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彤彤辭工之後我哋經常喺埋一齊,不過彤彤有時亦有自己嘅生活,例如同啲朋友修甲,行街,買衫,跳舞等。
彤彤唔起我身邊嘅時候,我經常會同彭彭去桌球篤波又或者落修頓球場打籃球。
有次夜晚,彤彤去咗協青跳舞,我就同彭彭去篤波。
上到波樓,開左枱唔夠10分鐘,我就收到我其中一個「兄弟」大B嘅來電。
我:「hi。」
大B:「家樂?」
我:「係呀!咩料?」
大B:「喂!你估下我見到邊個?」
我:「見到邊個啊?」
大B:「我見到Helen啊!」


我一聽到大B話見到Helen ,我精神即刻一振,我即刻問佢:「幾時呀?佢同邊個一齊呀?」
大B:「就依家咋嘛!佢同成班女仔同埋一條仔企係我對面。」
我:「你依家係邊?離灣仔遠唔遠?」
大B:「我就喺灣仔地鐵站咋嘛!你想黎咩?你喺邊呀?」
灣仔地鐵站就喺波樓附近,如今Helen就喺灣仔地鐵站,同我只有相隔一條街嘅距離,你會點做,唔使諗都估到啦!
我答大B:「我依家係波樓即刻飛過嚟,你幫我睇實Helen走未!」
收咗線之後,我即刻放低所有野同彭彭講:「Helen依家係地鐵站,我去地鐵站睇下見唔見到佢。」
然後我就匆匆咁離開波樓,再用我生平最快嘅速度奔向地鐵站。
一路跑,我一路諗:如果我真係見到Helen,咁我應該點做?
但咁岩經過,然後同佢打聲招呼,再同佢呃水吹?


定還是淨係同佢打聲招呼?
定還是企喺遠處望下佢就算。
我都唔知亦都唔想再諗,我淨係知道我要盡快趕到去地鐵站,因為我好想見到Helen。
不消5分鐘,我已經跑到去目的地。
Helen ,我見唔到,我淨係見到大B。
我喘哂氣問大B:「Helen呢?」
大B有點可惜咁答:「佢哋啱啱入咗閘啦!」
我即刻感到失望,我問大B:「佢哋入咗閘幾耐啊?」
大B:「1分鐘左右啦!」
我:「1分鐘?」


大B :「係呀!」
我聽到大B話佢哋入閘只係1分鐘之前嘅事,我嘅熱血即刻再次燃燒起來。
我即刻攞住張八達通出嚟拍咭入閘,再起跑。
Helen住北角,呢個時候咁夜,Helen應該係搭往柴灣方向列返屋企。
我火箭般跑去月台。
我跑到月台,月台嘅列車已經發出「嘟嘟嘟」關門聲,然後開出。
1分鐘……
就係差個1分鐘,我就可以見到Helen。
1分鐘,該死的1分鐘,他媽的1分鐘。
點解架車要咁岩呢個時候關門?
點解我唔可以跑得再快啲?
點解個天永遠都唔關照下我?
究竟我同Helen嘅緣份係咪到此為止?
定還是時候未到,時機未成熟啊?
