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2 – 我的 _ _ 男友


「妳同阿狄講左乜野?」

『無…』

「講呀!」

『我只係叫佢認真考慮清楚妳同佢既關係姐…』



「我同佢既關係好好!唔洗妳操心…」

『真係?但以妳而家既態度估計…事實應該唔係咁?』

「…」

『係咪已經散左?』

「…」



『妳唔答即係默認…嗯,
咁就證明我當初既想法無錯,佢唔係一個值得同妳一齊既人。』

「可惡…」我激得咬牙切齒「我唔係妳既病人呀!」

『但妳係我妹妹!』

「哈?妹妹?原來身為姐姐既工作就係不斷拆散佢既男朋友?好啦…真係辛苦妳啦!」



『妳應該心知肚明!妳之所以同個d人一齊...
都係因為妳個個應該正視既「病」!並唔係因為妳真係鍾意佢地...』

「夠啦!」我大嗌「夠啦...」

可惡...果然...對呢個女人...講任何野都無用...
一意孤行...就係呢個女人最鍾意做既事...

我要離開呢到...

『妹…以妳既聰明才智…應該好清楚我做咁多野既目的先岩…喂!妹妹!』

「唔好咁叫我!」雖然我已經打開左門準備離開,但聽完之後我擰返轉身
「我已經講左好多次我同其他人既事唔到妳插手!但妳就係唔聽!」



『我咁樣係…』

「為左我好?錯啦!」我搖搖頭「妳只係以為咁可以修補我地既關係!」

『冰瑤…姐姐我…』

「我…無妳呢個姐姐!」我大嗌,以後另返轉身…

原來一直有另一個女仔企係門外面到…聽到哂岩岩我講既野…
如無意外,應該係個個女人既診療對象?而且歲數…仲好似同我差唔多…

「借過。」不過…同我無任何關係。

『係…』個個女仔有少少慌張…之後讓開個位…



我行入升降機,以關門制為發洩對象不斷禁…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我發現,我嬲並唔單止係因為個個女人所做既野...
而係因為佢講出左個事實…一個我唔想面對既事實…

(冰瑤…妳家姐黎搵過我…而且...仲講左一d野我知...我諗…
妳所追求既野…我…唔會比到妳…亦無呢個能力…所以…對唔住。)
 
「唉...」

而家我一個人企係海旁,不斷重覆聽更阿狄個個短訊...
我無嘗試過打比佢,因為我知道無論點,阿狄都唔會聽...



我同佢既關係已經完結,亦唔會有補救既餘地...

但令我感嘆既係...係聽呢段短訊既時候…

(所以…對唔住…)

我…唔會因為散左而喊…唔會因為無左男朋友而喊…
甚至…連一絲傷感既感覺…都無…

無...

呢個就係我唔想承認個個女人既地方...

我...真係對阿狄真係無個種感覺…
我同佢講到尾只係互相得到快樂既關係…唔係愛。



『點呀…又一個人係到發呆?』

「嗯…因為...」

『唔好講住...等我估下先…又散左?』

「可以咁講…」

『哈…我已經懶得再數係第幾次啦…』

「我都唔期望你會數到…」

『哈哈…』

「點解次次係我失落既時候你都會出現?」我擰轉身,望住個個人...

『或者呢d就係緣份啦…』個個人懶風趣咁講

「呵…緣份。」我將部手機放返入袋「計算過既緣份。」

『唔鍾意?』

「咁又唔係…」

呢段就如家常便飯既對話…自然到極點既對話…
就正正反映我同眼前呢個男仔既關係…

『今次…又係因為妳家姐?』

「可以咁講…但最根本既原因…」

『都係妳問題。』

「嗯…」

『好啦…一於又搵個地方散下心…我請?』

「嗯…不過希望今次你唔會突然又同人打起上黎啦…」

『都係為左令妳開心咋。』

「係啦…明啦…」我點點頭「大家都係叫”狄”,但係你…就好唔同。」

『嗯?』

「無野啦…阿迪…」

『係呢個位置都係叫返我英文名好d…』

「嗯…kevin。」

或者...我唔承認既...係有另一點...
就係...可以同我頻率咁接近既人…從來只有你…
 
講返散心,你地千其唔好認為我同kevin會做埋一d好神奇好特別既野…
因為呢到係香港,一個沉悶即將死寂既城市...

而且,講到底個陣我都係中三學生,kevin亦唔係比我大好多…

所以…我地做既野…同你地當時做既野無大不同…
去下歡樂天地…周圍行下…掃下街…

你地一定會有疑問,我…文冰瑤無可能會對呢d有興趣…
但事實…個陣既我係好開心,大概係因為身邊,係一個同我頻率好相近既人…

係佢,阿迪,kevin,令到呢d咁普通既野…變得唔同…變得特別,

而家我地又返返去海邊,但我心情已經好左好多。

『咦…好似精神返啦喎?』kevin滿意咁點點頭

「嗯…其實係海邊見到你個刻已經精神啦…」

『哈,真係榮幸啦。』kevin講

「kevin…我地…其實識左幾耐?」

『下?』kevin一聽完,所以思索『唔…
如果由個次已經無哂印象既德國旅行開始計既話…應該已經有七年?』

「七年...咁其實係咪已經達到青梅竹馬既要求?」

『大概啦?』

「咁點解…我地一直都無考慮過一齊?」

『下?』kevin驚訝『點解小瑤妳突然咁問?』

「無…只係…有感而發。」

『呢層…我諗…』kevin dup低頭『可以正正就係因為...我地識得太耐?』

「嗯,真係太耐啦。」

『所以,雖然咁講有少少奇怪,但係…我諗如果唔再經歷一d野…
我地既關係係唔會有任何改變...』

「因為已經好好。」

『嗯…實在太好。』kevin點點頭『咁樣...散完心,應該要返去啦?』

「返去…又會見到個個女人。」

『雖然妳既語氣好平淡,但我係咪可以當係小瑤妳既撒嬌?』

「只係對你咋。」

『嗯...』kevin望住我『總之啦…小瑤,我已經唔會再叫妳勉強去接受佢…
但始終,佢係妳姐姐,呢點係永遠改變唔到,所以…』

「所以係呢句入面我都係感受到你想我接受佢。」

『大偵探…睇黎我點修飾用語都係比妳計到嫁啦…』

「呵呵…」

『總之…有乜野就打比我,我電話永遠為妳而開,ok?』

「嗯…」

我文冰瑤…或者比人感覺係無所不知...聰明...反應又快...
但其實,當我遇到個樣野,就會變得非常遲頓,比某蔚更加遲頓…

因為個樣野實在太理所當然,所以我一直無去介定…
如果話有一樣野可以比到我無盡既刺激...亦都一定係個樣野...


