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


外傳1 – 如果我這匯子是爆竹


我係陳玲柔…

而家講更既…係好多年前既一段往事…一個秘密…
大部份係之後認識我既人都唔清楚既秘密…



中學時期…我有一個到而家都唔係咁鍾意既花名…

叫做…

『匯子!』

「係...係?」

『嘿嘿...果然要咁叫妳先應...』



「我...我...嗚...」真係呀…其實真係要叫…叫小柔…玲柔…柔柔我都會應嫁!

點解會叫呢個名?

中二個陣既我…基本上係無乜存在感…而且…無特色…反應又慢…
而同一時間...班入面有個充滿活力同光芒,大家都鍾意既女仔亦都叫做小柔…

所以,係呢個強烈對比既情況下…大部份人都只會叫個個小柔做小柔…
至於叫我?就會選擇用第二個方式…



『wui…妳見唔見到呀?』

『wui…妳考試考成點呀?』

『wui…個新老師呢…我真係覺得好奇怪囉!』

wui…wui…wui…wui…
呢個「稱呼」大家都集以為常…

其實我真係好在意…但無辦法…
因為個陣既我無勇氣同佢地講清楚…我唔鍾意咁…

終於到左某一日…有一個人…其實就係另一個小柔…
係我唔知道原由既情況下,發出左呢個提議…



『不如…我地就叫妳匯啦?』

「下…匯…匯?」

點解呀?
 
『因為wui呢個字…諗諗下真係唔好聽!
所以...我地一致決定用同音字... wui... wui...匯!所以妳就係匯子!』

匯…匯子…?
點解係匯子喎…真係叫...叫我玲…都得啦…

『哈哈…』『好喎!』『唔錯!』『一於咁話啦!』



喂…喂呀!

「唔…唔好啦…」儘管我個人係極力反對…

但無人會聽到…亦都無人會願意去聽…
所以…匯子呢個名…就係之後一直跟住我…直到…

「結婚?」

『嗯…』

中三既時候,我媽媽決定同以達爸爸結婚
因為以達爸爸要長時間係英國工作,所以…媽媽決定會同我一齊搬去英國…
 
所以…中三呢年會係我係香港既最後一年…


 
但係離開香港之前…有d事情我真係好想好想…可以完成…
除左令到個班人可以...認真叫我一次真名之外...
 
仲有...我想改變自己...
 
*
 
『叫我一聲師父先啦…』

「下…?」

『師父呀…』

「點解喎…」



『唔係你要求嫁咩,要令到自己改變…』

「雖然係咁…但係…」

『唔係因為妳見我受歡迎…所以好羨慕…先黎請教我咩…』佢RR手臂講

「嗚…」

果然唔應該搵佢…
但…只係靠我自己既話…根本就唔知點做…

『師.父.呀。』

黑人憎…

佢係陳以達…我即將要改口叫既阿哥,
而家我地係一場宴會入面 - 我媽媽同佢爸爸既婚禮…

為左呢場宴會既,所以以達佢請左假而家住係香港…

雖然以達佢一直都無長時間留係香港 (只有短暫逗留),
但令我意外既係,佢有一班(甚至係一大班)朋友…所以每次返黎都唔會寂寞...
而且,個班人都係以佢為中心存在…所以…佢無講錯,我真係好羨慕…

對比返我...無存在感...比人當係wui既存在...唉...

『點姐…』

「師…師父…」我鼓起勇氣講出黎…

因為…佢應該幫到我手…我心入面係咁諗…

『好啦…我已經感受到妳既誠意,起身啦…徒弟。』以達佢造作咁點點頭
『估唔到我可以有機會講呢番說話…』

不過咁既態度…唉。

「咁…咁應該點做?」

『黎啦…阿妹…跟我黎。』以達佢揮一揮手,示意我跟住佢…

「哦…」

以達佢…開始彎低身係人群中穿梭…帶住警惕性咁視意周圍既環境…

明明係屬於我地既宴會,但以達而家咁既行動方式,
就好似唔知邊到混入黎既小偷咁…

所以我決定同佢保持一定距離…一陣周圍既人以為我地係同一伙就唔好啦。

終於,我地到去新娘新郎既休息房間…而家房間入面無其他人…

『嘿嘿…』以達佢行到一個袋既面前…之後奸笑起黎

「下?」

『登登凳凳…』以達佢袋到抽起一樣野…

與其話係一樣…不如話係一串…

「爆…爆竹?」

攪邊…科?
 