我心情極度低落,死死氣咁行返上去搵大B。


大B見到我嘅表情,唔使多講已經知道故事發展成點。
大B安慰我,叫我唔使灰心之類。
但呢個時候嘅我,完全冇心情聽佢開解我。
彭彭打電話問我見唔見到Helen。
我灰晒咁答佢:「追唔到佢。」
彭彭:「咁而家仲篤唔篤呀?」
我:「冇心情啊!」
彭彭:「咁你依家去邊啊?」
我:「冇地方去。」
彭彭:「見你咁嘅款,我哋求其搵間靜嘅酒吧吹下水啦!」
我:「咁就大B屋企樓下間吧等啦」
之後我就同大B去酒吧會合彭彭。
去到酒吧,我哋每人點左杯酒,之後彭彭就開始打開話題:「家樂,你啱啱咁急去搵Helen ,諗住做咩啊?」
我:「冇諗住做咩,我淨係想見下佢咋!」
大B露出驚訝嘅表情:「你喺波樓咁急跑去地鐵站,再沖去月台搵Helen你淨係想見下佢?」


我點頭。
彭彭:「你有彤彤喇喎!你仲未放低Helen咩?」
我:「我都以為有咗彤彤之後就可以放得低Helen ,但原來係唔得㗎 !我嘅最愛始終係Helen。」
一開始,我真係以為彤彤可以取代Helen係我心中嘅地位,但原來Helen已經深深刻係我深處,根本無人可以取代佢。
加上, Helen同彤彤根本係兩種人黎,一個溫柔體貼,包容體諒,一個粗心大意,亂發脾氣;一個成熟,一個仲未玩夠;一個視我為最重要,一個視朋友為最重要。
不過即使有個女朋友個樣再靚,身材再索,性格再好,我始終都係最愛Helen。
因為Helen 係Helen,即使個樣再醜,身材再脹,性格再差,我都愛。
彭彭繼續問我:「咁你沖去地鐵站淨係見下佢?你唔溝返佢?」
我:「我都好想溝翻佢,但我喺Facebook加番佢做朋友,佢都唔理我,我Facebook inbox佢,佢又係唔理我。最重要嘅係佢而家有男朋友,其他男仔根本冇可能埋佢身,再加上Helen而家應該好憎我。所以而家嘅我唔會諗點樣溝番Helen,依家嘅我淨係想見返Helen ,我想知佢過成點。只要可以見到佢一眼,我乜都冇所謂,短10年命都無所謂。」
大B:「使乜理佢有冇男朋友吖,搞散佢哋咪得囉!」
我:「三年前嘅我可能會咁做,但依家嘅我見到Helen同佢男朋友咁恩愛,我唔會去騷擾佢嘅幸福,我想Helen開心咁生活,我唔想佢唔開心。」
彭彭:「如果Helen真係返嚟你身邊,咁彤彤點算?」
我:「冇辦法,一定係分手。只要Helen肯返嚟,任何野對我來講都唔再重要。如果要顧及其他人嘅感受先可以去選擇愛邊一個,咁有意思咩?愛情本身就係唔公平㗎啦!加上,彤彤都一樣放唔低佢之前條仔,如果佢之前條仔溝番佢,佢嘅做法都會同我一樣。」
成晚我哋三個你一言我一語,傾左好耐,亦都講咗好多心事。
同其他人盡訢心事,雖然人哋幫唔到我,亦都唔可以同我一齊分擔,但有聆聽者肯聽我訴苦聽我呻,個心的而且確會舒服啲。


呢日之後,我比以前更掛住Helen。
越掛住Helen ,我就對彤彤越好。
越掛住Helen,我就越想彤彤代入Helen嘅角色,填補我心裏面嘅空虛。
久而久之,我就越想成為一個一百分嘅男朋友,彌補之前做男朋友嘅差。
但我越對彤彤好,對佢百般遷就,彤彤就越變本加厲,比以前更加無理取鬧。
彤彤時不時就發脾氣,嘈幾句就話要分手,唔知嘅話真係以為女人一個月黎一次嘅事,佢每日都嚟。
究竟女人係咪對佢好,佢就越唔識珍惜?
定還是彤彤只係個別例子?
彤彤之前男朋友對佢咁差,佢就對個男仔死心塌地,而我就落得咁嘅下場。
咁嘅環境,歌都有得唱:
「原來他不夠愛我 原來我坐後備座
    原來相愛並非講求付出過有幾多」
有時我無聊,我就會唱起呢首歌。
每次唱起呢首歌,彤彤都會問我:「邊個他不夠愛你呀?」
我每次都答佢:「冇啊!無聊唱吓歌咋嘛!」


但其實我心裏面一直都想同佢講:「仲問?唔好扮嘢啦!擺到明就係話你啦!」
奈何,呢啲說話只能夠埋藏於心裏。


我照舊過住飽受彤彤無理取鬧,之後再落力氹番佢嘅日子。
日子一日一日咁過去......