愛...
 
 
直到個件事發生,先令到我呢個遲頓既人...改變起黎,
而家諗返起…真係巧合得離奇…我…幾乎就要同某蔚經歷相同既事情…

個陣係2011年暑假,陳嘉為變成陳家蔚既同一個暑假…

『我…可能要過外國。』

「外…國?」我有少少驚訝「點解?」

『我爸爸...想將業務擴充去美國個邊…雖然實際需要既時間唔洗好耐,
但佢話可以安排我係個邊讀埋書…當係將來讀哈佛或者耶魯既準備…』

「咁…咁樣…」

『佢叫我認真考慮下…』

「嗯…」

『小瑤妳點諗?』

我...點諗?

「的確…外國係值得去…當係準備…實習…點樣都好,百利而無一害。」

『嗯…我都係咁諗。』

「但會係幾時既事呢…出發...」

『爸爸話如果我準備好…可以下個月就起行。』

「嗯…下個月。」我點點頭…

『但唔知點解呢…』kevin佢仰望住天空『我硬係有種…講唔出口既奇怪感覺。』

「有…顧慮?」

『嗯…』

「放唔低足球…朋友…定係…」我微笑「有我唔識既女朋友?」

『我到底有無女朋友妳應該唔洗三秒就估到嫁啦,小瑤。』

「呵呵…的確。」

『或者…』kevin若有所思咁望住我,然後『唉,我唔清楚啦,
事實…都唔洗刻意去攪清楚…乜都唔知道咁去外國…或者會開心好多…』

「kevin…」

『所以…返去啦。』kevin微笑『問完小瑤妳意見個人真係堅定左好多…』

「真係?」

『係?』

「但阿迪你…好似仲有樣野未問我…」

『係到叫我kevin呀…』阿迪有少少慌張『至於問…係…問乜野?』

「我支唔支持你去…」

『下?岩岩…咪問過妳點諗…』

「點諗…係唔代表乜野…」

『小瑤…』

「你話...有奇怪既感覺,真係神奇...係我知道...阿迪你話要去外國個陣...我...都有。」

『下...?』

我唔知…我當時既表情係點,
或者…係一個無人會見過,亦無人會想像我文冰瑤會露出既表情…

「我…我唔想你去。」我捉住阿迪隻手…

事後…我花左三十分鐘去研究到底係乜野回事…
原來...一直就係眼前...只係呢個答案實在係太簡單...

簡單...到令人忘卻既存在。

我諗如果唔再經歷一d我地既關係係唔會有任何改變...

而家呢件事…正正就係改變我地兩個既「個樣野」。


『小瑤…』阿迪佢…好驚訝咁望住我

「唔好…問我原因…」我已經唔可以再冷靜落黎「總之…就係好奇怪…我…」

唔想你走...

「我唔想…」

『我明啦…』阿迪佢打斷我講野…

「阿…迪?」

『我諗我已經攪清楚所有野。』

「所有野?」

『個種奇怪既感覺…個種我唔想攪清楚既感覺…小瑤…妳係咪同我一樣?』

阿迪...原來...你都係?

『我地識左咁多年…或者比起父母…我地真係更加了解對方…』
阿迪向住我微笑『或者我之前講咁多野…都只係為左等一個答案…
而答案...我諗我已經接受到...我…返去會同爸爸講唔去美國…留係到。』

「阿迪…」

眼前呢個已經識左七年既人...呢張已經見慣熟悉既面孔...
係呢刻...竟然比到種不同既感覺我...

雖然不同...但唔討厭...因為...我...本來就係喜歡新鮮既人...
所以...呢種感覺...我好鍾意,真係...好鍾意。

『小瑤…但除左唔想我走之外...妳...仲有無其他想同我講?』

當然有...

有句說話…係呢一刻...無論係點都要講出黎…

「阿迪…我…我…




想再睇清楚你先。」

『下?』阿迪有少少驚訝,睇黎完全估唔到我會咁講『what?』

我,文冰瑤,而家開始…就要用另一個角度…去觀察眼前呢個識左七年既人…

「我要你…係限期之內…比到三次驚喜我。」

『下?』阿迪依然保持驚訝『咪住先...以岩岩個情況黎睇…妳唔係應該…告白嫁咩?』

「告白?」我疑惑「點解我要咁做…」

『啊…』阿迪dup低頭『果然係小瑤…』搖搖頭

「暑假前為期限,」我無視佢既反應「三次...
可以令到我完全顛覆對你七年認知既驚喜…阿迪…kevin,你…可以做到嗎?」

『我…』阿迪抬起頭,堅定咁望住我『當然可以。』

「如果成功…」我擰轉身,背對住阿迪「嗯,到時再講。」

『小瑤妳可以放心,我…一定會成功。』

睇到呢到...或者有人會覺得奇怪...或者神奇...
但呢個就係我既生存之道…文冰瑤既世界…

阿迪…你…可以跟上嗎?

雖然你同我既頻率好接近...但你...真係可以同我走係同一條路上嗎?

好快,就會知道。
 
*
 
「聽日?」咁快...?

『嗯…第一次驚喜...已經定好係聽日…』電話另一面,係kevin堅定既回應

「呵,估唔到,你都準備得幾好快喎…」我承認我的確有少少驚訝
「只係用左幾日時間…真係唔洗再準備耐d?一陣失敗…」

『你當我係邊個?』kevin講『我係kevin…』

「亦係阿迪…」

『咳!所以…聽日保持聯絡…我會比妳睇到成個過程。』

「我…拭目以待。」

聽完電話之後,我望一望隔離既日歷…
聽日…即係七月十二日。

到底,阿迪會比到乜野驚喜我?