『無錯…就係爆竹。』以達佢認真咁望住我…

「爆竹…咁又點?」

『阿妹…』以達佢搖搖頭『睇黎妳個腦真係要用多d…唔係會跟唔上其他人既節奏。』

咩喎…正常人都跟唔上你既節奏嫁啦…陳以達…

啊…講唔出口。

『妳係咪有野想講但講唔出口?』以達瞇起雙眼問

「無…無呀。」

『咁算啦…爆竹呢…就更係點著佢放嫁啦…』以達佢講

「哦…但係…咦?放爆竹!?係呢到放!?」

『我就係打算咁做。』

「你…你傻左呀!」我激動起黎「雖然出面好嘈…但佢地都會留意到爆竹聲…」

『而且,』以達已經唔知係邊到拎左舊火機『呢到室內環境本身就唔可以放…』

「咪係囉…咪亂黎呀!」

『我聽唔到…』

啊…啊啊…點算好…雖然一早知以達份人好怪!
但…但而家咁樣真係更奇怪囉!

『咁難既…』以達佢開始嘗試點著火機…但試左幾次都唔成功…

「所…所以…放棄啦…好無?」

『唔制…』

「以達…哥…哥呀…」我焦急到開始標出眼淚…

的確…佢每次下定決心要做既野…想阻止都唔會阻止到…

『阿妹…』以達講『妳既覺悟唔夠啊。』

「覺悟…?」

『想改變既覺悟。』

「我唔明…我想改變同爆竹又有乜關係喎~」

根本就係兩碼子既事!

『啊,撻著啦。』以達佢終於成功點著左火機…

然後…

劈劈啪啪,劈劈啪啪,劈劈啪啪!!!

*

十分鐘之後,媽媽同爸爸捉左以達去同經理道歉,

因為以達一力承擔成件事 (事實就係佢自把自為)
所以我只係係門外面等。

啊…好彩個爆竹好快就爆完,所以並無發生唔好既事。

太好啦,嗯。
 
幾分鐘之後,以達 (仲係笑笑口) 同媽媽爸爸就出返黎,
相反,個經理就有少少無奈咁走左去…

「所以…無事嘛?」我即刻問

應該無事掛…岩岩又無燒著野…乜都無…只要多左野要拾…

嗯…

『無事。』爸爸微笑『只係要比多少少錢職員幫手拾返間房姐…』

太好啦!

『哼,做多少少野都要收錢…真係…』以達佢搖搖頭

『仲好講!衰仔!我地人生大事仲要玩D咁既野!』爸爸發嬲講

『好啦老公…以達仲細,小柔,我地要返去先啦,
記住唔好再比佢亂黎呀。』媽媽同我講完之後就同爸爸行返入宴會廳…

「哦…」但如果佢真係亂黎…我都阻止唔到嫁啦…

佢係以達喎…一個怪人…非常怪既人…衝動…奇怪…

『妳係咪有野想講出口?』旁邊既以達問

「下?無…無呀。」

『其實我仲有另一條爆竹。』

「咩話!?」我驚訝「係邊到!?」

點解仲有嫁…唔得啦…如果再爆多次…分分鐘媽媽同爸爸都會比人趕走…
咁樣…呢次宴會就會玩完…

今…今次一定要阻止佢…

但…但好難開出口…就算開到口…佢都…唔會停止...

『我而家就打算去燃點佢…』

啊…唔理啦唔理啦唔理啦!!!!!

「係邊到呀!以達!話比我知!」我終於爆發…

『就係我阿妹。』

下?

