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


陳明臨視角:

「知道嗎…老婆。」

今日我一個人黎到墳場前,因為發生左一件好重要既事,

「我想同妳傾下計。」



關於一個,以震驚為序幕既事…

「我返黎啦。」新年時間,我一如以往襯住長假返香港…

但係屋入面等更我的…

「玲柔?點解妳會係到既…仲有…」

一個女仔,


佢而家表情相當緊張…成身微微顫抖…

雖然係第一次見面,但係,唔知點解有種熟識感…

「佢係…?」我望住玲柔…

佢地兩個而家並排咁企係到…一定有原因。

『我講?』玲柔細細聲問隔離個女仔



『唔…唔洗…由…由我黎…堂姐…』個女仔又係細細聲回答

呢個時候既我,仲係一頭冒水…
直到…十秒之後…

『爸!我…我係嘉為呀!』個女仔鼓起勇氣講出呢句說話…

下?

*

「我地個仔…突然變左做女仔,仲要係一個非常靚既女仔。」我無奈咁笑一笑…

或者當初個份熟識感,就係因為我係家蔚身上見到老婆妳既影子。



*

玲柔…同疑似我個仔既女仔突然跪係我面前…

『爸爸…或者你接下來會好嬲…但係…但事情一定唔係好似你咁諗!
我無走去變性,我變成女仔完全係一個不由自主…而且…而且仲要係一個真正既女仔…』

個叫家蔚既女仔一連串咁講一堆野…但我放入腦既根本就好少…

『係啊!叔叔!我親自驗證過嫁!真珠都無咁真呀!』

『喂!呢d唔好講呀!』家蔚即刻好慌張

『啊…我太緊張啦!堂妹!』



「堂妹…」呢兩個大概係唯一進入到我腦海既字…

『爸…』『叔叔…』佢地兩個即刻望返住我…一面好似等待死刑咁既樣…

「嗯...我大致已經清楚情況。」我點點頭

『下…?』『真既?』
 
「妳地企起身先啦。」我同佢地兩個講

『爸爸…你唔怪我?』家蔚難以置信咁望住我

我點點頭

『堂妹…太好啦!估唔到叔叔咁好話為!真係估唔到!』玲柔都好激動。



然後佢地兩個都好似鬆一口氣一樣…之後一齊笑起上黎…

「哈哈…」我都跟住佢地笑埋一份…

然後…

「好啦,攝錄機係邊?」我講

『誒?』『下?』原本仲笑更既兩個女仔即刻愣住係到

肯定係因為估唔到我咁快就識穿…

我其實一早已經留意到大廳周圍既情況,
比起之前整齊左好多,而且…風格都略有不同…



呢樣,相信都係為左掩飾攝錄機既動作。

「叔叔我都唔蠢嫁,呢個一定係愚人節目或者想我開心既環節?
嘉為佢…或者仲有其他人?以達?應該躲藏左係某個地方…係咪?」







二十秒既沉默…

佢地兩個女仔仲係瞠目結舌咁望住我…

「唔…」笑我認真望住家蔚「妳真係嘉為?」

佢點點頭…

「陳嘉為…十七歲?十二月一日出世?」

佢點點頭…

「真係無…攝錄機?」

佢點點頭…

「嗯…我…入一入廚房。」

『爸...啊呀呀呀!?』『倫...倫常慘案真係要出演啦?堂妹?』佢地即刻大嗌起上黎…

我估佢地係驚我拎刀所以先大叫…
但其實我只係想倒杯冰水…
希望可以冷靜落黎…聽佢地一個合理既解釋。

「原來係咁…」或者係天馬行空,或者係方天夜談…

但冷靜過黎後,我睇得出佢地係講更真話…

『爸爸…』『叔叔…應該…唔會再去拎刀啦可?』

首先,我一直都無諗住拎刀…再者…

*

「之後係點都唔係我決定啦?老婆妳話係唔係?」

想嘉為幸福快樂,呢個係我對妳既承略…

「嘉為佢…我睇得出因為呢件事,成長…同快樂左好多。」

所以…或者我係好驚訝…好難以置信…
但我無去反對,更何況,反對又有乜用?佢可以即刻變返男仔?

唔會咁…一定唔會咁,
而且,我已經知道佢既想法,佢變左男仔大概都只係時間既問題...

「就係咁啦,老婆,我諗…妳在天之靈應該都好高興,
因為…我地曾經都有諗過生多個女…而家…咁樣算唔算係仔同女都有過?