*

『你電話到明明好正常嫁!點解出到黎會咁既?』

『咁…咁樣…係…係電話到傾…傾計同係現實...好…好唔同嫁嘛。』

有趣。

而家我身處係麥當勞,kevin同另一個打扮新潮既女仔附近。

Kevin…而家既表現真係出乎我意料之外,
怕羞仔?呢個印象的確係好新鮮…

而且…今日呢個活動…仲好似係人地所謂既…一日女友…出租女友?
的確…係幾有意思,但唔代表係好驚喜既一件事。

『覺得點?怕羞仔kevin。』係另外個個女仔去左搵人既時間,kevin走埋黎同我講

「係幾有趣,但係…驚喜不大。」我直接講

『竟…然?』kevin睇黎有少少受到打擊。

「用錢去得到娛樂呢個行為…同平時既你都無大不同。」

『雖然係咁!』kevin嘗試辯解『但我而家係用另一個身份…而且係打算一拖二喎!』

「呵?所以...?」我嗤之以鼻

『既然係咁…』kevin望一望街對面『妳睇住黎,我過去對面買d野…』

「嗯。」

為左保持神秘感,所以我都係靜靜坐係到…
坐左陣,我留意到個個打扮新潮既女仔…帶左另一個女仔黎到…

老實講,個個女仔…比我第一眼印象真係好特別,
明明樣貌同身材都係完美既一個女仔…點解衣著會咁…平庸?

而且,除左衣著平庸之外,佢整體上仲有種不協調既感覺…
當然,個陣既我係唔清楚真正既原因…

至於個個女仔係邊個?我諗...唔需要多作解釋啦...

陳家蔚。

『喂喂, Kevin, 我地到左啦, 你係邊? 哦…咁快d啦…靚女唔鍾意等人嫁…哈哈』

家蔚佢個陣,就好似即將要應考或者面試一樣,相當緊張咁注意另一個人...

『佢話去左洗手間, 叫我地等一陣喎…』

洗手間?哦…即係過對面街呢件事係唔可以比佢地兩個知…

果然,保持神秘感係好重要。
 
過左陣,kevin就返到黎 (注意到佢褲後袋明顯多左d野)
佢發現家蔚個一刻,個表情我到而家都忘記唔到…
 
佢個刻既表情係扮定係認真,我心裡有數…
 
『吓…你好…嗯…可以叫我家蔚…』打扮新潮既女仔 (之後叫佢阿kay) 介紹完kevin之後,
家蔚緊張咁介紹自己。
 
個陣既我都有另一個疑問,家蔚把聲明明可以高音d,點解要刻意調低呢?

『家蔚啊…個名好好聽啊…保家衛國…哈…哈…啊…』
 



 
保家衛國?

嗯…原來你既角色設定係包埋識講爛gag,果然有做過功課嫁喎…kevin。
 
『好爛啊…』阿kay瞇起眼望住kevin,家蔚和應

嗯,係各方面黎睇kevin的確係成功左。

但,唔代表我承認佢成個行動係成功…
 
「唱…k?」跟住佢地行下行下,我行到去一間k場下面…
 
我同kevin…亦都唔係無試過唱k,
不過從來都唔會去k場,因為kevin屋企本來就具備呢d野…
 
唔係帶兩個女仔去唱k,就當比到驚喜我嘛?
咁樣我會相當失望,kevin。
 
係外面等佢地三個到上左去之後,我先行入去k場,
 
『妳係咪就係文冰瑤小姐?』一入到去即刻有個經理級人行埋黎搵我
 
「係…請問…?」
 
『我係應kevin先生要求黎帶文冰瑤去房間既。』
 
「嗯…」
 
『請。』
 
個經理就係咁,帶我去到另一個房間…
個房間說穿左就係一間監視房,入面有部電視,電視入面影住既畫面…
正正就係kevin同另兩個女仔身處既房間。
 
的確,係要做到呢個地步,
我先可以觀察kevin係房同另外兩個女仔做既一舉一動…
 
『冰瑤小姐,有任何要求記住提出,我地會有人黎幫你。』
 
「嗯,多謝。」我點點頭
 
但正常呢個行為…係唔岩法例,
Kevin到底又用左幾多錢先可以做到咁既地步呢?
 
但事實,係呢次唱k既過程,kevin並無進行到任何突破性既舉動,
比我既感覺係佢盤算更一d野…k房只係一個開始…
 
所以…係中段我開始留意另一個人…家蔚。
 
「真係好奇怪…」
 
點解會咁奇怪既呢?佢雖然已經由唔敢唱變到可以開懷咁唱 (仲要好好聽)
但感覺…總係好奇怪…
 
佢…比我個感覺…除左唔似係一個女仔…
而且…仲好似一個人…
 
但一時三刻我醒唔起…
 
到底…係點解呢?
 
或者係因為家蔚既一舉一動都比到有趣既感覺我…
所以原本無意思既監視活動都變得有趣…

係佢地埋完單,離開左房間之後,我收到電話…

『點呀?小瑤?』係kevin

「嗯?咩點…」

『我房入面既表現呀…係咪好好呢?』

「唔…有咩特別?」

『下?唱歌…講野…一舉一動…』

「kevin…」我望一望周圍,睇下係咪自己忽略左一d野…但係無
「我呢間房好似無辦法可以聽到你間房既任何聲音…」

『咩話?我唔係叫左經理裝埋收音器嫁咩?頂,佢無做到?』

「kevin…其實呢d先係驚喜?令到我無無聊聊係到睇無聲畫面既驚喜…」

『唔…唔係咁嫁!』kevin解釋『唔講住,佢地換完衫返黎啦…一陣…法國餐廳等!』

「嗯。」

*

就係咁,見到佢地係k場大門離開之後 (家蔚換左衫),我又開始跟住佢地…
從後見到家蔚著住高跟鞋個種非常唔習慣,需要人扶既樣,我真係感到非常古怪…

正常一個女仔…無可能會唔習慣高跟鞋到呢個地步…到底點解呢?

