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咦,咁就完左拿?」 

  從來戰爭都不是容易的。特別在這些古怪的戰鬥系統。

  你永遠不知道敵人的底勢,或者下一次出現的能力。

  但,「萬變不離其宗」我跟他/她地說。

  原來,那異體終端機沒電了。



  「知道嘛 保護的力量可是比強攻來得大不止十倍喔。」想要觸碰她「屍骸」的我,還聽到她播出錄音。

  「想辦法離開這太空船吧。」止戈終於想清楚,不和我作對,還肩起了媺。

  看來電擊對他後很有效。

  洛匹斯多面體。

  是這艘太空船的核心,也就是控制的地方吧。



  為甚麼我知道?我可是作者呀。

  輕易的用「傳送笭」來到了。

  簡單的召喚我還是懂的。

  「語言編程模式開啟。」我手指一指向止戈

  多面體開出一度門。



  「入面未必咁穩定,但將就下啦,反正都捱左兩年喇。」我繼續哄著他們。

  死不去的總裁又爬起來:「喂,我都要入埋去呀。」

  眼光只有看著媺的身軀,總裁不顧一切的走進去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