「阿妹…即係…我?」

『嗯…妳,陳玲柔。』

「陳玲柔…我…我係爆竹?」

『嘿嘿嘿…』以達佢笑一笑『無錯…妳就係爆竹…只係妳一直都唔知道…』

「唔知…?」

『我好清楚妳既潛力嫁,妹。』以達講『永遠為人著想…想件事好…
正面…有個句講個句…只係妳一直唔肯親口講出黎,放係心入面…』

「我…我係咁…?」

『無錯。』以達佢點點頭『唔信妳而家講下我係乜野人?』

怪人。

『講出黎…』

「怪人…」
 
『很好,咁我應該要點改變先最好呢?』以達再問

改變唔到…

『講出黎呀…』

「改…改變唔到。」

『…咦?』以達佢睜大眼望住我『咳!呢個例子唔好…咳咳!
總之,相信我既說話就無錯嫁啦!妳只係缺乏左將心入面說話講出黎既勇氣!』

「唔…但…如果以達你唔係到…我相信…我都…會好似之前咁…」

『咁妳就係心入面醒起我個句「講出黎呀」啦。』以達講

「講出黎呀…」

『心入面有任何反應…唔好怕結果會變成點…相信自己…將所有野都講出黎,爆出黎…』

「但…但可能會傷害到人…」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小柔妳,』以達用堅定既語氣講『妳唔會傷害到任何人…
係大吵大鬧過後…大家都會好開心…同接受妳…因為…妳就係爆竹…』

「我…就係爆竹…匯子…就是爆竹…?」

『無錯。』以達點點頭…

望到眼前咁認真…同平時好唔同既以達…我…選擇相信佢既說話…
無特別原因…總之就係相信。

*

「我…我叫做小柔呀!如果…如果可以既…叫我阿玲都得…總之…匯…匯真係好奇怪!」

『係?』另一個小柔有少少愕然

其他同學都係…愣住企係到…大概…估唔到我突然會變成咁。

「係…仲有…仲有…我可唔可以加入妳地…妳地而家講更既台劇我都有睇嫁!」

『呢層…』另一個小柔望一望各位…之後…『好啦…』笑住望住我『咁過黎呢到坐啦,阿玲!』

『過黎啦…』『嗯嗯嗯』『M&M食唔食呀?』其他同學都和應...

「係…係既!」

係離開香港前既半年…我除左…
成功將「阿玲」呢個名取代返「匯子」之外…

仲比人發現到另一個我…另一個我自己都唔敢相信既我…

一個…真實既我…

*

六年後...

「哈哈!阿哥你個頭真係越睇越唔掂囉…」

『唔…』

「同你個身型好明顯係唔夾!」

『我…諗諗下都係鍾意以前既阿妹…』以達嘆一嘆氣

「以前既玲柔…已經係以前啦。」我拍一拍阿哥背脊

同匯子一樣,已經消失左…
呀…話消失又唔岩,應該係話,係我心入面…

「唔知…三年無見…堂弟變成點呢?嘿嘿…」係落機個刻…我真係好期待…

不過就算點變…都唔會變得勁過以前既我嫁啦?

無錯無錯…


外傳1 - 如果我匯子是爆竹
tI%�0iy�^��>唔可以…」
 
點可以咁嫁?
阿彥…你明明答應過我唔會再訓低…
 
雖然係夢…但…但你都係答應過我嫁嘛…點會…
 
點會咁…
 
『病人仲未醒?』琴晚…幫阿彥檢查既醫生行入房
 
「醫生…?點會嫁…阿彥…佢…琴晚明明醒過…
而且你仲話係奇蹟…好神奇…因為佢應該要再訓多三四日…」
 
『小姐…?』醫生有少少疑惑『病人…一直都無醒過…而且,我無講過呢番說話…
病人呢個case,無可能係三四日…短起馬要一星期…長…甚至可能係幾年…』
 
點…會…
 
我跌落張椅子上面…因為雙腳好無力…
 
『小姐…我諗妳係辛勞過度,不如返屋企休息下…留係到個人好容易…』
 
「唔洗…」我回答「我…我會一直係到等…」
 
就好似我之前講咁…
 
「無論幾耐…都會等。」
 
醫生聽完,睜大眼…然後…
 
『好啦…我諗要到呢到啦。』佢講
 
下…?
 
『嗯…』我旁邊有人回應…係…阿彥,佢除左呼吸器…
『對住認真既小蔚…我諗唔可以再玩落去啦。』
 
誒?
 
