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


黃道輝視角:

『你仲係…放唔低佢?』旁邊既我妹…黃依玟問。

「下...?妳講咩話?」

『自從…佢走左之後,我就無見到阿哥你開心過。』



「依玟…」

『嬴波…又係咁,賈邦彥無事…又係咁,
甚至…即使而家身處係威尼斯河上面…你都係一樣。』

因為媽要公幹既關係,所以帶哂我地成家人去左威尼斯…
但到步之後兩公婆就即刻走左去自己行…掉低我同依玟…

好彩,依玟英文程度非常好,所以完全係無問題…


而家,我地兩個係船上面…遊覽更威尼斯既景色…

「我…」

『咁樣既阿哥…我好失望。』依玟佢真係用失望既語氣講

依玟講得好岩,事實我的確…做好多野都提唔起勁...
明明…陸運會件事之後已經過左好耐…但係…我始終都無辦法…

「唉。」



放低佢…

『「我」之後就無其他想講?』

「嗯…因為…依玟妳講既野…我否認唔到。」

不過…仍然有樣野我係堅持既…

『足球。』

「下…?」點解依玟妳…

『除左踢足球個陣…阿哥你仍然係同往時一樣,
男人就係咁,唔係為女人就係為運動。』依玟無奈咁一笑



「嗯…妳阿哥就係咁。」

『哈。』依玟佢淡淡地一笑『船到岸啦。』

「嗯…」

我首先落船,然後扶依玟落船…

『咁之後呢?』落船後依玟問

「之後…去野午餐?」

『我係話…返香港之後。』依玟認真咁望住我…



「下…?唔知呢…或者…先安慰我個朋友先?佢好似…都失左戀。」

雖然佢表面真係好正常,好似乜事都無發生過一樣…
但我話哂識左佢咁耐…佢心入係點我好清楚…

『你地唔好…因為同病相憐...互相安安下慰變成基啊。』依玟講

「唔會,」我笑一笑「因為我有依玟妳嘛。」

雖然我係開玩笑,但依玟好明顯唔係咁諗…
結果…就係我比人踢左落河,要提早返酒店。
 
鄭青琪 視角:

聽完小藍同我講既野之後…我只有一個感覺



「我唔信…」我望向家蔚既方向…

我真係唔信…無可能相信…
家蔚…會同邦彥分手?仲要…係無緣無故?

「愚人節…仲有三個月喎?」

『點呀!仲唔信!』小藍終於有少少煩躁『唔再哂口水講啦!』

「點…信喎…」

明明…家蔚失左憶佢地都可以一齊返…
明明…邦彥係球場上面傷左個陣家蔚貼哂身死都唔肯放手 (小藍解說)
明明…最大機會影響家蔚既樂宜已經去左澳洲…



明明…明明…明明…明明…

咦…?唔通…

「嘻嘻嘻嘻…」我突然笑起上黎…

雖然個念頭好瘋狂呀!但係…唔係完全無道理…
完全明啦…只要用去除法…咁樣…即係…

『阿…kay…?』

「我…我有希望啦。」我自言自語咁講

家蔚…妳終於知道我幾咁好?係咪?
一定係海洋公園…妳見到我仲為左kevin件事咁嬲…
所以…醒起我英雄救美…醒起我係好好既…係咪?

一定係一定係一定係…

「家蔚…」終於…我鼓起勇氣行去家蔚坐位隔離…

而家既家蔚,左面同右面都無人…後面又分左手…真係好可憐嫁…

『阿kay?』家蔚佢用同平常無分別既表情望住我

蝦!果然識扮野左喎!但係我清楚嫁啦!

『係啦…我醒起d野啦!』家蔚突然講『我有好重要既野…要搵阿kay妳!』

醒起啦?你地睇!佢醒起啦…一定係…搵我…同我講浪漫既告白…無錯…
但而家係班房好尷尬嫁嘛,嘻嘻嘻嘻…

而且,我都唔知係後面個個情敵聽完會點諗!

「講啦…家蔚。」我會…將呢番說話100%緊記係心入面嫁!

『知唔知樂宜係澳洲既住址?我…有個理由唔想直接問佢…我知道阿kay妳一定知既…』

「なに!!??!?」我嗌左出黎

『樂宜既地址呀。』

哈...

哈哈...

王樂宜,

雖然送海豚頸枕個陣我真係好唔想妳走,
但而家…唔會啦…唔會啦…唔會啦…

唔好返黎啦,我既情敵…我既…嗚…
 
賈邦文 視角:

『唉。』kevin佢再一次嘆氣,

而家我同佢係酒吧入面,飲更悶酒。

「又嘆氣?已經…嘿,都係費時再數啦。」

『你唔明,我女朋友…呢期又開始唔需要我。』

「你女朋友…」

文冰瑤,
海洋公園入面…同家蔚特別close個個女仔…

我對佢好深刻,因為…佢同我之前見既任何一個女仔都唔同,
甚至比家蔚更加奇怪…更加難捉摸…

而且…我仲隱約感覺到…
佢同我有某種程度…既相似。

「個種…對沉悶世界不滿既態度…」

『嗯?』

「無野…只係突然有少少感觸,係呢…點解唔需要你?」

我同kevin乾一乾杯。

『啊~』佢一飲而盡『唉…可能因為我再度唔到計掛…』

「計…?」

『度唔到可以令佢緊張刺激既計…唉』佢再次嘆一嘆氣
『我呢個大導演真係失敗…所以佢而家,又為左個個女仔而唔理我住啦…』

「個個女仔…家蔚?」

『嗯…好似有…特別野要幫佢…』

「哦…?」我飲一飲杯酒…

感覺…味道好似突然濃左一樣。

冰瑤佢…需要既係緊張刺激…所以同家蔚走埋一齊…原來係咁。

『唉…阿文…我真係唔知有乜計好啦…』

「計呢樣野…」我微微一笑「我…或者可以幫到你。」

兩個…比到我神奇感覺既女仔走埋一齊…
一定係好有趣…好特別…

『唔…阿…瑤…』kevin佢伏係台上面,睇黎已經醉左。

一如以往,自然會有人送佢上車帶佢返屋企,
所以我係唔需要做任何野…

「埋單。」so,我比左錢之後就離開左酒吧…

出到去,天氣...仲係好凍…但係無礙我既興奮感覺..

「文冰瑤嗎…」

如果妳係冰…咁我就係火…
妳想要既刺激…好快我就會比到妳。
 
文冰瑤視角:

「真係唔用?」

『下…咪住…冰瑤…喂…』

「家蔚妳既目的…妳既計劃…只要用返個張卷…就好容易達成…」

『但係…咁樣…真係好奇怪喎…』

「點會呢…」我微微一笑,再向前爬一爬...

啊,未同各位解釋返情況,
而家,我同家蔚都係床上面…

家蔚佢已經退後到背脊貼牆既位置...
但係我,依然好似一隻貓女一樣…慢慢爬去家蔚面前…

「呵呵…」

『…冰…冰瑤…』家蔚佢已經滴更汗...

點解會發生咁既情況呢,原因好簡單…

『我我想搵返自己男性既靈魂!』

家蔚佢係樂宜飛走個日,同芷螢道別完之後同我咁講…

「即係同八月個情況相似妳要我同妳做特訓?」

『嗯!』

當時既特訓,係以”如何順利以女仔身份入讀表妹學校”為前題而進行,
結果,尚算都好順利。

「係呀當時既我,嘴角微微上揚…

幫而家既家蔚…搵返男性…陳嘉為既靈魂?

有趣…

所以…

「咁就最快最簡單既做法,家.蔚。」我慢慢…用右手解開自己衫既衫褸…

『但我…唔應該會再對…呢…呢D野有感覺嫁嘛…係咪…係咪先?』家蔚佢慌張咁講

「試下咪會清楚囉…」

如果以家蔚既角度…應該已經望到我胸罩既邊邊…或者更加多...

『啊…冰…冰瑤…』

「只要妳用個張卷…個張萬用卷」我用迷幻既聲線講「我既身體就係妳嫁啦…」

『哇哇哇哇哇哇~~~~~~』家蔚佢用盡力推一推我…然後跑左出房…

「啊…真係可惜。」

不過,咁既態度絕對係一個好開始…

「之後既特訓將會更加難嫁啦…家蔚。」

為左一個完美既結局,呢個段階係絕對需要既。
 
況紫晴 視角:

子朗…呢期好古怪,
點講呢…雖然佢以為我留意唔到…

但…但係…
我有一日…好似…見到佢入左我間房…
拎左我一件…已經好少著既裙,收入袋到…

之後幾日…我既心情一陣都好混亂…
想…想搵人商量…

而我既商量對象…大概只有…

「專登…叫家蔚妳出黎…對唔住…」

『唔洗,係應該既。』家蔚向我笑一笑

唔知點解,家蔚同邦彥分左手之後,
家蔚個感覺就慢慢開始唔同左…好似…

漸漸變返最初既既佢咁…

啊…呢個唔係重點…

『唔係掛…?拎…拎紫晴妳既裙…之後收埋入自己個袋…?』

我將子朗件事講比家蔚聽之後,佢好驚訝…

「嗯…家…蔚妳覺得點解會咁?」

『呢層…errrr…』家蔚佢側一側個頭,表情好尷尬…

睇黎,佢同我諗法係一樣…

「我…我自己估…佢…子朗可能…」

『我知啦…』家蔚打斷我講既野『我地…搵日跟住子朗咪知道囉?』

「嗯…唯有係咁。」我點點頭

『但點解…佢會咁呢…唔通…之前交換身份既影響仲係到?』

「我就係驚…如果真係既…點算好呀…家蔚…」

『唔怕…我其實呢期都做更特訓…或者…用返差唔多既做法應該幫到佢?』

「特訓?」

『搵返男性靈魂既特訓…』

「係…呀?男性靈魂...即係…家蔚妳想做返男仔?」

『係…』家蔚回答得好快…而且,好堅定…

「嗯…雖然…雖然真正既原因我未必清楚,但我估...應該係因為樂宜?」

家蔚再點點頭...

「嗯…」果然係咁...

原來...我都係諗多左...不過呢...
我呀...都係會默默祝福佢地...

『但而家重點唔係到。』家蔚講

「下...?」

『子朗件事一定要先幫紫晴妳先。』

「家蔚...嗯!」

但換個態度去諗...家蔚而家就係單身...
而且,仲諗住做返男仔...咁樣我...

或者...係可以試下勇敢地...去嘗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