行左一陣,佢地企係路邊應該打算截的士…

『冰瑤小姐!』係呢個時間,我聽到隔離行車路上面有把聲叫更我

係老黃,kevin既專用司機

「係?」

『係kevin少爺叫我車冰瑤小姐去目的地…』

「原來係咁。」

因為老黃技術相當好,所以轉眼間就到左法國餐廳。

『一陣冰瑤小姐妳就坐係kevin少爺附近,方便觀察少爺。』

「嗯,咁就唔怕聽唔到聲音啦。」

『我…唔明?』

「無野,老黃。」

入到餐廳,侍應帶我坐係近舞台近邊位置既一張雙人桌,
如無意外,kevin佢地應該會坐係我左斜方三米既一張四人桌…?

點知我估錯左…

係kevin同家蔚佢地黎到個陣,阿kay竟然唔係到,
佢地明明係一齊上車…點解唔係一齊黎?

係kevin同家蔚坐係我右斜方張雙人桌既時候…
我注視到kevin閃過一刻充滿信心既表情…

嘿,我...開始期待之後會發生乜野事。
 
但或者我又係高估左kevin,
基本上佢既呢餐就同平時無乜分別…

就只係對象有少少唔同左…今次係家蔚…唔係其他人...唔係我...

「唉。」當我表示失望既時候,

『唷,冰瑤。』有一把男聲同我講野…

係peter…kevin學校既一個老死,隔離既係佢既女朋友…
佢地既存在,絕對唔會係偶然...

「睇黎,你既出現又係kevin既安排?」

『無錯啦…』peter講『為左幫老死追女…呢點一定要做既…』

「追女…你指既…」

『唔係個邊個個女仔咩?』peter指住kevin個邊既家蔚講

「哦…?」...原來係咁?

『總之個作戰就係…令到個邊女仔可憐kevin…之後就…嘿嘿嘿…』

『喂…要行啦。』peter個女朋友講…

『總之,睇野啦,冰瑤,佢有女妳都應該會開心嫁啦...你地咁好朋友!』

「嗯...?嗯。」

就係咁,我就見證住peter佢地兩個行去kevin個邊,
到家蔚突然錫kevin面頰一啖既經過…

明明…問題應該不大…但…係…奇怪?
心入面總係有種…奇怪感覺…好奇怪…真係好奇怪。

當我仲納悶更點解會奇怪既時候…
佢地已經食完野打算離開…

「唔…」唔通…呢份奇怪感覺就係kevin比我既驚喜?

如果係咁…我咪睇少左佢…?

跟跟下…我跟住佢地去到一個偏僻既公園…
我,而家就企係佢地張長椅後面個棵樹隔離…

亦因為係後面既原因,所以我只可以望到佢地既背影,
見唔到佢地既表情…所以我只能夠聽,

好彩既係,因為周圍都好靜既原固,所以我可以清楚聽到佢地既講野…
原本…都係好正常既交流…直到kevin既其中一句…

『咁…送妳去邊間酒店好?』

終於將之前所有野打破…

『啊哈…kevin你岩岩講咩話, 我聽唔清楚…』

…酒店?

『吓?同妳去酒店更係做個d野嫁啦,妳唔係仲係到扮純情啊嘛?』

…做…個d野…

啊…我大概明白發生乜野事…

有趣…但亦係好危險既事…
如果比人發現,就會係一件好嚴重既事…

雖然佢有既係錢…但名聲…

但亦因為咁我明白到一樣野…
佢…肯為我做到呢個地步…

阿迪…
 
但其實…

『哈哈哈,比咁多錢,妳唔係以為無下文嘛?家蔚豬。』

Kevin佢而家,其實都幾享受做衰人既滋味?
變成另一面既kevin…極端化花花公子,衰人性格既kevin…

完全符合我當初既要求...

『你你你咪痴埋黎啊,我唔係gay嫁!』家蔚非常慌張咁講

Gay?點解係gay?妳明明係女仔…

係呢個咁危險既moment…除非家蔚本身都係kevin請既演員…
如果唔係無理由會講d咁既野…

『下?Gay?妳講乜野啊,蔚蔚豬,睇黎妳真係醉啦。』

『我…我無醉,失陪先…啊…啊!』

情況就如大家睇咁,家蔚因為高跟鞋既關係,
所以企起身個刻失平衡跌左落地下…然後kevin佢…

『啊啊…做乜野…放底我啊!?』

用公主式抱起家蔚…

「啊…」睇到呢幕…我承應我的確有少少震撼…

因為…我回想起過去既一件事…
好懷念,真係好懷念,不過情況同而家有明顯既分別…

『變…變態…死變態…我真係信錯你…』家蔚焦急到好似就快喊咁

『好啦,蔚蔚玩完啦, 咁到我玩啦,game start。』

睇到呢到…我已經完全明白到kevin而家所做既,
係孤注一擲,希望靠呢次行動比到我既驚喜,

事實上…我已經接受到…

只係,到底kevin打算點收場?如果無其他人黎阻止佢地…

咁…一定會繼續落去…
然後帶家蔚去酒店…再繼續…

Kevin…真係會咁做?
但如果佢真係咁做…以為左比驚喜我既心態去做…的確係無錯…

講到尾...只可以話係我自作自受…

阿迪...

『我…哈…係咪打擾到你地?』

係我困惑更既時候...另一把聲音出現,

係打扮新鮮個個女仔…佢而家係kevin同家蔚既面前…
佢既出現,係kevin既安排…定係…巧合?

『kay,唔好信佢啊…我…啊…嗯…』因為角度問題,所以我唔知道家蔚既情況,
不過大概都估到佢比某樣野…攪到而家身體同心理相當矛盾。

然後係點,我諗唔洗再多作說明...

『妳地好野…五千,唔洗找!』

kevin一如以往拋底數目龐大既錢之後就離開左…
就係咁,呢個劇場就到呢到完結…

「咦...?」我...竟然會因為咁鬆一口氣...

何解?
 
『表姐…真係好對唔住啊…我估唔到事情會發展成咁…妳無事丫嘛…?』

『無…無事…只係拗親隻左腳…』

從佢地既反應…聽得出兩個都係唔知道呢件事會發生成咁…
即係kevin…岩岩的確係一人既獨腳戲?