*
 
「離…離哂譜!邊有人會夾埋醫生玩…玩我嫁!」
 
個醫生笑住離開之後,我即刻發火
 
『個醫生都幾玩得。』阿彥佢點點頭『唔錯…』
 
「衰…衰人…可…可惡…」
 
『邊個叫小蔚琴晚係床上面扮喊喎…』
 
「唔…唔係扮嫁…我…我都話左唔係囉…啊?」
 
阿彥佢突然攬實我…
 
『小蔚…知啦。』阿彥講『我真係知。』
 
「阿…阿彥…咁大動作…你唔怕會…」
 
『唔怕…只係有小蔚…係我身邊…我仲有乜野會怕…而且…
我地已經勾過手指尾…我唔會再離開妳…唔會。』
 
「阿彥…」
 
啊…我要忍住…因為…
 
「我…我有d說話要同阿彥你講…」
 
『嗯…?』
 
「雖然…係好尷尬既說話…不過…」
 
『不如…等我估下?』
 
下?
 
『咁咪無咁尷尬囉…』
 
「阿彥…」我搖搖頭「唔洗…呢番說話…要由我自己講…先有意思…」
 
『小蔚…』
 
「因為…只係好簡單…既一句…」
 
*

*

*

*

*

轉眼就到農歷新年假既開始,阿彥(著西裝)同我一齊去左接爸爸…
而家我地係火車站面前…當阿彥一見到我爸爸…

『爸爸!』阿彥即刻向佢鞠躬

『下?』爸爸驚訝

「噗!喂…咁…咁太誇張啦掛!」

『唔誇張…爸爸…』阿彥用堅定既眼神望住我爸爸『放心將小蔚交比我啦!』

同一時間攬住我…

下…下…下!?!?!?!

「喂!唔係應該先解釋我係邊個咩!!!!!!!!!」我大嗌

混亂既展開。

*

*

*

『估唔到爸爸都幾易話為…』阿彥點點頭…

「如…如果唔係你一開始既態度…我爸爸仲易講掂啦!」

無錯啦…
爸爸見到阿彥咁既開場白…真係當堂嚇一跳…

甚至以為我地係唔知邊到黎,想昆佢錢既組合,
差d就想要報警…

直到我鼓起勇氣話自己係陳嘉為…佢個仔…佢先停係到…

「原本計劃唔係咁嫁嘛!」

原本係後面觀察,諗住一見到唔對路就即刻出場既堂姐…
一見到我同阿彥既表現,真係笑到碌地 (堂兄描述)

「下…下次記住唔好亂黎呀!」

『仲有下次?』阿彥驚訝

「唔…唔知呢…咁樣接下來…」

接下來呢…就係…

「既然爸爸已經…大概都接受到…咁樣…咁樣呢…」

『旅行?』

「嗯…咩喎,咁樣阿彥你呀…遲咁多先出院…」

『醫生話要好好觀察嘛…驚我可能唔坐得飛機…所以…』

「咁而家坐得嘛!咁樣就要如期出發嫁啦?係咪先?」

『嗯…小蔚話事啦…』

「咁…就要去準備買野啦!嘻嘻…」

台灣旅行…同阿彥兩個…我真係好期待…
 
*

*

*


呀…唔記得同你地交代返其他人點tim…

堂兄同堂姐,佢地已經說服左個邊既屋企人,
而家已經開始準備婚禮既事,真係估唔到咁快!

子朗同阿芝,佢地既關係都係好微妙啦…
不過聽紫晴講…子朗好似瞞住佢做更d奇怪野?呢層要之後再知道發生乜事啦…

至於Miss lee…佢知道堂姐要結婚之後真係down到出哂面..0
對我既態度仲比之前更變本加厲 (幾乎要係早會示愛)不過…有阿彥保護我無問題既…

阿kay…就一直用眼怨既態度望住我同阿彥…
不過…總有一日佢會搵到佢鍾意既人,到時就會放棄我嫁啦…

至於邦文…邊個得閒理佢?

Kevin同冰瑤…佢地好似襯呢個新年假去左非洲旅行…
不過如果係同冰瑤玩既話…希望…kevin可以完好無缺返黎啦…

至於…樂宜。

「我收到佢既名信片啦…」我同阿彥講「樂宜既…」

『係?』

「嗯…」

『我當時…仲以為小蔚妳會選擇樂宜。』

「我…曾經都係咁諗。」

或者…會有個空間…有另一個我的確會咁去選擇…但係…

「但我而家選擇既…係阿彥你…呢點係唔會有錯,唔會。」

『嗯…』

「唔好諗呢點啦…去買野啦!」

我主動…用戴上阿彥送比我個隻手鏈既手...
握住阿彥隻手…之後行起上黎...

