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好快就過左三個月。
我有個專屬髮型師,我每兩個星期就會搵佢剪一次頭髮。
個髮型師由我小學六年級就開始幫我剪,佢叫Gary ,唔知佢係為咗留住我呢個客定係唔知其他咩原因,總之我同佢都算投契。
有次我去剪頭髮, Gary見我身光頸靚,佢每見我一次,我都比上次更加精神。
佢知我啱啱先出冊,出冊幾個月返正行嘅話好難可以有我呢一身衣着裝束,佢都估到我係從事咩行業。
Gary同我講:「家樂,我睇你呢期好似撈得好掂喎!」
我:「都算係唔錯嘅,過得去囉!」
Gary :「你有冇諗過搵返正行搞吓啊?」
我:「冇喎!做咩呀?想搵我做洗頭仔啊?」
Gary :「梗係唔係啦!你有冇諗過創業?」


其實我一直都有諗過創業,點講都好,偏門條路好難撈一世;加上,如果有人問我,點解我冇返工會有咁多錢,我話自己創業做老闆,啲錢嘅來源聽落都好聽啲啊。
但我創業係想開餐廳,開餐廳所需要嘅本錢並唔係小數目,我離創業開餐廳嘅路仲有一大段距離。
我同Gary講:「邊度有咁多錢呀。」
Gary :「創業唔係下下要攞成球野出嚟嘅,可以搞啲低成本嘅嘢嫁嘛,你買少幾隻錶都得啦!」
我:「咁有啲咩低成本嘅生意啊?」
Gary :「我一直想自己一個搞間髮廊,但我就冇咁多錢,你有冇興趣攞舊錢出嚟開間髮廊仔,我幫你打理埋吖?」
我:「髮廊喎!開間髮廊都唔少錢啦!又要請師傅,又要請洗頭仔,又要買唔少器材,連埋租金,水電媒呢啲,成球野都黎喎!我買少10幾隻錶都唔得啦!我邊度有咁多錢呀?」
Gary :「開髮廊一定要開啲幫人染髮,焗油,負離子呢啲㗎嘛!開單剩係得洗剪吹嘅髮廊唔得咩?開一間正洗剪吹嘅髮廊要幾多錢姐?人唔使請,我一個就夠,鋪位唔使大,夠擺塊鏡,一張枱,一張凳再加一張洗頭床就夠,計計埋埋廿萬內都搞得掂。」
我:「凈洗剪吹,搞唔搞得過啊?」
之後Gary就同我講一大堆理論,例如話普通髮廊好少可以做到連鎖開分店,但有間有日本仔開嘅髮廊,以十分鐘幫人快速剪頭髮嘅噱頭打響名堂,分店一間又一間咁開。


你啲類似嘅說話不斷湧入我耳仔,佢講完佢嘅理論之後,佢再次問我有冇興趣。
其實聽完Gary咁講,我真係有少少興趣。
但畢竟創業唔係講玩,一定要諗過度過,三思而行。
我同Gary講:「聽落真係搞得過,不過等我諗清楚,今晚先再答你啦!」
Gary :「咁好啦!你考慮吓先啦!搞得過架!」
剪完頭髮,我返到屋企就攞住部手機開着計數機嘅程式不斷計數,計如果我真係攞廿萬出嚟開間髮廊,一個月可以執幾多,幾耐先可以回本。
計左好耐,得出嘅結果係,一開始未必可以賺到錢。
計晒鋪租,水電媒,出糧等各樣項目,一個月平均每日要剪15個頭先可以賺到錢。
我WhatsApp問Gary ,有冇信心平均一日可以剪到15個頭以上。
佢答我,以佢手頭上嘅客再加上鋪頭嘅地理位置好, 15個頭唔係問題。


我心諗:我攞廿萬出嚟開間咁嘅髮廊,一個月畀晒啲乜費雜費,我可能先執得幾千蚊,回本分分鐘係要等成年嘅事。
不過我又諗,即使我開間髮廊好耐先開始賺錢,但我都有偏門撐住我,所以只要唔係蝕錢,我根本唔使咁緊張。
間髮廊又可以做我嘅過濾器,將我啲污糟錢變做乾淨錢,加上如果有人問我返邊行嘅話,我答人哋自己開髮廊做老闆,聽落都唔同啲,有型啲吖。
最後,我答應咗Gary。
Gary話佢會周圍物色下啲鋪頭,一有任何消息就會通知我。