突然有一日,我同彤彤行行吓街嘅時候,彭彭打電話俾我。
我一接聽,彭彭就好激動咁同我講:「家樂,你有機會啦!」
我疑惑咁問:「咩機會呀?」
彭彭:「Helen同條仔散左啦!你嘅機會到啦!」
我望一望身旁嘅彤彤,強忍着激動嘅情緒,一面認真嘅模樣對住電話裏面嘅彭彭問:「堅定流啊?你點知架?」
彭彭:「堅架! Helen ig po啲傷心野出嚟,暗示同條仔分咗手啊!」
我語無倫次咁答:「咁嘅環境,我今晚先幫你搞啦!我諗大佬嗰邊應該冇問題嘅。」
彭彭意識到我身邊有咩人,佢問:「彤彤係你隔離?」
我心裏面暗喜彭彭嘅聰明,我:「係呀!我依家做緊啲緊要嘢,今晚先再傾啦!」
收咗線之後,不出我所料,彤彤果然問我發生咩事。
我:「冇乜嘢,彭彭出咗啲小問題姐。」
彤彤:「咩問題啊?」
我:「公司啲嘢,你唔好理啦!」
彤彤聽完我咁講,佢冇再追問落去。
如果我唔係咁講嘅話,佢一定會問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同彤彤講係公司嘅事,叫佢唔好理,的確係一個令佢唔再追問又唔會發脾氣嘅好藉口。
我同彤彤講:「一陣上我屋企食完飯之後,我再送你返屋企啦!我今晚要出一出去啊!」
彤彤:「我又去!」
我:「我唔係去玩呀!出去做嘢呀!帶唔到你去啊!」
彤彤唯有乖乖地聽話。
返到屋企食完飯,我同家姐喺廳幫手收碗碟,彤彤就係間房等我。
家姐同我講:「Helen同條仔散左!」
我:「收到風吖,你又知嘅?」
家姐:「我一直有佢Facebook同ig架嘛!」
我:「我都未有喎!你有嘅?」
家姐:「你冇好正常啫!佢都冇取消我同佢嘅朋友關係,佢應該淨係取消同你嘅關係姐。」
的確,我啲朋友同Helen Facebook依舊係朋友關係,只有我唔係。
家姐:「Helen樣又好啲,性格又好啲,仲要乖咁多,同你房裏面嗰件冇得比,都唔明點解你要揀佢。」
我:「咁嗰陣時Helen有男朋友,我都想有個伴架嘛!」
家姐:「咁而家Helen同佢男朋友散咗啦!」
我:「我知啊!所以我咪諗住溝番佢囉!」
家姐:「醒目!但咁彤彤點算啦?」
我:「我都未知啊!到時先算啦!」
收完碗碟,我就送彤彤返屋企。
目送彤彤入咗佢屋企門口,我就搭𨋢落樓。
一落到樓,我即刻攞起部手機,禁入Helen嘅WhatsApp聊天室。
我等左咁耐,亞軒比我呢個Helen嘅電話號碼,終於係時候用啦!
如果彤彤係我隔離,我根本冇可能可以同Helen聯絡,所以我今晚專登呃彤彤有嘢做,叫佢返自己屋企,咁我就可以同Helen聯絡之餘,又可以同班「兄弟」出去放鬆下,盡情飲酒。
雖然我出去玩並唔會溝女,更加唔會偷跳,但有彤彤喺隔離,飲酒總會唔自在,唔能夠放鬆哂心情。
因為我好驚自己飲大幾杯,忍唔住講啲關於Helen嘅嘢出來。
我禁入Helen嘅WhatsApp聊天室,我冇好似正常嘅開場白咁「hi」。
我第一句就同Helen講:「唔好唔開心啦!」
Helen冇即時覆我,我就去搵左「兄弟」飲酒。
我一路飲酒,一路留意住手機有冇收到Helen嘅WhatsApp回覆。
我玩到通宵達旦,天光先返屋企。
由尋晚send完句野到而家已經好耐,但始終冇回覆,心情真係非常失望同低落。
不過心情再失望再低落都好,地球唔會因為我嘅唔開心而停轉,所以我嘅生活始終要繼續,始終要瞓覺,無能嘅我只能夠希望在明天,求明天會更好。
瞓瞓下,我聽到WhatsApp嘅訊息鈴聲係我耳邊發出。
我即刻伸手攞起枕頭隔離嘅手機睇。
我隻手一路伸,個心就好似平時賭馬嘅賭徒呼叫自己嘅心頭馬,而我就係呼叫自己嘅最愛:「Helen ! Helen ! Helen !.......」
希望WhatsApp嘅發送人係Helen。
一睇....發送人係彤彤。
彤彤問我瞓醒未。
我答佢「未」之後,我就繼續瞓覺,唔理佢。
