊啊…』以達佢…一返到屋企就大字型飛上床上面…

「喂!以達!除鞋呀!」

我無講到老公,係有好深既原因...

「點解要幫我頂酒喎!你睇你而家!」

『我…我鍾意飲嘛…哈…哈哈…嗚哈…』以達佢係床上面轉黎轉去…

成個小朋友咁,啊,應該叫大朋友…

「攪到我好似唔飲得咁!」我繼續抱怨

『妳…咩唔飲得?』以達佢望住我,個樣好呆
『妳事實就係唔飲得!妳唔得妳唔得妳唔得噢哈哈哈哈』

你地睇下!你地睇下!
雖然我知佢因為醉左所以先攪成咁!但係…呢個態度真係…可惡!

「早知我就陪姐妹出去飲下場!而家你咁樣…今晚即係無啦!」

『嘔…嘔!!!』以達佢而家嘔更…好彩仲識嘔係垃圾桶上面…

「…黑人憎…」

雖然我係咁講,但我都係決定…落樓下睇下幫唔幫到以達買解酒丸…

「好彩…仲趕得切,咦?電話?」

係媽媽…

「喂…?」

『玲柔…返到屋企啦可?以達佢係咪好辛苦?』

「係啊…鬼叫佢幫我頂哂酒咩,so stupid!所以岩岩幫佢買左解酒丸啊!」

『哈哈…但係玲柔妳心入面一定清楚知道…佢咁做既原因既。』

「媽…」我握住手上面既電話…面頰感到有少少熱「嗯…」
「當然清楚啦…以我既酒品…一定會係宴會上面發癲…」

就好似岩岩既阿芬咁…詳情係點就唔講啦…

『所以…以達佢對妳真係好好嫁,玲柔,亦因為咁我同爸爸先會答應你地…』

「嗯…我知道啦…媽…真係知道…」

眼淚…終於都流起上黎…
但無問題既,因為…就算我妝化左無咁好睇…

以達…唔係…老公佢…都依然會咁愛我。
 
陳佑理視角:

終於…改好名,再見啦…之前姓林既我,
而家,我就好似新生既人一樣…新生活…新開始。

拎住張新既身份證,我個決心好大…非常大。

雖然之前間餐廳老闆比左好多機會我,
但我為左可以更進一步,最終都係選擇辭職…

『呢到永遠歡迎你!』呢句係我最後一日,老闆對我講既野。

雖然好感動…但難免,有少少失落…
因為…即使到左最後一日…我都無再見到佢。

「小蔚…」

果然…自從扮我女友個日之後…家蔚就嬲左我…
我好清楚...一定係...所以...我都唔敢打電話比佢...

「啊…」

一回想起個一刻…我就有少少暈眩…

家蔚既嘴唇…

「真係好柔軟…」

啊啊…而且…好甜…咦?

「唔好亂諗野,阿理…家蔚佢有男朋友…我唔可以對佢有意思…」

而且…我好清楚…佢本來都無可能會對我…有個種感覺…

唉。

不過算啦,今日…拎新身份證既一日…
就係我既新開始…

我…今日會正式係一間西式餐廳打工,做學廚…

「加油…」係門口個陣,我好緊張「努力…陳佑理!」

一打開門…

『歡迎光臨!』門口前面有個女仔即刻露出笑面同我打招呼…



『咦…?』個女仔一望到我個樣…即刻愣住係到『阿…理?』

「家蔚…」

『點解你…會係到既?』

「我…我係到打工嘛!你…你呢?」

『我…我都係,今日第一日返工。』

短暫既沉默...

「我地真係有緣姐!」家蔚佢…好開朗咁向我一笑…

呢一笑,令我明白到,我只係一直諗多左...
仲有…仲有…

今日我地再次相遇…或者係上天既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