嚟緊嘅日子,我都係照樣晚晚出去吃喝玩樂。
有次出去飲酒,我有個兄弟帶咗幾個女仔來玩。
其中一個女仔拎起支咪唱歌,我聽落好似聽唔到佢把聲咁。
我拎起個遙控器㩒「伴唱/音樂」個制度,諗住關翻個伴唱,聽下個女仔唱歌。
我一㩒,螢幕顯示「伴唱」兩個字。
我呆一呆,螢幕顯示呢兩隻字,意思即係而家先係伴唱模式,啱啱一直係只有音樂。
我關翻個伴唱模式,再好冇禮貌咁叫個女仔唔好唱住。
個女仔好無奈咁望住我,問我做咩事。


現場只有音樂,無人唱歌。
我驚奇地話:「哇!原來一直冇伴唱架!你唱歌咁好聽嘅!」
個女仔自豪咁笑一笑,問我:「有冇咁誇呀?」
我:「咁真係好聽嘅,我一開始仲以為你開着伴唱唱歌。」
個女仔:「多謝喎!我叫彤彤呀!你呢?」
我:「我叫家樂。」
我哋傾左幾句,簡單介紹左自己之後,我哋就玩骰盅飲酒。
我哋不斷互隊,佢隊下我,我又隊下佢。
唔經唔覺,我同彤彤都飲咗好多酒,大家都飲到醉醉地。
迷迷糊糊之際,我同彤彤兩隻手不自覺咁拖住左。
我醉到已經唔清楚係我主動拖佢,定係佢主動拖我,我淨係知道呢一刻我好空虛,好寂寞,好想有人係身邊陪住我。
飲完酒散場,我送彤彤返屋企。
雖然酒醉,但我都仍然有3分醒。
我冇迷下迷下送錯彤彤返我屋企,我係送佢返佢自己屋企。
臨走時,我哋交換左對方嘅電話號碼。


之後嘅日子,我哋經常WhatsApp傾計,我哋對大家嘅認識加深左了解。
我哋大家都好掛住前度,大家都好懷念同前度一齊嘅回憶。
不過彤彤嘅經歷同我相反,佢係俾佢前度傷害,而我係前度俾我傷害。
同我講佢前度點對佢,一次偷跳又一次偷跳,唔肯認錯道歉之餘,仲要大條道理同佢嘈交。
到最後,道歉嘅一方仲要係彤彤。
彤彤之前個男朋友對佢真係好差,不過我冇資格話佢。
因為係Helen眼中嘅我,同彤彤之前個男朋友,係屬於同一類人。
我哋日傾夜傾,雙方都對大家有好感,日久生情。
幾日之後,彤彤嚟咗CEO搵我飲酒。
呢晚,我冇同其他人玩過,成晚同彤彤兩個人傾計,唱歌,飲酒。
我哋又飲到醉醉地,又再好自然咁拖起對方隻手。
我真係好想我拖緊呢隻手嘅主人係Helen ,但我知道已經冇乜可能拖到Helen隻手。
其實我係唔係應該選擇放下?
彤彤幫到我嗎?
可能但係酒精嘅影響下,我同彤彤講左句:「做我女朋友吖」