瞓瞓下,又比一個WhatsApp嘅鈴聲嘈醒左。
我一睇......竟然喺Helen嘅回覆。
我即刻成個人彈起身,精神晒。
Helen嘅回覆是多麼的強大,可以將我有瞓到迷下迷下嘅狀態轉變成精神奕奕嘅我;更可以控制我嘅喜怒哀樂,瞬間將我唔開心嘅心情一下子變做開心晒。
Helen覆我:「你係?」
我唔使10秒就即刻覆佢:「家樂」
訊息已經由兩個灰色的剔變做兩個藍色剔,即係代表Helen已經睇到,但等左成分鐘,Helen都唔覆。
我即刻諗Helen係咪仲係好憎我,仲未原諒我,所以一知我係邊個就理都唔理。
面對Helen嘅事,我真係好易諗大。
Helen終於覆我,佢問我:「點解你會知我電話號碼?」
我:「由我出返嚟第一日開始,我就一直留意住你,我一出嚟就有人俾咗你號碼我。我知你啱啱同男朋友分手,唔好唔開心啦!」
Helen覆我單字:「嗯」
單字對我來講,根本就係想同我終結對話。
等咗咁耐先同Helen講返嘢,我梗係要製造話題,唔俾佢停啦!
我問Helen:「你原諒我?」
Helen:「冇話原唔原諒,因為我已經放低咗你,我同你冇可能㗎啦。」
Helen咁答即係原諒左我?
但呢一刻我寧願佢仲好嬲我,起碼代表佢仲未放低我.......
佢最後仲要加多句「我同你冇可能㗎啦」,我都未採取行動,佢就已經落咗我閘,將我列入黑名單,我心情又再次瞬間低落。
但低落還低落,始終唔想表露出嚟,我覆Helen:「我有女朋友㗎啦!我只係唔想你唔開心。」
Helen又再覆我單字:「哦。」
不過佢冇終止話題,佢問我:「你出返嚟讀書定做嘢?」
我諗左諗,答:「我依家冇嘢做,不過我準備緊開髮廊,依家搵緊舖位。」
我:「你唔知咩?」
Helen:「sorry,我真係唔記得晒你啲野。」
唔記得晒我啲野?
我同你一齊左兩年幾,分咗手兩年幾,但你嘅全部野我都記憶猶新。
你嘅呢一句說話,就好似用把刀狠狠地插落我個心度,好痛好痛......
到底係我患上痛愛着你嘅病,定還是你患上失憶症,其他嘢全部記得,只係忘記咗我?
我答Helen:「我大你一年架嘛,18歲囉!」
Helen:「你咁細個,邊度黎咁多錢呀?」
點答佢好?
同佢講我撈偏所以有咁多錢?
Helen一直唔鍾意我做古惑仔,而家仲同佢講我啲錢係不義之財,佢一定對我更加反感,所以唔可以咁講。
同佢講我啲錢係屋企人比?
咁樣同佢講,佢又可能覺得我冇本事,要靠屋企人,同二世祖冇分別,咁即係又唔可以咁答。
我諗極都唔知點答,我輕輕帶過再轉移話題:「我之前儲錢儲落㗎 !咁你呢?除咗返學,有冇返工啊?」
Helen:「冇啊!不過我有搞啲網上鋪頭賺下錢。」
我同Helen傾多陣, Helen就話有嘢做,晏啲再傾。
呢個時候,彤彤打電話俾我,通知我佢今晚同D朋友返大陸揼骨,問我一唔一齊。
我拒絕左佢,因為我同佢啲朋友唔熟,加上我平時揼骨會留係香港揼,既方便又快捷,香港桑拿場比大陸骨場嘅裝修又更豪華,大陸骨場揼骨錢加埋來回車錢,同喺香港揼骨嘅價錢都差唔多姐。
既然彤彤返咗大陸,我向彤彤申請今晚出去飲酒。
我嘅申請通過左,獲得彤彤批准。
夜晚我去咗CEO,同班「兄弟」飲酒。
彤彤仲未起程返大陸,佢打電話俾我話佢返大陸之前要來CEO搵一搵我,話要視察我間房多唔多女仔,順便搵我攞錢。
不過我諗彤彤應該將說話嘅內容次序調轉左,句說話應該係佢要返大陸之前搵我攞錢,順便視察下間房多唔多女仔。
彤彤黎到CEO,入咗我間房,佢就坐係我隔離,一直等佢啲朋友通知佢起程。
佢坐坐吓,無啦啦攞起我部手機自拍,之後再㩒我部手機。
佢㩒左一陣,我以為佢只不過係睇返啲自拍相,所以我都冇乜戒備。
點知我一睇部手機嘅屏幕....屏幕顯示住WhatsApp嘅畫面。我見到WhatsApp嘅畫面已經心知不妙。
之後彤彤直接用手機屏幕對住我,屏幕顯示嘅係我同Helen嘅WhatsApp聊天室。
今次出事啦!
