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媺,異體終端機。」

  看著它/她的手抓住止戈的腿,發出電磁聲音,在感覺她/它這個不完全的驅體,想辦法改造或想像組合她/它的零件。

  「我感受到你有『不安』既情緒,請你消除哩種感覺,係唔需要對我發出哩種感情能量既。」它慢慢「站」起來,用疑似是鋼鐵的腳。

  「哇,係邊度彈出黎架。」止戈在被放開後,跳到離它幾尺遠才開始問。

  「你好,我叫媺,異體終端機。」媺回答。



  站起不久後,它的「眼睛」看向我。

  「我感受到你有對我『憐惜』既情緒,請你消除哩種感覺,係唔需要對我發出哩種感情能量既。」媺說。

  「掃描進行中,身體建構開始。」媺說。

  一道紅外線掃描光劃過我的身體。

  媺開始改變外形,成為一個人形機械,而面部卻是「蒙羅麗莎」?!



  「偵測到你腦部唯一異性畫像。」媺說。

  不是吧,雖然的確,我想的畫不多。

  「你,腦內活動太雀躍,需要緩速。」媺說。

  電流場在它手中散開,我看來,像電影中的慢鏡,大概就是一秒一格的速度。

  撞向止戈,而他只來得及遞起手阻擋,電流繞過他的手掌,直達他頭部。



  一下子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喂,你咁就訓低?」我心裡想。

  正打算跑過去一腳弄醒他。

  「沒理由的,這是我的主場吧?止戈的設定應該更多才是。」我心裡再想。

  「我感受到你有『害怕』既情緒,請你消除哩種感覺。」媺說。

  「哈哈哈哈。」那個死掉的甚麼跟甚麼總帥又再之站起來大笑。

  我看向他,再望一望在變得更女性化的媺。

  「我感受到你有『騷動』既情緒,請你消除哩種感覺,係唔需要對我發出哩種感情能量既。」媺說。



  手中的槍開始拿不穩了,這得不對勁。

  我腳部開始飄浮。

  「好了,這次換你了……」

  我分不清楚是誰發出的聲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