佢點點頭。
我哋就係咁,好兒戲咁成為情侶。
但我哋心中都清楚,大家對前度念念不忘。
我哋大家都想放下舊愛,所以我哋草率開始,希望新嘅糖分可以掩蓋舊嘅苦澀。

我同彤彤一齊之後,我冇再左晚晚出去夜蒲,比之前飲少好多酒。
我哋經常出雙入對,形影不離。
有時彤彤更會喺我屋企過夜,第二朝佢要起身返工,我每次都會做佢嘅人肉鬧鐘,叫醒有渴睡症般嘅佢。
要叫醒佢,簡直係人生一大難事。
每次叫佢起身,佢都會同我之前一樣,不斷重複「10分鐘,瞓多10分鐘」,不斷拖延時間,逃避現實。
可能因為我受靶期間學識自律,對時間有概念,加上我做呢行無時無刻都要一收到電話就要即刻接聽,唔可以錯過任何一個電話,即使再攰都一樣嘅關係,我冇再賴床過。
從前係我不斷向Helen拖延時間,用盡方法瞓多一陣。
依家就相反,我做咗Helen嘅角色,對付似我之前嘅彤彤。
面對彤彤一次又一次嘅賴床,叫佢起身真係會叫到人炆埋。
我諗Helen當時對住我,就係呢種感覺。


彤彤起咗身之後,刷牙梳洗完,我就會晨早流流八點幾,由灣仔護送佢返筲箕灣嘅工作地點。
然後再返屋企瞓覺,又或者跑下步做運動。
到咗三點左右,彤彤放lunch嘅時候,我又專程由灣仔搭車到筲箕灣搵彤彤食lunch。
食完lunch ,彤彤繼續工作,我就照舊一支公冇人陪,冇嘢做,生活苦悶得很。
到咗夜晚11點,我又會再到筲箕灣接彤彤放工。
雖然經常灣仔筲箕灣一日來回走幾轉,的確幾辛苦,但我要成為一個攞滿分嘅男朋友,唔想再辜負別人對我嘅愛。
同Helen一齊時,我冇做好一個男朋友嘅本分。
而家,我唔可以重蹈覆轍。
我對住呢位女朋友關懷備至,管接管送,呵護到極。
我好想Helen知道,我冇再好似以前咁日日掛住玩,玩到通宵特登唔理女朋友;冇再好似以前咁對女朋友粗聲粗氣,呼呼喝喝喝喝。
彤彤就好似Helen嘅代替品,但點代替都好,佢哋始終係兩個人,點代替都代替唔到。
咁嘅日子維持左好短時間,我叫彤彤辭職,唔再返工,全職做我女朋友。
彤彤同我一齊,根本唔需要用錢。
佢要咩,我買咩;佢唔夠錢用,我俾錢佢佢返工要早起身,搞到我又要早起身,最重要係佢一返工,我就悶到發霉。
佢唔返工係我身邊陪我,乜都唔使煩,瞓到幾點就幾點,起身又可以同我行下街拍下拖,何樂而不為?
彤彤辭咗份工之後,我哋經常搵地方周圍去。
有次,中環碼頭嘅環球嘉年華同摩天輪剛開幕,我同彤彤就去中環一試嘉年華嘅機動遊戲同摩天輪。
嘉年華嘅機動遊戲超級刺激,比香港其他所有嘅機動遊戲更加刺激。
不過嘉年華所需要嘅費用亦都超級昂貴,每玩一次都要俾錢。
我地玩完一次又一次,樂此不疲。
玩到攰,我哋就去隔離坐摩天輪羅曼下,順便抖下。
一行到摩天輪嘅售票處,有一條好大條,好長嘅巨龍呈現係我哋眼前。
呢條龍係「人龍」。
等候上摩天輪排嗰條隊長到不得了,有提示牌寫着「需輪候120分鐘」。
我哋玩到成身攰,仲要我地排條咁長嘅隊,我哋梗係唔排啦!
正當我想轉身走之際,我見到售價表有一項叫「包廂」嘅字眼。
我睇一睇,原來包「透明廂」嘅話可以唔使排隊等,可以直接坐摩天輪。
當然,「透明廂」這價錢比同其他唔識嘅人一齊坐普通廂嘅價格昂貴得多。
我諗都唔諗就俾錢包廂。
然後,我拖住彤彤,有工作人員嘅帶領下入廂,一嘗坐摩天輪透明廂嘅滋味。
係呢班要排兩個鐘先有得入廂嘅人縱目睽睽之下,排都唔使排隊就入廂,心中嘅優越感不斷提升,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有錢,好多問題都解決到,就連排隊都可以唔使排。
冇錢,你想入嘉年華玩機動遊戲?
你企返喺中環碼頭攞住部手機留意住流動數據嘅用量玩手機遊戲啦!
「透明廂」真係名不虛傳,就連個底部都係透明。
彤彤同我講,兩個人喺摩天輪睇夜景好浪漫。
但對於我來講,坐摩天輪睇夜景同坐喺天台睇夜景,只係一景之差,浪漫亦都唔係特別浪漫。
幾千蚊包個廂坐15分鐘摩天輪,睇來睇去都係睇啲機動遊戲郁嚟郁去,又上又下,轉來轉去。
咁樣叫做浪漫…
其實浪漫同浪費都只不過係一字之差,可解作同一意思。
不過女朋友鍾意,我相信大部份嘅男朋友都會浪費地配合女朋友嘅浪漫。
但,大前提係你要有本錢浪費,因為你嘅浪費將會同你心儀嘅女仔或者女朋友眼中嘅浪漫成正比。
現今社會,仲有幾多你送一張爛鬼心意卡就覺得浪漫嘅女仔?
你張爛鬼心意卡唔連埋個大牌子嘅手袋一併送俾佢嘅話...朋友,你番印度吔蕉啦!
如果呢一刻同我浪費嘅人係Helen嘅話,成件事應該真係會好浪漫.....