我預計彤彤會大發雷霆,即場同我嘈交,但出奇地冇。
彤彤俾我睇之後,佢放低部電話,之後面無表情咁問我攞錢。
我俾咗幾千蚊俾佢之後,佢頭也不回咁離開.......
成個過程好平靜.......
咁即係咩意思?
佢走係因為發脾氣,定還是因為夠鐘北上?
佢攞我幾千蚊係因為北上揼骨,定還是因為我同Helen WhatsApp,所以對我罰款?
唔理咩事都好,道左歉先實冇死,我WhatsApp彤彤:「對唔住呀!唔好嬲啦!」
彤彤:「我冇嬲,你哋啲男人最鍾意搵返啲前度㗎啦!」
同我講冇嬲,但第二句即刻俾說話我聽到咩意思先?
我:「我同Helen已經過去式㗎啦!我哋冇嘢㗎!」
彤彤:「我冇嘢喎!但你要記得我而家先係你女朋友。」
女人總是口不對心,畀晒說話我聽仲話冇野,真係摸唔通,猜唔透,好難捉摸。
我同Helen WhatsApp傾計期間, Helen有時候講啲唔開心嘅事,佢會加一兩隻字粗口,從前嘅佢跟本同粗口扯唔上關係。
我睇得出Helen係我受靶呢段時間變咗唔少,而我就成個傻仔咁原地踏步,對Helen嘅改變尚未反應得切。
仲停留起兩年前認識嘅Helen。
呢兩年幾,我嘅生活淨係不斷「left right left」,唔知Helen嘅生活又係點呢?
彤彤返到香港臨上我屋企前,我同Helen講我有嘢做,遲啲搞掂再搵佢。
然後我就刪哂彤彤未睇嘅WhatsApp記錄,以免佢又發脾氣,比說話我聽。
彤彤上到嚟我屋企,佢坐咗一陣就攞起我部手機檢查有冇啲唔見得光嘅嘢。
佢㩒入我WhatsApp,又再睇一次同Helen嘅對話,然後佢一次過刪除晒Helen嘅聊天室,連同所有同我WhatsApp傾過計嘅女仔嘅聊天室一併刪哂。
不過其他同我WhatsApp傾過計嘅女仔唔多於三個,全部都係啲「兄弟」嘅女朋友,平時同我WhatsApp離唔開問我佢哋男朋友喺邊之類,仲要啲記錄已經係陳年舊事,彤彤咁都要刪....
彤彤刪完再同我講:「以後淨係可以同我呢個女朋友WhatsApp,唔可以再同其他女仔WhatsApp。」
雖然我平時都冇同其他女仔聯絡,除咗琴晚先開始聯絡番嘅Helen,但彤彤嘅要求我覺得真係超級無理取鬧。
我成個WhatsApp聊天室除咗我家姐同彤彤係異性之外,其他全部都係同性。
而彤彤嘅WhatsApp聊天室除咗佢阿媽同一個女仔朋友係同性之外,其他全部都係異性。
我平時睇吓彤彤部手機,佢就發脾氣,之後就求其借啲藉口攞返部手機,但佢攞我部手機睇就大條道理。
公平咩?
彤彤經常講佢自己為咗我付出左好多,犧牲左好多....咁我呢?
