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世界只在出現過五秒。

  每次這想法都經常突然出現。

  好似係喎,其實會唔會係五秒前,我被按開機製,記憶就係由一張電子卡載入。

  每到這個地步。

  我都會極力的看一些從未看過的,做一些記憶內沒出現過的。



  去肯定自己的幻想。
——————————————————————————————

  「即係點呀,唔見有好好多喎。」呀總帥說。

  「你冷靜先。」我在設定穩定器,確保仍有後路好退回太空船或者進一步把它修好。

  「究竟哩D事唔應該係由我做架喎。」我抱怨。

  「你望下果邊。」止戈遙指向遠方。



  荒蕪黑漠。

  顧名思義,一片虛蕪的飛行沙洲,在遠處大約三公里(止戈的最遠可視距離)飛近。

  「以現時速度,計算最佳接近距離同時間。」我再向止戈下令。

  「你當我係乜呀,仲有十四分鐘,會係十步之內就行到上去,我唔包計數架喎。」他還是計算出來了。

  「而家我有理由相信,唔係你兩個冇腦怪獸就拉到我入黎咁簡單喇。」看著媺,我忍不住嘴角撓起淺笑。



  正常,他倆都是在我的控制範圍之內,即使我處於任何形式上的劣勢。

  只要我尚有一息思想,他倆都絕對聽令於我。

  而奇怪的事在這個黑洲上了。

  闇黑的迷霧濃蓋住飛行中的沙洲。

  還有活人嗎?

  還有知情的無辜者嗎?

  我在人裡猜想。



  進化到此刻,外體生命仍然未放棄戰事。

  「止,準備好識新朋友喇。」我看向他。

  里格爾(應該是):「上果舊野呀?大佬,係咁二比啲架生防身好喎。」

  我把手槍掉給他:「好好慳啲洗。」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