日子耐左,彤彤彷彿搬咗去我屋企咁,一星期只有一兩日返佢自己屋企訓,有時就返到唔返。
佢嘅衫褲鞋襪由佢屋企嘅衣櫃轉移到我間房嘅衣櫃。
裝滿我同Helen回憶嘅紙箱由我間房嘅衣櫃轉移到阿媽間房嘅衣櫃。
我曾經諗過搬箱野落樓下嘅垃圾房,但我始終唔忍心,唔捨得。
我始終無辦法放低我同Helen嘅回憶.....
彤彤瞓着覺嘅時候,我會偷偷地鬼竄上Helen嘅Facebook睇佢近況。
情況就好似麥浚龍首《念念不忘》其中一句歌詞一樣:
臉書等愛侶入睡卻偷看
麥浚龍呢首歌,對我來講簡直係一首神曲。
第一次聽呢首歌,真係百般滋味在心頭,不斷憶起同Helen嘅回憶。
每一句都好似訴說我心聲,引發我共嗚。
「那故事倉猝結束 不到氣絕便已安葬。
教兩人心裏有道 不解的咒沒法釋放
讓我們打聽對方 今天過得一切平安
蹤使相見已是路人茫茫 臉書等愛侶入睡卻偷看」
「共你就似被舊情下了降 像下了降
每晚都想起對方 誰亦會講 假使那樣懷念必會再次有迴光」
呢首歌仲唔係講緊我?
每字每句都到晒位,入晒肉,真係好有意思。
我同彤彤啱啱一齊嘅時侯曾經承諾過對方一齊忘記過去,放低舊愛。
所以我唔會係彤彤面前提及Helen ,睇Helen Facebook更加要極度小心。
不過彤彤有時會係我面前有意無意咁提及佢前度。
一時話人哋幾差幾差,一時又話人哋點好點好,真係唔知佢係有心定無意。
雖然我自己都成日諗起前度Helen,但每次聽彤彤講起佢前度,我都會好反感。
能否搞清楚這個眼前人是我?
彤彤一講起佢前度,我塊面都一定會黑面,不論講佢嘅好壞,佢都會識趣地收口,然後轉移話題。
直到有一次,我攞起彤彤部電話,諗住㩒入相簿睇返我同佢啲合照。
我一打開相簿,有2000幾張相,而當中有接近2000張相都係佢同佢前度嘅合照,只有百幾張相係有我嘅存在。
咁嘅情況,我身為現任男朋友,嬲同呷醋就一定㗎啦。
我問彤彤:「啲相留住做咩?都散左啦!」
彤彤語氣惡劣:「留住咪留住囉!散左又點姐?」
我見彤彤好似想發脾氣,我好聲好氣講:「我依家係你男朋友,睇到你同第二個男仔啲親密相,種感覺真係唔多良好,唔多鍾意。」
彤彤語氣始終如一:「啲相又唔係俾你睇嘅,你唔睇咪得囉!」
我:「咁我唔鍾意啲相喺度呀嘛!」
彤彤:「你唔鍾意咁又點啫?部手機係我嘅,我想點就點㗎啦!」
我:「咁我部手機有之前條女啲相,你又刪晒佢?」
雖然彤彤刪晒我手機裏面有Helen嘅相,但Helen嘅相何止得我部手機有,念舊嘅我一早就將所有Helen嘅相放晒入一隻USB度,然後放入回憶只想好好保存。
當然,彤彤梗係唔知啦!