總之,無論係仔定女…佢已經夠大,識自己決定,作為爸爸要做既…唔…我諗…
幫佢度下呢段時間點將新身份融合返親戚個邊既生活?」

嗯…呢個就係我而家應該做既事。

「之後再見啦,老婆。」

作為爸爸應該做既事。
 
賈邦彥視角:

「借工作消愁?」

有一日放學,準備去球場自主練習既時候,阿輝咁樣同我講…

『無錯,你就係咁,之前既你…即係未拍拖之前,都會得閒放返自己幾日假…
但而家…根本就無,完全無!我好懷疑你咁樣會唔會影響比賽個度…』

「我都講過啦…之前話去旅行用左個d錢退得唔多…所以要賺返個數返黎...
而且…你見到我既狀態有差到咩?」

『咁又無…』阿輝講『點解你唔叫佢…即係ex…比返錢你?』

「阿輝…比著係你…你好唔好意思?」

『唔…呢層…』阿輝佢dup低頭『的確叫唔出口...』

「就係咁,雖然小蔚佢本身都話會搵工比返錢我…但係我已經拒絕左…」

『唔係掛…邦彥…』阿輝難以置信咁望住我『到底你係咪個次心移位移到傻左?』

「唔係。」

『而且你地兩個…我都唔知點講…我根本想像唔到之後你地會分手…
唉…我唔知道啦…明明你地兩個而家分左手關係仲交好…』

「係啊…」

關係仲咁好…呢點的確係…

『之前係球場,如果你唔係傷左,一定會感受到陳家蔚對你既感覺…』

「就算個陣我係傷左,我都係感受到。」

『下?咪係囉…感受到,咁點解…』

「阿輝…你唔會明。」

『…邦彥…』

「交個女朋友啦,或者之後你就會明。」

『唔知點解呢句說話由你講出口感覺特別差。』

「哈哈…」

『所以真係無機會再一齊?』阿輝再問

「我唔清楚…」

你問我係咪100%唔會再一齊?
我根本答唔到…因為,就算要再一齊…

都要等小蔚佢…真係唔會再有束縛既時候...可能性先會再出現。

「對住有決心既小蔚…我唯有支持佢。」

因為,我愛小蔚呢點從來都無變到,

我開始明白妳既感受…王樂宜…
親身去感受。

『咦?』阿輝突然有少少愕然

「你見到咩?」我問

『個個咪陳家蔚同你地班既…一個女同學?』阿輝佢地指住對面街…

「小…蔚?」

我望一望,果然係小蔚…仲有紫晴…佢地兩個而家鬼鬼祟祟咁…
感覺就好似跟蹤更人咁?
 
*
 
『感覺到嗎?』
 
「嗯?」我抬起頭
 
『今世既我…真係有趣。』子朗微笑
 
「你係指男定女先?」
 
『兩邊?啊…年青真係好。』
 
「嗯…」
 
『就係因為年青,先唔怕受傷,唔怕煩惱...任何事都可以勇敢面對。』
 
「又黎啦…你既老公公言論。」
 
『啊…成日唔自覺就會講出黎。』
 
「哈…」
 
今日天氣好好,太陽好耀眼…但又不缺涼風…
我同子朗而家坐係楊樹下乘涼…
 
「子朗啊…」
 
『嗯?』
 
「我有時會擔心…我地而家身處既地方終有一日會消失。」
 
『點解家蔚妳會咁諗?』
 
「我唔知…我只係…怕有日子朗你會好似當年咁消失。」
 
『唔會,雖然當年如果比多一次選擇我…我可能都會選擇去充軍…我從來都無後悔…
但今日…係呢一刻…任何事都唔可以阻止我離開妳…離開呢個地方…離開家蔚。』
 
「子朗…」
 
『繼續感受落去啦…家蔚,時間長短唔重要,最重要係曾經擁有過…』
 
「嗯…我想…再訓一陣。」
 
『訓啦…家蔚。』
 
「訓醒之後…再教過你跳舞?」
 
『嗯…又或者…我地黎自己創一個新既舞法?』
 
「呢個年代既?」
 
『或者…當年既我雖然跳唔到,但而家唔同啦…』
 
「噗…知啦…老公公。」
 
就係咁,我合埋雙眼…
不過我知道我一定會醒返…因為…我地既約定從來都係到…
 
從來都…
 
陳家蔚視角:

另類既修羅場?