佢話佢為咗我,放棄左工作;因為我唔鍾意佢跳舞,佢跳少咗舞,犧牲佢跳舞嘅時間嚟陪我。
彤彤依家唔返工,但生活俾佢之前返工嘅日子更揮霍,瞓覺又可以瞓到自然醒,又多咗好多時間做自己野。
為咗我放棄工作呢個講法唔係咁正確,應該係因為我終於可以放棄工作。
唔使返工嘅生活比返工好咁多,唔使返工唔係應該係好事黎咩?
其實跳舞並冇咩問題,不過彤彤條嘅舞係扭黎扭去,又趷籮又擘脾,呢樣都算....最大嘅問題係佢跳舞嘅時候,身邊總有一班跳舞嘅朋友,而呢班朋友10個有九個都係男性朋友.....
彤彤同我講過佢班朋友同佢一齊跳左好多年舞,大家都係追求夢想,唔會有啲咩事發生,叫我唔好咁執着呢啲嘢,思想唔好咁守舊。
可能我思想真係太守舊,但試問有幾多個男仔思想可以開放到連自己女朋友係班男仔面前扭黎扭去,又趷籮又擘脾,任班男仔𥄫自己女朋友都冇嘢,唔呷醋?
彤彤的確有因為我嘅唔鍾意而少左跳舞,由之前一個星期跳五次舞,變做一個星期跳兩次。
而我為咗彤彤,斷絕晒所有女性嘅聯絡,由之前慢慢出去飲酒,變做大時大節,有人生日先出去應酬下,佢要咩買咩,廿四小時隨傳隨到......
不過我明白愛情唔可以計較邊一方付出多啲,邊一方付出少啲,但偏偏彤彤總要掛在嘴邊。
面對彤彤嘅無理取鬧,我唔想同佢又嘈交,我唯有口頭上答應佢,以免佢又大吵大鬧。
彤彤變成宜家咁,只怪我之前實在太寵佢,乜都遷就佢,寵到壞晒。
之後嘅日子,我梗係冇兌現承諾,停止同Helen嘅聯絡啦!
之後嘅日子,我成日鼓勵彤彤得閑就搵啲朋友玩吓,跳下舞,唔使成日同我一齊冇嘢做,彤彤當然聽我提議,搵多咗佢嘅朋友啦!
彤彤一唔係我身邊,我就順理成章搵Helen傾計,不過我同Helen傾計只限於WhatsApp,從未通話過。
我希望我同Helen嘅關係可以慢慢變好,然後先慢慢進一步行動,再慢慢將關係拉近,最後拉埋。
但事情永遠冇我所想像嘅咁理想。
有次我同Helen係WhatsApp傾計, Helen同我講佢嘅感情生活。
Helen:「我都目前為止,我拍拖都未試過有好結果,個個都仆街。」
我唔知講咩好,唯有安慰佢:「唔好唔開心啦!遲早實會遇到嘅!係佢哋唔識珍惜姐!」
Helen:「我已經係愛情嘅路上跌得好傷!幾時先遇到啊?我淨係想要一個對我好嘅男仔姐!」
呢個時候,我就推銷下自己,暗示我對佢嘅愛意,但點知換來嘅係一盤冷水,仲要係一盤好凍嘅冷水....
我:「為咗你,我會做一個對你好嘅好男仔。」
Helen:「你收皮啦!我識咁多個男仔裏面,最仆街嘅就係你。」
我:「對唔住,之前係我唔識珍惜,但過咗咁耐,我依然係咁掛住你,我比以前更愛你。」
Helen:「唔好再呃我啦!你知唔知我因為你,個心有幾痛?」
Helen,我知我對你嘅傷害真係好深,但相信我好嗎?我真係好愛你......
我:「對唔住。」
面對Helen嘅說話,我只能夠道歉。
Helen唔接受我嘅道歉,繼續攻擊我。
Helen:「對唔住有用咩?梁家樂,點解你可以咁撚賤?」
面對Helen一輪又一輪嘅攻擊,個心總係有少少唔舒服,我:「好啦喎!我唔係唔想補救,係你唔比機會我補救。」
Helen睇到我有咁嘅回覆,佢:「對唔住。」
就係因為我嘅語氣重左少少,我同Helen嘅對話就咁終結左。
我阿媽成日同我講,有錢就大把女,要咩女有咩女,依家嘅我淨係想Helen返嚟我身邊,但點解Helen唔返嚟我身邊?
