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


 












我發左個夢... 
夢入面...我做左一個決定...所以...有另一個結果... 

不過而家既我...唔會羨慕個邊... 
因為...我而家已經過得...非常幸福, 



醒返個陣…我第一個念頭,就係醒起我既旅行已經步入左最後一日… 
我望一望旁邊同床既個個人…佢仲係睡得好林… 

見到佢個樣…就好想用手指戳一下… 

心動不如行動! 

當我打算咁做個陣…佢挑正呢個時候張開眼... 

『嘉…為?』樂宜有少少疑惑咁開口 



「啊…」 

被發現了! 

不意外的,幾秒後我被狠狠地踢左一腳。 

「一陣踢到重要部位點算呀!??」我禁住岩岩被踢既位置,真係非常痛 

『鬼…鬼叫你想對我做埋d奇怪野呀?哼!』樂宜指住旁邊既床矮櫃 
『哦!?你分明想襯我訓著,用筆畫花我塊面,係唔係呀!?』 

「無呀!而且櫃入面根本就無筆!我只係想用手指戳妳咋!」 

『點會無!?』樂宜好肯定咁大嗌 



「真係無呀!唔信妳睇下啦!?」我拉開個矮櫃… 

入面真係有枝筆。 

咦? 

『嘉.為。』樂宜冷冷咁道出兩個字… 

「哈…哈哈…呢…呢個係誤會…」 

但唔知點解…我總係有種奇怪既感覺? 

「樂宜…大人…呀。」 



『你有乜遺言想講呀?』 

「點解妳會知道櫃入面有枝筆?」 

一聽完我呢個問題,原本仲好嬲既樂宜即刻愣住係到。
 
『…咦…』
 
「樂宜?」
 
『呢層…哈…唔知呢?』樂宜撇過頭,唔敢正視我
 
我無理會佢…慢慢行去酒店廁所旁邊既一塊直立大鏡面前…
 
果然,


 
而家我塊面…比墨水筆畫到成面都係…
左邊面仲有大大隻”白痴仔”三個字,
 
樂宜肯定係以為我一早發現左…所以報復佢…
 
「樂..樂宜…」我瞇起眼望住樂宜
 
『…咩…咩喎!?呢個咪當係你之前所做既野既懲罰囉!?』
 
「邊…邊有得咁計嫁!?」我開始有少少火起…
 
『嘿…我…我話可以咁計就咁計,唔得咩唔得咩!反正你而家又…』
 
我行返過去…捉住樂宜雙肩 (佢嚇一嚇)…然後…


 
『啊!?』將樂宜推返落床…
 
佢好驚訝。
 
「一…一直比妳食住…而家我要還擊啦!?」
 
『下?!』樂宜張大嘴巴
 
「但…但應該點做呢?要點魚肉樂宜好呢…
由上面…定由下面…開始好呢…嘿嘿嘿嘿….」
 
『喂!你講哂出口啦!!衰人!!!』
 
「我…我…黎啦!!!」
 
結果當然唔意外,我又比樂宜踢左一腳,今次正中要害。
 
*
 
*
 
*
 
*
 
*
 
琴日…
 
係艾爾斯岩上面個陣…因為天色好靚…旁邊又無乜人,所以情調非常好…
個陣既我…其實突然間好有信心…可以做到一件事…
 
我鼓起完勇氣…打算同樂宜提議個陣…
 
『嘉為。』
 
「係…?」
 
樂宜搶先左我一步。
 
『你…你呢…想唔想睇個魔術呀?』
 
「下?」
 
『我想表演一個魔術。』
 
超展開呀?我完全無聽過樂宜識魔術既!?
 
『一個…我一世人最有信心可以成功…亦都係唯一一次既魔術。』
 
「下…到底係…」
 
但我都未講完…嘴唇就被緊緊貼上…
 
樂…樂宜!?
原來…妳…妳同我諗更既野係一樣…!?
 
但錫…錫算係乜野魔術呀?
 
嘴唇突然微微分開…
 
『唔好諗咁多野啦…合埋眼…唔係就比你睇到原理嫁啦!』
 
再重新貼緊。
 
魔術…?咁樣點叫做魔術…
 
定係…
 
另有原因?
 
我唔清楚…
 
唔知過左幾耐…總之…係我人生最幸福既一段時間之後…
雖然嘴唇已經分開左…但係…樂宜對眼仲係合得好實…
 
「樂宜…?」
 
『呢…呢個係第一步…然後…呢…係第二步之後…』
 
即使係夕陽下…都可以見到樂宜塊臉真係好紅…
 
『第二步之後…我…我睜大眼就會見返我想見既人…你…你都係一樣…』
 
想見既人…?
 
係呢一刻…我終於明白啦…
 
呢個魔術既”原理”。
 
*
 
*
 
*
 
*
 
*
 
坐係床上面既樂宜,笑得非常燦爛, 
當然啦,佢笑並唔關踢我既一腳事, 

而係…因為終於可以好肯定… 

琴日發生既事並唔係幻覺…而係事實。 



樂宜佢…慢慢張開雙唇… 



『歡迎返黎啦,陳嘉為。』 











不過引伸既問題係,個晚我坐唔到本應該坐既個班飛機,被迫滯留係澳洲多兩星期 
 
 
如果我這輩子是美女全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