『點會喎,嘻嘻,我一路都想有個姐姐同我一齊訓!』

『嗯…唯有係咁…』

係阿kay扶完家蔚離開之後,kevin就返返黎公園。

『小瑤?』

「我係到。」

『今日就到呢到啦…點呀?』kevin有少少緊張咁望住我,睇黎係想我即時評分…

「勉…勉強可以啦。」

『好野!』kevin佢好激動咁握緊雙拳,興奮程度同入波個陣不相伯仲…

「不過有d問題我想問清楚。」

『係?』

「如果…岩岩另一個女仔…個個叫阿kay既女仔唔出現…你…」

『我,』kevin係我未講完就打斷我『我其實已經叫左另一個朋友係附近準備…
必要時就出現阻止我...總…總之…我一定唔會做對唔住小瑤妳既事!』

「oreally?咁點解法國餐廳個陣…peter會話係幫你溝家蔚…?」

『因為…如果將真正既事實講比peter知…即係小瑤妳...三個驚喜既事…
一定會複雜又難解釋好多!妳明嫁啦...』

「嗯…」的而置確「咁樣…第二個問題,個兩個女仔…同你的確係今日識?」

『更係啦!』kevin即刻解釋『點解小瑤妳會咁問…唔通以為…成件事都係做戲?』

「既然你叫得peter同佢女朋友演戲…咁樣…或者都有呢個可能?」

『真係唔係嫁!我相信小瑤妳一定都感受到既…
而且…本來成件事重點本身都唔係佢地到...而係我到…妳話要見到另一個我…』

「嗯…但同時我都睇到另一d野…」

『下…?』kevin疑惑…

陳家蔚,
一個因為意外而比我留意到既人…

「kevin…我想請你幫我做一d野…」

『小瑤拜託既野?嗯...一定幫到妳…』

我笑一笑

「如果你做到…就獎勵你…當完成多一件驚喜啦…」

『咁…我一定更加努力!』

「幫我調查…個個叫陳家蔚既女仔。」
 
*
 
七月十七日,星期日,
因為kevin已經搵到足夠既調查成果,所以佢約左我出黎見面…

原本...我仲期望好大...

「咁小…?」見到所謂既”成果”竟然只係一兩張紙同幾張相之後,我有少少驚訝

『嗯…好棘手。』kevin講『連專業既個班人都搵唔到更多同佢有關既資料…
屋企人…小學中學…佢有諗過佢會唔會係外國或者內地返黎,
不過從佢既行為去觀察…佢的確係香港人…所以…奇怪?』

我望一望其中既幾張相…係cafe同一班人傾計…
去比堅尼店買比堅尼…同係沙灘打排球既相…

『嗯…或者可能係時間太少所以…如果再查落去…』

「唔洗啦…」

『係…?小瑤?』

「呢個地址…同相入面既呢個女仔…」
我指住其中一張相 - 比堅尼店外面,家蔚旁邊既個個女仔「我已經有d頭粹…」

『真係?』

「只係…唔…需要驗證一下。」

陳家蔚…呢個名…果然係別有意思…

我笑一笑…「有趣…」

『小瑤…咁我…』

「或者有地方會需要到你…kevin。」

『係…但係驚喜個方面…』

「呢d之後再算…」

『下…』

*

第二日補課既休息時間...

「阿達…戰棋...你地之前係咪話想玩?」

『下?係…但唔係話借左比唔知邊個拎唔返咩?』

「如果你地真係想玩…我可以催一催佢還…」

『唔…而家既意欲又…』阿達面有難色,睇黎當初既興趣已經無左

果然係無趣既男仔…

咁我唯有做下催化劑啦…

「啊…講起個隻戰棋game…其實我一直都搵個機會試下玩…」

『冰瑤妳都想玩!?』阿達雙眼發光『咁…拜託妳同我催下個個人還棋啦!
一係等我黎催?到底係邊個借左?』阿達非常焦急咁拎起手提…

「唔洗,」我微笑「等我黎啦。」

『咁唔該哂啦…之後一定要一齊玩呀!』

「嗯。」

男仔。

準備功夫已經完成…而家…就係正式既開始。

我拎起自己部電話…打去搵個個人…
個個一直都好無存在感…但我曾經有一段時間留意過既人…

不過…我相信佢個邊應該都已經做好哂準備…
應該無理由咁容易就比我發現更多野既…

但我明顯高估左佢...

『喂喂?』聽電話既,係一把明顯故意壓低聲線既女聲…

而且,我聽得出呢把聲既主人係邊個…

15%確認啦…陳家蔚…陳嘉為。
 
陳家蔚...聽更陳嘉為既電話...
但事實...都唔可以排除佢係陳嘉為既女朋友...

「喂,你係陳嘉為?」所以我決定問清楚…

『係啊…』



唔否認…即係你而家係女聲既陳嘉為…

30%啦…

「點解你把聲咁怪既?」

『啊…咳…我有D傷風嘛…』

哦…?傷風會將身體攪成咁?
我決定再進一步...

「其實我打黎,係想叫你拎返之前借既戰棋返黎學校,
阿達佢地打算今日放學之後玩,所以要麻煩你…」

正常情況下…佢一定會因為而家既身體情況而拒絕,

『哦…唔麻煩。』但事實佢唔係...

點解唔拒絕?唔通…佢根本唔打算隱瞞?定有其他更深層原因?

有趣...

就係咁,呢個上午時間我都十分期待…
到底一陣黎還棋既會係邊個呢?陳嘉為本人?叫人幫手…定係…

『啊…我…我係黎還返盒戰棋。』陳家蔚。

完全唔作任何掩飾...堂堂正正用呢個身份黎...

50%...

「哦…戰棋…你係陳嘉為邊個?」

『我係佢家姐…我細佬佢岩岩又病發,唯有由我黎幫佢還囉…哈哈…』

講大話…陳嘉為根本就無家姐…
佢只有一個同佢好親密既表妹…

70%...

