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終,故事裡還沒可以放力的餘地。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話可不是叔父輩專用的口頭蟬。

  「怎麼了?不就兩年的過去吧。就撐不住了嗎?」我問。

  他倆跪著跪著也有兩年多吧。

  難為我就握槍的手,也握了兩年多。



  「比辛苦,作者大人你苦多了。」總帥先開口。

  看來說話放輕了,多點善意了。

  口『言吻』還是要再細改一下。

  「砰!」,我開槍了。

  「哈哈哈,早估到你會咁做……」止戈仰天大笑。



  倒下的是統帥,開槍的原因是我已經忘記了他的名字。

  血泊中,他眼沒閉,還眨了幾下。

  「請你不是輕易飛過自己的生命。」嘴還說著話!

  「你都唔會死,只係唔記得你啫嘛。」我哄著他趕快投胎。

  「嗞……嗞……嗞嗞……」分不出是他的笑聲,還是電流流過他的血泊。



  「係電流呀。」穿謢士裝的玲瓏女性人型機器解答著。

  同時,她登場旳方式卻是躺在地上,血泊慢慢被她吸收,還單手抓住我的腳祼。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