『係既係既…』

樂宜,多謝妳...

而家既我,已經下定決心…
唔會再有任何猶豫,

我…會順應自己而行動…就好似個日…八月八日…係海旁個晚一樣。


嗯…個陣,係醫院講個句…簡單既一句說話…



「我愛你阿彥。」



已經代表左一切。



- SECOND ENDING -
*
 
*
 
*
 
*
 
*
 
「媽…」
 
『嗯?』
 
「我想去一去洗手間。」
 
『去啦…』
 
行入去洗手間,係我面前既自己…
個樣雖然有微妙唔同…但大致都…
 
「呼…好彩都係似媽媽…」我總算鬆一口氣…
 
啊…媽媽即係王樂宜。
 
「喂喂…?喂喂?」我嘗試自言自語咁係到打招呼…
 
試下搵唔搵到呢個身體既本人…
就好似…之前既賈芷螢一樣…
 
但無…一直都無回應…
 
「或者…時光機其實仲有好多迷底,就算冰瑤阿姨都未完全清楚…」
 
啪啪啪!
 
「係…用完嫁啦!」
 
『去咁耐既?』一坐低,媽媽就問『就快落機嫁啦…』
 
「嗯…」
 
落機…目的機…香港。
 
*
 
『家蔚…好…好耐無見啦!』
 
一行出閘口…媽媽激動到行李都無理到,衝埋去攬實家蔚…
 
『都…都唔係好耐之嘛…』
 
『一年有多嫁啦!已經…』媽媽繼續講
 
『樂宜…啊…智影就真係無耐都無見過啦…可?』家蔚探過頭望住我
『上幾次你無跟埋返黎…媽媽成日都拋低你,真係唔應該!』
 
家蔚佢…係用更另一個態度同我講更野…
可能因為…佢地仲未清楚…”我”已經…返左黎。
 
到底幾時先同佢地解釋好呢…
 
「嗯…」我點點頭
 
『啊…佢地走左去邊嫁…』家蔚望一望周圍,皺起眉頭
『明明講左你地就快會到,都係要走左去…真係呀!』
 
『唔好怪佢地啦…要等人始終好悶既。』樂宜笑住講
 
『嗯…啊!返黎啦返黎啦!』
 
望向家蔚望個一邊…係一個高大既男人…仲有…佢旁邊既一個…女仔。
 
同我應該差唔多大既女仔…

『去咁耐嫁!』家蔚有少少抱怨咁講

『咁個女想食嘛…小蔚…』邦彥無奈咁回應

『對唔住…媽媽…』

連把聲…都係一樣…
佢手上面…係…

『道歉都得…但媽媽想食一半!』家蔚眨一眨眼…

『係既…嘻嘻…』個女仔好開心咁,將膠叉叉入一舊雪米糍遞比家蔚…

芋頭雪米糍…

『啊…女比我食既果然好好味!呀…差d無左件事!』

『係囉…掛住食。』媽媽笑住講

『芷螢呀…呢個…係樂宜姨姨既仔…叫做智影…
妳地上次見已經好耐之前啦…所以大概已經無印象…』

『咦…?同我個名咁似既?』芷螢有少少愕然…

『係呀…不過有唔同既,同佢打聲招呼啦…』家蔚繼續講

『哦…』然後芷螢佢…慢慢行埋黎我面前…

我終於可以睇清楚佢個樣…如天使一樣既面孔…
兩年前…我都見過佢…但係與其話見過,不如話我就係佢…

『我…我叫做賈芷螢…你…你好。』芷螢佢怕怕羞咁同我講

「妳好。」我點點頭

『唔…雪米糍…你食唔食?』芷螢將另一盒雪米糍遞向我…

「啊…好呀…」

『你係表姨個仔…又大過我…咁樣…我係咪應該叫你表哥?』芷螢再問

表哥…?

哈…

我不自禁笑起黎…


「表哥,嗯!無錯。」


智影同芷螢


表哥同表妹…


佢地既故事…


原來一直都未完結。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