因為我未夠錢?
因為我未算成功?
因為我唔夠出色?
通通都唔係,只係因為Helen要嘅條件並唔係要洋樓養番狗,Helen只係要求個男仔對佢好,而我係Helen眼中已經標籤為一個壞男人。
要Helen選擇我,首要條件係要令到佢對我改觀。
但係要Helen對我改觀,我根本唔知點做。
有錢,的確可以得到好多野,但唔包括愛情。
有錢,的確可以滿足好多物質上嘅需要,但即使你有再多嘅錢,都未必可以滿足到你感情嘅空虛。
之前嘅我覺得只要我有好多好多嘅錢, Helen就會返嚟我身邊,但原來唔係。
我曾經以為有錢就係萬能,但即使依家再有錢,面對Helen嘅我依然咁無能。
Helen,究竟我點樣先可以再次得到你呀?


之後嘅一個星期,彤彤唔係我身邊嘅時候,我冇再聯絡Helen,我唔知可以點樣面對佢,我覺得我哋之間有一層好厚嘅隔膜隔住我哋,好難打破。
有日,我自己一個喺屋企自閉緊嘅時候,大B又打咗一個令我即刻換衫衝落街嘅電話俾我。
大B第一句就興奮咁同我講:「家樂,我見到Helen呀!」
我即刻問佢:「喺邊呀?」
大B:「佢返緊工啊!」
我:「咁喺邊度返工啊?」
大B:「銅鑼灣間無印良品,你又諗住飛過嚟啊?」
我:「係呀!今次你幫我睇實佢丫!」
人:「唔得啊!我要送條女返屋企啊!」
我:「唉!咁冇嘢啦!下次請你食飯啦!拜拜。」
收線之後,我就即刻換衫落街搭的士去銅鑼灣。
落車之後,我急急整理一下儀容就行入無印良品。
入到去,我行咗成幾個圈,我都見唔到Helen嘅身影。
我打電話俾大B:「喂,冇料嚟喎!我兜左幾個圈都見唔到佢喎!」
大B:「我真係見到佢架!我條女都見到,會唔會佢甘啱收咗工啦?」
係唔係真係咁岩呀?
定係我同Helen嘅緣份真係已經到此為止?
我有一次灰晒咁同大B講:「咁冇嘢啦!你再見到佢再同我講啦!唔該!」
我再一次失望離開Helen出現過嘅地方,雖然係第一次經歷咁嘅事,但感覺依然難受。
呢日開始,彤彤唔係我身邊嘅話,我就會叫啲朋友陪我去銅鑼灣行下街買下衫。
每次我都會有意無意咁帶啲朋友去無印良品。
但始終每一次見到Helen,每次都係失望而歸。
咁嘅日子維持左好一陣子,我重新聯絡番Helen。
不過今次我冇講自己係邊個,我用另一個身份同Helen聯絡。
我用我第二部手機WhatsApp Helen:「hi」
Helen:「你係?」
我:「我係一個你識咗好耐嘅朋友。」
Helen:「咁即係邊個呀?」
我:「你估下。」
如果有人WhatsApp我又唔講自己係邊個,我一定唔會理嗰個人,分分鐘仲會鬧爆佢,但Helen出奇地冇,仲繼續同我癲落去。
Helen:「你係男仔定女仔?」
我:「男仔。」
Helen:「你同我識咗幾耐?」
我:「好耐好耐。」
Helen:「我同你點識?」
我:「學校同學。」
Helen:「咁即係我同你同校啦!」
我識Helen的確係因為佢嘅學校同學,但我並唔係佢學校嘅同學。
Helen:「你係Alex ?」
我:「Alex?我唔係呀! Alex係邊個嚟㗎 ?」
Helen:「Alex係我嘅情意結。」
咩環境啊?情意結?
我:「點解會係你情意結嘅?」
Helen:「你真係唔係Alex?」
我:「真係唔係。」
Helen:「咁我同你講啦! Alex係一個我仰慕咗好耐嘅男仔。」
Helen嘅說話又再一次利劍般插入我個心度。
我:「佢係你同級嘅同學?」
Helen:「唔係,佢高form過我。」
我:「你愛佢?」
Helen:「係。」
見到咁嘅回覆,我已經冇力氣再同Helen講落去。
我真係怕個心流血不止,傷心死......