如果知道嘅話,家變就梗㗎啦!最慘就係啲相會連同這USB一齊消失。
彤彤:「刪咪刪囉!我刪嗰陣你又唔叫停我?」
我:「我拎返部手機嗰陣,啲相已經冇晒啦!我知你唔鍾意,我都冇追究,但你依家就成部手機都係之前條仔啲相,我叫你刪你就發晒脾氣。」
彤彤知道唔夠我講就發晒爛渣同我嘈。
面對彤彤蠻不講理嘅性格,同埋面目可憎嘅表情,我越講越㷫。
雙方都嘈到面紅耳赤,彤彤激動加衝動之下,一下子就將部手機掉落街。
部手機粉身碎骨,一睇就知冇得救。
部手機爛到咁,啲相應該就冇晒。
咁嘅情況,我都無謂再同佢繼續爭拗落去,我即刻態度軟化,氹番佢。
彤彤一開始都仲係嬲爆爆,我見啲相都冇晒,我同佢講:「我一陣同你落街買返部手機啦!啲相算啦!點拗都冇用,你想刪就自然會刪,我哋唔好再系呢個話題嘈落去啦!好冇?」
我講呢句野,純粹係因為部手機爛咗,啲相冇晒,我先講到自己唔再計較。
點知事情並唔係我諗得咁簡單....
彤彤聽完我呢句,態度亦都開始軟化,佢答應左我唔再嘈。
然後我哋就落街買手機。
彤彤本身部手機係iPhone5s,而家我就買部iPhone 6俾佢。
我買完部電話比佢,從佢嘅表情完全睇唔出佢啱啱同我嘈完交黎。
有錢,氹女都易啲。
我哋一返到屋企,彤彤就即刻將部iPhone 6充電。
一充滿電,彤彤就已經急不及待攞起部手機㩒黎㩒去。
佢㩒完就擺番落張枱度,我有攞起佢部手機睇。
部iPhone 6有哂彤彤之前部iPhone 5s嘅聯絡人資料,我再禁入相簿睇,全部相,包括同佢前度嘅相全部都係度。
彤彤見我個樣呆左,佢望一望手機顯示緊嘅畫面—相簿。
佢知我諗緊咩,佢同我講:「我備份左係iCloud!我之前部iPhone 5s啲記憶起晒呢部iPhone 6度,你話唔會嘈架!」
彤彤講到咁,我邊度仲有理由同佢嘈,我唯有笑笑口隱藏我嘅怒氣,話:「傻啦!講過就係嫁嘛!」
今次我真係輸晒,輸咗場架,輸埋部電話。
科技嘅先進令我輸得好徹底.....
今次事件,令我知道我真係要與時並進之餘,要知道原來彤彤同我一樣,根本未放低前度。
我當佢係代替品嘅同時,佢亦當我係代替品。
其實大家一直心知肚明,只不過係擺喺心裏面,唔講出口姐。
有時某啲嘢,留係心入邊總比講出口好。
面對彤彤刁蠻,潑辣嘅港女性格,之後嘅日子我哋基本上係每日一嘈,兩日一大嘈。
而每次死狗道歉嘅角色都由我擔當,因為我唔想再經歷一次失去嘅滋味。
我同Helen段愛情,我冇捉緊,冇珍惜。
雖然我同彤彤呢段愛情可能係錯愛,但我都想做個一百分嘅稱職男朋友,珍惜呢一段愛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