『家…家姐!聽我解釋呀…』子朗 (女裝) 非常慌張

『嗚…嗚…阿朗…我…我都唔知點面對屋企人好啦…』紫晴即係喊哂口…

紫晴由跟蹤既時候已經開始眼濕濕…
到而家終於爆發啦…

比我係紫晴…都可能會咁…
因為…女裝既子朗…呃...真係同一個真正既女仔無分別。

『阿朗…嗚…嗚…』

因為子朗有化埋妝既關係 (唔知係阿芝定佢自己化)
所以係其他人眼中只係四個女仔係到唔知嘈更乜…

『家姐…真係唔係好似妳咁諗嫁!』

『咩唔係咁諗!』阿芝搶先開口『小晴…
小朗為左我已經下定決心以後著女裝生活啦…所以我唔可以再同妳一齊…』

咪住…呢段說話太多野吐糟啦…
小朗?下定決心?仲有做乜講到紫晴仲係同妳一齊…

『下?』子朗佢好驚訝咁望住阿芝…

『嗚…啊呀呀…嗚…』紫晴聽完即刻崩潰左…

『我地走囉,小朗。』阿芝佢捉返隻子朗隻手…

『但係…』

『定就咁分手?』

『下…我…』

「子朗!」我用責怪語氣講「你係應該將佢帶返正軌!而唔係自己墮落嫁!」

『但係…我…』『子朗…』『嗚嗚嗚…』

啊…好混亂...應該點做好?

正係我煩惱個陣…『小蔚…?』

「阿彥?」點解你會係到既?

阿彥掃一掃過周圍…(阿芝,女裝子朗,喊哂既紫晴)『而家係發生更乜野事?』之後問

「好難解釋…總之…」

『阿芝!』子朗終於爆發『我…我真係唔得啦!』

『下?』阿芝驚訝

『小蔚…』阿彥細細聲,聽得出有少少訝異『呢把聲…咪係紫晴個細佬?』

「嗯…」我點點頭

『女裝…我真係唔得…但我唔會放棄阿芝嫁…所以…』

『下!?』阿芝講『咁…咁我去搵其他女仔!』

由一個女仔講出呢句說話…真係奇怪。

『點可以…』一聽到呢句子朗即刻洩哂氣

『一於…』阿芝望一望周圍…然後…『啊…』

望住我…

『就妳啦!妳叫家蔚可?可以同我拍拖嗎?』

咦...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耶!?!?!?!?!?!
 
*
 
 
『真係失敗…嘉為…』樂宜搖搖頭

「我認…」

『咁之後點呢?』

「好彩當時既我都慢慢搵返個男仔感覺…所以一於順水推舟,
接近阿芝嘗試幫佢接受返做男仔…經過我多番努力…我估佢同子朗應該遲早會起返埋一齊嫁啦…」

『哼…講到自己好叻咁…我先唔信呀!不過…噗!女裝子朗,我都想睇下。』

「最好…唔好啦…如果再比紫晴發現真係會唔知點。」

『仲有無其他故事可以講?』

而家我同樂宜坐更小型飛機去睇艾爾斯岩,
為左解悶所以樂宜不斷問我呢年發生既事…

「仲有好多啦…不過一時三刻都諗唔起。」

『咁…舅父點解釋你變左女仔件事?』

「哦…爸爸佢犧牲大啦…佢話係內地識左個女人,將來好大機會結婚,而我係個個人既女喎…」

『下…?』

「咁先可以順理成章住係到…仲有…陳嘉為個邊就話過左外國讀書…」

『咁如果…嘉為你之後變返男仔呢?』

「咁…大概到時先算掛?」

『定嘉為你諗住搵返靈魂就算…一直都繼續做女仔…?』

「我…就算係做女仔…樂宜妳…」

『都係咁鍾意你。』

「下…?」

『你唔係以為我會咁講嘛!傻表哥!』樂宜淘氣咁講

「…誒?但係…」

『我先唔會比你繼續做女仔!咁芷螢…智影…我地個仔點算呀!』

「芷螢…嗯…」

『我…係遇返你…你話要同我一齊個陣…
已經諗得好清楚啦…3年…定4年…我地唔可以錯過個個時間…』

智影…我地個仔出世既時間…

『嘉為…你諗既…應該係同我一樣嫁可?』

「嗯…當然啦。」我點點頭

『咁就好…』

「不過呢…」我細細聲「要智影出世…即係…我地要做個D事?」

『咦?下???!?!』樂宜驚訝『我...你講乜呀!』

「樂宜妳聽日就生日…咁樣我地都十八歲…咁樣…不如...預習?」

『痴…痴線嫁!?傻左呀?我先…而家…我…嗚…準備…係啦…你仲係女仔點做喎!』

「所以…先話係預習!就好似之前沙灘…著比堅尼…」

『完…完全係兩回事!』樂宜塊面已經紅哂『果然係大變態!大色魔!大淫虫!』

「喂!唔好咁大聲…D人聽到嫁!」

『都係外國人!淫棍…宇宙第一用下體思考魔人!白痴嘉為!巨乳…』

就係咁,係空姐黎之前樂宜都係咁用唔同字眼罵我…

至於有無預習呢樣野?嗯…唔知呢?
 