「妳係咪唔好意思入去?」

『係啊…入面咁多人,有D唔好意思…』

最主要既原因…係你唔想比其他人見到而家咁既情況既你…
不過就算見到都無問題啦…變化咁大。

「咁等我黎啦,妳等我一陣?」所以我決定幫佢手…

除左咁,當然仲有其他原因…

『咦?盒棋還左啦?好野,不如即刻教妳玩?冰瑤?』一入班房,阿達即刻好興奮咁講

「我…今日應該唔得閒。」而且...我本來就已經玩到厭。

我拎起部電話…傳送左一個短訊…

老實講,直到而家都只係純粹既推測部份…
餘下既30%...我要從家蔚既動作同神情去填補…

(阿迪…係門口準備啦。)

魚已經準備上釣。
 
我諗你地更係以為…我同kevin已經夾埋好之後既事…
但事實…唔係咁。
 
Kevin…根本就唔知道我會家蔚一齊出現係門口,
佢以為既…係其他事情…
 
「你地識?」
 
『更係識啦!』家蔚狠狠咁睜住kevin…
 
Kevin有少少驚訝同慌張咁望住我..
 
呵呵…而家要考你既即時反應啦…kevin,
唔好以為個一兩張紙同相真係可以當一次驚喜啊…kevin。
 
『我…我同佢係小學同學。』
 
『吓!?』
 
「哦…」竟然係用呢招?「啊…我漏左野係班房…你等我一陣。」
 
呢句說話當然係假既…
目的,就係為左睇佢地兩個既反應…
 
因為kevin吸引左家蔚既注意,所以佢地兩個根本無留意到…
我只係企左係學校閘門旁既可以聽到佢地對話既牆邊到,無返到班房。
 
『我今次係認真。』
 
『唔通你個晚唔係認真想強暴我?』
 
『我…』
 
Kevin的確唔係…但佢又點講得出呢?呵呵…
 
『我真係認真…今次係真心去面對冰瑤,無昆佢…而且…真心相愛…』
 
『只係一星期你就同我講真心相愛?』

『我同佢識左好耐…』

『咁仲衰!竟然中途去搵出租女友!』


『個日之前我地嘈左一大交,所以我…妳見到冰瑤就會明!』
 
哦…原來係嘈左次交?不過咁既回答…的確係幾好…
 
好啦…要接收既野已經接收到…
 
「咦妳仲未走既?」
 
『我…』
 
『小瑤…我真係好鍾意妳…妳係點諗?』
 
哦…kevin突然既反擊…
明啦明啦…我一定會好好配合…
 
「我…我都係…好鍾意你…點解無啦啦咁問喎?」
 
『家蔚啊…驚我只係玩玩下,所以要我當面講清楚…』
 
『我…我…』家蔚始終都係唔可以將野講出口…
 
呢種態度…我果然無睇錯…
 
『咁拜拜囉…家蔚…』kevin講完,就拖住我隻手離開左…
 
我…的確係好順攤就比佢拖住…因為…我已經發現到最有趣既事情…
 
陳家蔚…妳就係奇拿…
 
啊…陳嘉為先岩。
 
『岩岩真係比妳玩死啦…小瑤。』

「唔係咁點試到你既反應喎…大導演。」

『我知…所以我岩岩都有好好配合…』

「呵呵...我知道...真係飾演得好好...」

『但係…小瑤妳要知道...我岩岩講既野都係認真?』

「哦?邊部份?」

『真心鍾意小瑤妳既個部份…』

聽完kevin呢一句個刻,我腳步好自然咁停左係到…

「鬆手…」

『下?』

「已經拖夠啦。」

『啊…對唔住…小瑤。』kevin即刻鬆返開拖住我既手

「你岩岩話…係認真?」

『無錯…我對小瑤妳係一心一意…我相信小瑤妳都係…可?』

「…我…」

事實係唔係…係呢一刻…我唔可以肯定。

但我答唔出...

「仲有一次驚喜。」

『下?一次...?即係…上次妳話資料唔夠個次已經補返數?』

「嗯…所以…仲有一次。」

『咁樣…』

「但今次我評核既準則會高好多…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啊…」

『嗯…我一定會加倍努力…』

「仲有...kevin…我諗呢幾日你都係唔好搵我住…」

『點…解?』

「因為…我要將著眼點放係第二個人身上…」

『下?邊個…唔係男仔掛?』

「男仔?唔係…」

『咁就好…』kevin鬆一口氣…

至少,佢而家唔係…

夜晚…我係零晨既時份打左個電話…
對象…當然就係你已經知道既個個人…

『喂…?班長?』

「陳嘉為…」

『咩事…?』

「點解你變左做女仔?」
 
*
 
然後,我諗發生既事大家都好清楚…我同家蔚接觸,知道佢係有「心願」在身之後,
決定以陳家瑤,佢細妹既身份係宿營時間協助佢…

「kevin…所以係夜晚既時間…你可唔可以係碼頭單車位附近等我電話?」

『小瑤叫到,當然可以…但到時我要做d乜野?』

「其實...我係想製造一個機會...比家蔚同一個男仔單獨一齊。」

『又係家蔚...但其實...要兩個人單獨一齊都唔係好難姐?』

「唔係咁簡單...因為以家蔚既性格...乜都唔做係唔會有成果...」

就好似朝早同紫晴一齊咁。

「所以,一定要有一個催化劑…」

而呢個催化劑…就係…

『催化劑...即係我?但到底要點做...』

「到時…我會話你知。」

『哦…』

「咁個陣見啦…拜拜…」

『喂,小瑤…』

「嗯?」

『其實…都係無野啦。』

「嗯。」kevin…欲言又止,到底係乜呢?

我承應…當時我無去細心研究清楚…
因為…我著眼點係家蔚到…

男變女喎…真係一件,好難得可以遇上既事…

係唔見銀包件事解決之後,我係子朗係我身邊離開之後打比kevin...

重覆一次當日出租女友既行為,就係我叫kevin做既野…
當然,kevin表現都好出色,成功令到子朗同家蔚係一個相當好既環境下交流…

但結果…又係無用功,就算係英雄救美呢一步,
子朗都係絲毫醒唔起對家蔚既記憶…

唔通…佢地兩個真係無任何關係?
同家蔚有關係既…其實係紫晴?

