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易之後,

了無掛牽,

衹有一點點絲如鴻毛般的沉冗感。

別的都論不出,唯琴棋書畫皆是需盡知盡善。

看不懂,著不透。



新語新氣,陳翁隔難離。

毫米體,夸克體也蹺不出那氦愚庸彈。

—————————————————————

捱不住了,閉氣大概四十多秒,還是心算出的。

即管多堅強,多耐住密緊鎖閉的一張掩合肌。



面對著至終由始的起由,運身轉輾脫開未到成聞。

滾滾淥碌下,

手指一動一動的,

心隨字字冶沿不下。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