我承認我唔係對Helen最好嗰個,但我肯定我係最愛Helen果一個。
我冇再打字send俾Helen,我從音樂庫揀咗首歌send俾佢—麥浚龍嘅《念念不忘》。
希望呢首歌可以俾Helen知道我個心有幾掛住佢,有幾唔捨得佢,對佢有幾念念不忘。
Send完呢首歌5分鐘之後, Helen send咗個WhatsApp係我本身同佢聯絡嗰部手機度,佢問:「係唔係你?」
正當我諗緊應唔應嘅時候,門中響起。
我望一望防盜眼,竟然係彤彤。
我即刻刪除晒啲WhatsApp,再熄埋第二部手機,以免Helen send WhatsApp俾我嘅時候比彤彤發現。
搞掂之後,我先開門俾彤彤。
一開門,彤彤就呻:「咁耐先開門架!」
我:「啱啱攤左係張床度呀嘛!你上來唔講聲嘅?我落樓接你呀嗎!」
彤彤:「突擊上門,睇下你有冇收埋第二個呀嘛!」
我:「淨係你一個都搞唔掂啦!仲點夠膽收埋第二個啊!」
彤彤笑笑口,然後坐身後攞咗袋曲奇遞俾我:「算你啦!你都未食嘢㗎啦,我買咗曲奇俾你食啊!」
我望住袋曲奇,又諗返起之前Helen經常自己整曲奇比我食。
Helen整嘅曲奇好好食,係我食過咁多曲奇當中最好食嘅曲奇。
Helen真係一個好好嘅女朋友,佢唔單止整比我食,仲會整埋比我屋企人。
我屋企人冇一個唔係對Helen嘅評價讚不絕口,Helen仲會幫我屋企做家務,掃地拖地執屋......
我食完啲曲奇,我問彤彤識唔識自己整曲奇。
彤彤答唔識。
我同佢講我想食佢親手整嘅曲奇,佢竟然同我講:「唔整呀!咁鬼煩,買咪得囉!要整你自己整啦!」
我:「冇嘢啦!我講下姐。」
呢個就係Helen同彤彤之間其中一個分別。
Helen會為咗我專登去買教學書,學整我想食嘅嘢。
而彤彤呢?
佢真係睬我都傻,要整就叫我自己整。
我同Helen未分手嘅時候,佢會攞本甜品教學書俾我揀想食邊款甜品。
只要我講聲想食邊款, Helen就一定會整俾我食。
Helen同我講過大個之後,佢想做一個寵物美容師,如果佢唔做寵物美容師嘅話,我諗甜品女師傅應該都幾啱佢。
Helen整嘅嘢每一次都唔會令我失望,一次比一次好食。
Helen仲有時會同我家姐一齊整壽司食,整壽司嘅Helen,同樣出色。
Helen同我一齊嘅時候真係融入家中,佢會晨早流流過嚟灣仔同我屋企人飲茶;彤彤即使住喺我屋企,但佢都未試過同我屋企人飲早茶,每次佢都瞓到晏晝,早則兩點,遲則天黑,叫佢起身又會發脾氣。
我屋企人對彤彤評價係點,我心裏有數。
我叫過彤彤有機會就同我屋企人打好關係,但彤彤總係話:「拍拖係兩個人嘅事,唔需要理其他人諗咩。」
彤彤呢句說話係有道理,但我屋企人並唔係其他人,雖然即使屋企人叫我同彤彤分手,我唔會唔理,但女朋友同男朋友嘅屋企人打好關係是常識吧?
正如男朋友要同女朋友嘅屋企人打好關係一樣,如果女朋友屋企人唔鍾意個男朋友嘅話,屋企人施加嘅壓力一樣會令雙方都唔好過。
呢啲事發生過係我身上,我相當明白。
愛情係兩個人互相產生好感而衍生出嚟嘅感情。
但一段戀愛當中要顧及嘅因素並唔係只得兩個人,仲要顧及雙方嘅屋企人。
愛只有簡單筆畫,卻比想像複雜。
有人希望擁有轟轟烈烈嘅愛情,亦有人希望平平穩穩,細水長流。
每個人對愛情都有自己嘅一套睇法,戀愛從來冇一個真正的專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