*
 
我而家躺係床上面…
天花…同屋企周圍既感覺…好熟識。
 
無錯啦…而且…身體既感覺…亦都係…
 
我係男仔,終…終於…
 
『再唔醒!我就同你爸爸講嫁啦!』
 
叫我既…亦都係熟識…但又好耐無聽過既聲音…
 
「媽…」我叫一叫…
 
係久違既男聲。
 
『嗯?』媽媽探過頭過黎望住我…
 
「我係芷螢。」我直講…
 
然後我聽到金屬跌落地下既聲…應該係鑊鏟…
 
『芷…螢?』媽媽好驚訝『終於…嗚…終於到呢日…』
 
無錯…
 
「我…返黎啦。」
 
*
 
而家我同樂…啊,媽媽坐更車去冰瑤阿姨既研究所…
 
『之前…係智影十四歲個陣…佢仲係無任何關於之前既記憶返到黎…
我地仲一直驚…芷螢…智影你既意識會唔會返唔到黎…估唔到…估唔到…』
 
「呢層…我都唔清楚…大概係因為…過去既我已經係十七歲?」
 
『下…下?』
 
「十七歲…所以...就算返未來…我都唔會返返去十四歲個個時間…」
 
『係喎…』媽媽有少少愕然
 
咁到底係好彩定唔好彩?
我無左過去兩年既記憶…變相換左係十八年前既兩年記憶…
 
「不過都好…我唔洗再由十四歲開始過起。」我笑一笑…
 
望一望反射既我…分別…我諗除左高度之外其實無乜唔同…
 
『終於…返黎啦。』冰瑤阿姨一見到我地入房,就即刻講
 
我點點頭。
 
係純白既大台上面…我再見唔到個件一切既元凶…時光機。
 
「時光機呢?」
 
『已經…好好保存左。』冰瑤阿姨講『即使研發成功,
但既然知道芷螢你所經歷既事…亦都唔好意思將佢公開於世…
係呢…芷螢你…打算用?』
 
我搖搖頭…
 
「唔會再用…雖然…咁樣變相我會拎唔到之前既記憶…但係…」我笑一笑
「有妳地會話比我聽嘛!而且…亦都唔保證拎完之後…會發生乜野事…」
 
再一次長時間既失憶…我已經唔想再發生。
 
「所以…冰瑤阿姨你咁做係好正確既做法…的確係。」
 
無錯…
 
「咁樣…媽媽…關於其他人呢?爸爸…嘉為呢?」
 
『老公佢…』樂宜一聽到即刻愁眉…然後慢慢行埋黎攬實我…
 
「下…點解…媽…?」
 
唔通…佢都係…去左澳洲?又或者…未來有其他野改變左…
 
『老公…嘉為佢…』
 
令到佢…死?唔…會掛?
 
『佢…一知道左即刻開心到請假去左買餸…』
 
下?
 
『話今晚一定要邊食邊講…』樂…媽媽佢向我單一單眼
 
玩我!
 
但係…咁樣既話…呢個未來…的確係最好既發展…除左…
 
「咁…邦彥呢?」
 
除左邦彥…仲有一個人…一個…我同佢約定左既人…
芷螢…真正既芷螢…賈芷螢…
 
『邦彥…?』
 
「佢有無…同其他人結婚…之後生左個…女…?」
 
『我…』媽媽佢努力思考『好似…無印象…』
 
感覺…即刻好無力…
 
哈…
 
「果然…」
 
果然係咁…
我同芷螢…永遠唔會係兩個人…唔會…
 
對唔住…芷螢…
 
但係小芋…小芋個番說話…
同埋佢所做既一切…
 
「冰瑤阿姨…」
 
『嗯?』
 
「我想…搵一個人…想阿姨妳幫手?」
 
『一個人…?』
 
「嗯…一個…未來會對我好重要既人…」
 
佢一定存在…我…相信呢個可能性…
 
『嗯…小影你既要求,冰瑤阿瑤更係會盡力幫手。』
 
「嗯…」
 
呢個世界既某一個地方…一定…會搵到妳…
 
 
等我…
 
賈芷螢。
 
後日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