夜晚…係佢地差唔多訓哂既時候…我一個人係度假屋外面思考…
今晚個天好多雲…幾乎睇唔到星…

「係邊個?」

『仲諗住鬼祟係小瑤後面出現...果然係唔得...』

「kevin?點解你仲未返去?」

『妳唔記得我係呢到附近有間別墅咩?』

「我有印象…但係都…」

『既然都係夜晚,所以我就決定係別墅個邊訓…』

「嗯…所以…你而家係到既原因?」

『小瑤…最後一次驚喜,其實我已經準備好。』

「下?咁快?」

『嗯…因為我已經可以再等落去…
由其係見到小瑤妳而家將思緒放左係其他位置到…我…一定要加倍努力…』

「kevin…」

『黎啦…小瑤。』kevin向我伸出一隻手『比妳感受下我最橫強既反擊。』
 
Kevin佢講呢句說話既表情…真係好堅定…
比起係海旁,話一定會成功比到三次驚喜我個次…更加堅定。

好…我就…即管睇下你比到乜野驚喜…但係...

「唔準拖。」拖手呢樣野,我就係唔肯嫁啦。

『下?』kevin一聽即刻有少少洩氣,尷尬咁收返埋隻手

「未完成要做既野之前,點解我要比手你拖喎。」

『係…係既,咁跟我黎啦…去別墅。』

「嗯…」

所以我就跟住kevin,行到去度假屋另一邊,相距唔算好遠既別墅…
雖然唔遠,但因為周圍燈唔多,所以一個人行其實都幾危險...

老實講,其實就到別墅門口既個一刻,我已經望到一樣好關鍵既野…
原住個一樣野,大概已經估到之後會發生既事…

漏洞太大啦…Kevin…
咁樣根本就唔算乜野驚喜啊…

『小瑤,就係呢到。』果然…kevin係無打算入別墅…

因為…想比我睇…比我驚喜既野…就係呢到…

「燈?」

我頭上。

『下?』

「我頭頂上面既燈…一排排既燈…
kevin你係咪想係呢個咁多雲既晚上…製造星星比我睇?」

『小瑤…』kevin嘆一嘆氣

「雖然唔係特別…但係誠意補救,
仲有…或者唔特別對我黎講反而特別…kevin你係咁諗?」

『唉…既然妳已經知道…』

Kevin佢…拎起手上面個個應該係操控制既野,之後點著佢…
原本我地所身處,非常暗既花園…突然頭上數百盞燈泡照亮…

『始終都係失敗...』kevin失望咁搖搖頭

「或者…」我抬起頭…望一望一排排燈「但係…好靚。」

『係…?』

「因為…我本來就無諗住今晚可以見到星星…
kevin…d燈…係唔係你親手整…定係…叫人幫手?」

『全部…都係我親手掛上去…當然…下面有人睇住我…』

「嗯…真係好靚…啊…個一盞燈…」

我注視住中央,位於泳池旁邊上方,
一盞無點著既燈…無著既原因大概係因為…鬆左…或者…有損壞?

『點會咁…明明全部試過哂先掛上去…』kevin講『小瑤妳等我一陣…』

「下…」

Kevin佢走左去別墅另一面…過左陣,佢就搬左個腳架黎…

『一定係鬆左…我而家就爬上去整返實佢…』

「咪住…而家咁夜…又無人睇住…咁會唔會…」危險...?

『唔會,』kevin放好個腳架之後微笑望住我
『本來就唔需要人幫手…而且…我既下方有小瑤支持嘛。』

「阿…迪…」我感到有少少難以置信

但…大概我係阻止唔到佢嫁啦…
因為…阿迪佢...就同我一樣都係咁固執…
 
Kevin佢,一步一步踏上腳架…最後身處係個盞唔著既燈下面…

「要小心啊…一陣跌落黎我肯定捉唔實你嫁。」

『放心…』kevin笑一笑『只要簡單扭實佢就得…』

Kevin佢用右手握住燈泡既未端…輕輕扭一扭…

著左。

『得左,果然只係鬆左…哈哈!』

「嗯…」就係咁,唯一既缺陷都無埋,所有既燈泡都已經著哂...

『咁樣…小瑤妳最後點評分?』kevin佢依然係保持手執燈泡既狀態...由上而下咁望住我

「評分…」

『雖然…小瑤妳係估到…但妳都話靚…而且…妳仲話我有...』

「誠意,kevin你既誠意。」

『嗯…我既誠意…』

的確...kevin無講到大話...所有燈泡都係佢自己掛上去...

「半…半次啦。」

『半…次?』

「嗯,因為比我估到呢點實在係kevin你既失敗…所以…只可以當半次,就係咁。」

『半次…已經好夠,不往我花左幾日時間…慢慢掛…哈哈…』

「幾日?」

『係知道你地會黎呢到宿營之後…我就即刻黎呢到準備…
反正…之前幾日小瑤妳都話叫我唔好搵妳嘛...』

「kevin…」

就算…我叫左佢唔好搵我既幾日…佢都係一心一意為更我…?

「明明…離暑假既限期…仲有成個月,點解…kevin你係要咁心急…」

『因為…小瑤…我地已經浪費左太多時間啦…』kevin毫無猶豫即刻回答
『我已經唔想…再浪費一分一秒…我想…盡快同小瑤妳一齊。』

阿…迪…

「即使…我…我係咁既一個女人?」

『嗯…即使妳係咁既一個女人。』

我dup低頭…唔敢正視係我上方既呢個男人…
因為...呢一刻既佢比咁多盞燈都更耀眼...

「落…落返黎啦…係…係上面好危險嫁…」

『係既係既…』kevin笑住講,然後…『啊!?!!啊!!!』

kevin成個人失去平衡…
或者最主要既因為唔係因為佢…而係因為腳架放置既位置…

泳池旁邊…本來有滑架既危機

因為kevin跌既方向…唔係我個位置…
所以,我黎唔及可以扶…或者捉住佢…我乜都做唔到…

「阿迪!」
 
正如之前咁講,我真係無辦法扶或者捉實阿迪…
因為佢跌既方向,並唔係我既位置…

阿迪佢係手忙腳亂之間,
為左可以取得返平衡,所以抓實左燈泡上面既長長電線…

但老實講係無結果,電線係無能力可以支撐佢成個身體…
所以,最後一幕,就係見到阿迪連埋腳架,右手上面既電線…

一次過…

噗沙!!!!!!!!

水花四濺…

跌哂落泳池到...
因為夏天關係,所以泳池上面都保持住有水,可以話係相當好彩。

「阿迪…!阿迪!!!」我急步跑去泳池旁…

因為我都算熟水性既關係,所以幾乎就要直接跳落水
雖然阿迪都識游水…但岩岩既一跌難免會受到傷…

「呼…」我吸一口氣,

『噗啊!!?呀…』係呢個時候阿迪就探起頭黎…

無事…

太好啦。

『啊…啊!?!?!』阿迪抬起頭,相當激動『d燈泡…啊啊啊!』

佢激動唔係無原因,因為岩岩既一扯,
所以上空差唔多三份之一既電燈泡都比阿迪扯左落地...

所以…落水既落水…落地既粉碎…

註:因為我企既位置好既關係,所以當時無中頭獎。

「阿迪!快d上返黎先…一陣如果燈泡流電唔講得少!」

『但…但係…』

「唔好但係!傻瓜!」

*

騷動結束。

係關左總制之後,我地慢慢收拾返泳池上面既電燈泡…
但係花園上面既…

因為大部份都碎左,所以阿迪決定之後叫人幫手

『唉…我真係失敗。』

「只係…唔好彩。」

『點會係唔好彩…』

「無人會預到會滑架…同時你又會扯埋d電線落黎…而家最緊要既就係阿迪你無事。」

『但係…咁樣邊到夠…』阿迪搖搖頭

「其實…」

『喂…唔好拾!』

我拾起一個已經半爛左既燈泡…之後遞比阿迪…

「已經夠。」
 
『下?』阿迪疑惑

「已經夠哂啦…」我笑一笑「或者阿迪本人唔清楚…
但你岩岩…已經係無意中,比我睇到一樣好精彩既野…」

其實,只係一瞬間既事…阿迪落黎既一瞬間…
係各種巧合結合埋一齊既結果…

『係乜野…?』

一個…最大既驚喜。

「流星」

『下…流星?』阿迪抬起頭,唔知發生乜野事…

「阿迪你,岩岩跌落黎個一刻…將天空到既星都帶左落黎。」

『星?』阿迪仲係苦惱『啊!!…即係...燈泡…!?』

我點點頭…

「個個畫面,我到而家都忘記唔到…」

阿迪,將周圍既"星"都向住佢自己方向...快速降落...
如果係我可以扶或者捉實佢既落點,我大概就會錯過吧...?

所以,即使話係奇蹟都可以...

啊...

心…跳得好快...

呢種感覺…係十分鐘前既我根本就唔會想像到…

「驚喜…我已經接收到啦。」

然後,我慢慢行去阿迪面前...捉住佢雙手…

「你成功啦…摘星者。」

『我…我成功…真係?』阿迪到而家都唔相信『即係三次驚喜…已經做到…?!』

「嗯…所以…而家…」

『而家…』阿迪既語氣相當期待…

「你快d入別墅沖涼先。」

濕哂一陣傷風點算?

*

『咦?你…係到?』阿迪沖完涼出黎個陣…驚訝咁問

「點解唔可以係到?」坐係主人房床上面既我,表示疑惑…

『我仲以為你係大廳tim…』

「阿迪啊…」我微笑「如果我地既關係已經改變左…我…仲點解會坐係大廳呢…」

『關係…小瑤!』

我企起身…

「阿迪…你所…對我做既野我已經完全接收到…」我將雙手放係胸前
「深深地…所以…我而家會作出回報…或者…應該係叫一個答覆…一個…請求。」



「做我男朋友…可以嗎?」
 
*
 
「我係…替媽媽將老火湯送上黎。」

『好,放係台到就可以,唔該哂...』

「咁我走啦…約左人。」

『喂…妹妹,可唔可以…同妳講幾句?』

「係…?」

『我覺得…妳呢期好似開心左好多咁?』

「哦…?」

『由妳肯留係到聽我講野已經睇到…妳對我既態度真係比以前好左好多…』

「因為…有人叫到嘛。」

之前既我,或者係左耳入右耳出…

但始終,佢係妳姐姐,呢點係永遠改變唔到,所以

但而家既我,對佢提出既真誠建議,當然會認真對待...
因為…佢而家係我最重要既人。

雖然...都係遲左好多先開始啦 (笑

『即係…妳而家既男朋友?』

「嗯…」

『雖然我之前都唔睇好佢…但係…佢似乎真係做得唔錯。』

「呵呵…當然啦,因為佢係我既無敵男友。」我笑一笑
「當然啦…事實係唔只一個人提議我咁做…」

另一個,就係而家終於有覺悟肯面對眼前事物既人…

我既好朋友,而家既我,就係不遺餘力咁幫更佢手…
為左佢能夠成功比到另一個人驚喜...同達成約定...

「所以…之後多多指教啦…」我深呼吸一下「姐姐。」

『嗯…拜拜。』

*

『喂…』阿迪聽電話個陣睇黎唔多精神…

我估…佢又係宿醉完黎?

「阿迪…你而家係邊?」

『屋企…我…仲以為妳今日又會搵家蔚tim…』

呢個語氣,阿迪...你唔係呷醋嘛…?

「佢今日要打工呀。」我有少少無奈咁講

『哦…咁樣…』

「所以…點呀…唔出黎我就返屋企嫁啦。」

『好…我…我更係即刻出黎!妳等我,一陣老地方等!』阿迪激動咁講完就收左線…

傻瓜。
 或者…就算係幾無敵既人…都會有脆弱既時間…
由其同佢一齊既…係一個攻略前同攻略後都唔容易應付既人…

雖然咁講自己真係有少少奇怪,但事實我就係咁既人...

相信你地睇完呢個外傳都已經好清楚?

「唉...」

我…睇黎真係要認真改變下自己…
但個病…真係有辦法可以完全康復?

我…對好多野都好有自信…唯獨呢一樣…無...

阿迪而家同我做既野...
某程度上都係拖延...某程度上係治標唔治本...

『咦...妳…咪係文冰瑤?』

「你…」

『又會咁岩係到見到既,香港真係細。』

「嗯…不過係海旁遇到人既機會本來就係好高。」

『哈哈,咁又係…』

係我面前既男仔係邊個…我諗大家都心裡有數…

當然,當時既我無高明到可以知道所有事...

『啊…其實妳仲記得我係邊個嫁可?』

「當然…生日會…同海洋公園個陣都見過。」

賈邦文。




外傳2 – 我的 _ _ 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